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422章 送丧2
    翻找原主的记忆,别说,还真在久远的记忆里找到了一个了类似的人影信息;他叫万四龙,属于万家旁系,在万家鼎盛时期,拿着万家的股份拿着分红,手上的产业也不少。

    原主小时候见过他几次,后来万家整合家资捐了家产,跟这位老人就远了;后来,原主就不知道万四龙的消息了,没想到这位尚存于世。

    “原来是您啊,万四爷爷,好些年不见了,都快不记得您了。”毓秀言语之间尽显漫不经心,说的也是实话;多年不走动的人,突然回来为难她,可别怪她不尊老。

    老人上下打量眼前的一对男女,男人身姿挺拔,身着风衣,又高又俊;女人也是一身风衣,长相只能算清秀,浑身气质却浑然不同,与记忆中总是怯懦的小姑娘完全不一样。

    “你......长大了。”

    钟毓秀轻轻颔首,“十几年过去了,可不就长大了;不过,您倒是老了。”

    万四龙被噎了一下也不在意,对她和善了些,“是老了,你回城有四五年了吧?”

    “差不多。”

    “回来了怎么不来看看你爸爸?”

    钟毓秀无奈一笑,“我和万家的事情,您还是不要过问的好;不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想来您是懂这个道理的。”

    面对长大后有主见的姑娘,再看她身边站着的人,万四龙心知今天没法劝。

    “行,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多说了;登记了进去上柱香吧,好歹养你一场,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人死如灯灭,一切都该消失了。”不要一直记着,对人对己都无益处。

    钟毓秀微微颔首,方国忠上前交了礼金,登记送来的香烛纸钱等东西;告别万四龙,一行人进了堂屋。

    万学汤的棺木就停在大堂里,万毓宁一身白色孝服,手臂挽着黑色棉布,头顶带着灵帽,跪在进门的左侧边儿;手杵一根用草和白纸缠绕的哭丧棒,来一个弯腰敬一个。

    进来的人也会在他弯腰时,微微后退一步,朝万毓宁轻轻回以一礼。

    钟毓秀和严如山同样如此,当万毓宁抬头,钟毓秀看到他眼眶红红的;盯着她愣愣的笑了,钟毓秀开口道:“节哀。”

    “谢谢你,毓秀,上了香里面去坐。”

    毓秀微微颔首,拉着严如山一起走到棺木前,有一个青年送上三炷香;严如山三柱,钟毓秀三柱,后面的顾令国和方国忠也一任给了三柱。

    一起上完香,钟毓秀往棺木旁一站,与递香的人道。

    “方子哥,我来做这个递香人,你去外面帮你爷爷。”这位递香的是叫万毓芳,小名方子,是万四龙的孙子,跟万毓宁是一辈儿的。

    万毓芳认真看了她一眼,“你是毓秀?”

    “对,我是钟毓秀。”她的坦然,她的礼数周全,让万毓芳很有好感,“那行,你递香,我去外面帮忙招待客人。”

    钟毓秀点头道谢,“有劳。”

    “好说好说,等三叔下葬,我们聊聊?”万毓芳还不知万毓秀现在的情况,只知道她不是万学汤的亲生女儿,只是养女;下乡了一回就没在万家见过她,万学汤等人为了保护她的信息,从未说过其他的。

    因此,万家其他的族人根本不知道钟毓秀具体是做什么的,今儿个一见才知道她结婚了;她身边的男人一看就是极品中的极品,纯属欣赏眼光,长得是真好。跟钟毓秀站在一起,样貌上有差距,气质上却很相配。

    “等下葬之后再说。”

    没给确切的回答,万毓芳也不强求,笑了笑,越过万毓宁去了外面。

    倒是万毓宁抬头看向她,眼底尽是动容,她终究还是对父亲有感情的吧?

    “谢谢。”张嘴无声道谢。

    钟毓秀见到了,只淡淡颔首,便扭开头;去拿香给后面来祭拜的人递上点燃的香,严如山在旁帮忙,完全是以女婿的身份来办事。

    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人,有的人认出了钟毓秀和严如山,还想上去拉拉关系;然而,场面并不允许他们这么做,只能遗憾作罢。好些人在后悔,万学汤病重时没帮衬一把。要早知道万家还有这么一个做大生意得上面看重的亲戚,怎么都得上去拉拉关系不是。

    这一天来了几十号人,第二天人更多;接连五天,来的人只会越来越多,连跟万家没啥关系的人都来了,目标明确:严如山钟毓秀。

    顾令国跟方国忠都觉得这几天是跟在钟毓秀身边最累的几天,到最后一天,万学汤下葬;送走了所有客人,万家一片狼藉,万四龙跟万毓芳,还有好几个万家以前的旁支,现在的亲戚留下来一起打扫残局。

    钟毓秀没打算留下来帮忙,主要是她也累了;几天没回家,顶多是让顾令国回去拿了两人的衣裳过来换洗,他们也没住万家,而是在外面的宾馆住。事情忙完了,自然想第一时间回家好好吃顿饭再睡一觉。

    可惜,万毓宁没给她这个机会。

    “毓秀,你跟妹夫再留一留,乘着族人在这里给咱们做个见证。”

    钟毓秀不明就里,到底还是留了下来,“行。”

    万毓宁道:“四爷爷,毓芳,还有其他几位叔伯里面请,父亲生前交代了遗言;大家都在,也听一听,做个见证的同时,我也有个事儿要宣布。”

    “成,先听听;只是院子里这么乱.......”

    “您们不用管,明天请钟点工来打扫。”万毓宁说完,领着众人进了堂屋,“各位先坐,我去去就来。”

    一行人相继落座,相顾无言。

    万毓宁抱着一个木盒子归来,将东西放到上位桌上,从里面拿出一部分早已分好的东西;看向万四龙还有其他几个叔伯。

    “这是父亲留下遗产,言明:遗产由我和毓秀均分,万毓桐不具备遗产分配资格。”

    “房契地契由我继承,瑞士银行有二十多万美金,我得十万;另外十几万美金,五万给毓秀,其他的给毓秀所处的三个孩子。金银首饰我和毓秀平分,还有家里的古董字画,也是我跟毓秀平分,大致就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