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497章 质壁分离
    “是严同志要洗澡吧?我正准备烧水,您二位等一会儿啊!”

    方国忠回身提了水桶,越过他们二人往外走。

    严如山安抚了媳妇,道:“我去帮忙,媳妇,旁边有凳子,你坐那边去。”

    “好。”

    看着严如山出去,过了一会儿回转,他跟方国忠手里都提了一桶水;二人把水桶厨房外的空地上,而后从厨房搬出来唯一一口大锅来清洗。

    方国忠轻车熟路用石子刷过锅里的铁锈,清水一次次的冲洗,总算还了大锅本来颜色。

    洗干净了,大锅放进大灶上,提水倒进去;倒了满满一锅,准备烧火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没有火柴,更别说现成的火了。

    严如山:.......

    钟毓秀:.......

    方国忠:“那什么,严同志,钟同志,你们到外边走廊下歇会儿乘乘凉;我去村子里借火,等顾同志回来再还给他们。”

    也只能这样了。

    方国忠去的依旧是借水桶的这家,敲开门,熊二和之前见过的村长都在。

    “村长,这位同志,不好意思,打搅你们了。”

    “同志不必客气,是要借什么东西吗?”村长率先问道。

    方国忠略有些不好意思,面上不显,“对,家里没火柴,我们随身也没带;不得不来问问村里人有没有多余的柴禾,我买两盒。”

    本是打算借的,他改了主意;火柴不是贵重东西,一两毛钱就能买上几盒,没必要再欠个人情。

    “有的,有的,家里恰好还有两盒;我家备用一盒,另一盒可以给同志。”熊二说着话已经进了屋去。

    村长做请道:“这位同志里面请,不知您贵姓。”

    “我姓方,村长喊我方同志就行;进去就不用了,拿了火柴我还得回去忙活,刚来这边什么都不齐全,需要准备的东西可太多了,还请村长见谅。”方国忠这些话算是委婉的了,要是不委婉,怕是得得罪人。

    “刚落脚,是得忙活一阵;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我是村子里的村长,能帮的一定会帮。”村长笑眯眯的开口,现在不开口,他又不傻。

    这些人一看就是有能耐的,也许人家一句话,他们村子就能受用无穷。

    为村子牟利是一个村长该做的。

    方国忠道:“村长是好人,我们暂时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村长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需要帮忙尽管说,别客气,你们在咱们村子里买了房;虽说以后不一定常住,但你们也算是村子里的人。”村长抓紧机会和他说说村里人的好,“咱们村儿的人热情好客,这是不知道你们来了,要是知道肯定会来你们家串门认门的。”

    方国忠笑了,却没接话;串门也得分时候,他相信村里人是热情好客,却不相信每一个都是好人。

    见他不接话,以为他没信,村长继续说道:“您是不知道,这户人家姓熊,家里有位老人瘫痪在床;熊家老大出门闯荡,一去没回,也不知人是死是活,现在就靠熊二撑着。为了这事儿,熊二到现在都没结婚,一直单身照顾老娘。”

    “就算这样,熊二从没变过本心;他一边照顾老娘,一面还要下地干活,家里家外一把抓,日子何其艰难。”村长摇头叹息,说起这熊家,他是真愁,“就算是这样,他也一直任劳任怨;您说熊二的人品好吧?”

    之前借了人家东西,现在又要买人家东西的方国忠讪讪笑道:“人品是好,不过,村长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村长一噎,怀疑这人在装不懂;可这些话他不能说出口,只能自圆其说。

    “我们村子里的小辈们是出了名的孝顺,您知道,孝顺的孩子人品就不会差到哪儿去;所以,您放心,我们村子里的人都不错,您看熊二就知道。”

    方国忠:......与他何干?

    “方同志,您要是不信,就在村子里多住半个月观察。”

    “我们只是暂住,该走的时候还是要走的。”方国忠又道:“村长放心,我们在村子里这几天,村里要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找我;我在C省这边也有些朋友。”

    不用严同志跟钟同志出面,他也是有战友的人。

    村长确定了,这人之前在装不懂;脸上还是扬起笑意,“我不是这个意思,您别误会;只是看看你们需不需要帮忙,让你们相信我们和我本人而已。”

    “村长,这位同志,火柴来了。”熊二没听见他们的谈话,出了房间门便喊了一声。

    方国忠松了口气,待熊二走上前,递给他一盒火柴;他掏出两毛钱,道谢后又跟村长道谢,婉拒了村长的好意,这才拿着火柴走了。

    回到家,方国忠没将这些事情告知严如山和钟毓秀。

    有火柴,有柴禾,他们总算顺利烧了一锅热水;严如山让钟毓秀先洗,而后他和方国忠才去冲了凉。

    三人洗过后,神清气爽,舒坦的不止一点点;坐在太阳晒不到的阴凉地儿,也就是屋檐下背阳的地方,很快就凉快了。

    刚凉快没一会儿,遥遥听见有车子的声音;村里道路不平,车子开着会有噪音和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三人起身往外赶,走到一进院大厅,车子也开了进来。

    车子在车位上停下,严国峰老爷子、王大丫、龚招娣带着孩子推门下车,之后是顾令国打开驾驶座的车门走了下来。

    三人走上前,严如山抱过了老爷子怀里的孩子,钟毓秀则抱了王大丫手里的儿子;方国忠不敢随便抱小孩儿,这些小娃娃身教体软,他是真怕一个不小心手重了,伤了他们。

    龚招娣怀里的小老二看没人来接他,干脆朝钟毓秀伸出手了,“啊啊,麻。”

    “臭小子,一来就缠着你.妈妈。”严如山走上前,把人从龚招娣怀里拎起来,一手一个,龚招娣这才解脱了。

    钟毓秀不能同时抱两个,却能在他们脸上挨个亲香一个;孩子们这才高兴了,没有被妈妈抱,被妈妈香香也是好的。

    严如山颠了颠两个胖儿子,不甘心道:“瞧你们没出息的样儿。”质壁分离。

    钟毓秀好气又好笑,不知该说他什么好;严国峰摇头低叹,这样的大孙子,不想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