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593章 馋肉
    “以前不也各忙各的。”也没见他这么失态。

    “那时候好歹能经常看到你,这几天你都不在我身边。”

    人不在身边是真的想,那是思念的感觉,他觉得是种折磨;空闲时间就在后悔,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回来,转而又想到了,路上遇到的人贩子,他要是不在,爷爷一个人要照顾这么多人的怎么应对?

    “以后想出去玩,就我们两个去。”爷爷都不带。

    钟毓秀好笑摇头,“你啊!幸好爷爷不知道你说了什么,不然,会想打死你的。”

    严如山无所谓,“爷爷舍不得的,他现在稀罕曾孙,对出去游玩看咱们国家山河风景是没兴致的。”

    “看出来了,他老人家现在最疼礼记他们三儿。”礼记他们一出点状况,他比谁都担心。

    “所以呀,我们自己玩。”带这三个累赘算怎么回事,就如这一次,遇到事儿了,他们首先要安排的就是老人和孩子;他本意是想跟毓秀一起面对,结果,在现实面前低了头。

    扭头看向抱着她的男人,钟毓秀好笑不已,这样的男人真的像一只长不大的忠犬一样。

    头发干了,他们又在一起聊了一会儿才睡下;这一睡就到了傍晚,醒来时男人已经不在身边,倒是三个孩子趴在她身边,仰着头认认真真望着她。

    “宝贝们。”伸手把三个孩子圈进怀里,闭上眼,轻抚他们的小脑袋,“你们什么时候醒的我都不知道,妈妈睡得太沉了。”

    心神放松的后遗症,睡眠特别好。

    “妈妈。”

    “麻麻。”

    “妈妈。”

    小家伙们纷纷扑上去,压的她难受,不得不睁开眼;找一个较为舒适的位置侧躺,而后搂着三个孩子哄。

    “妈妈在呢,怎么了宝贝们?”手指轻轻摩擦着两个孩子的后背,另一个孩子被圈在臂弯里,摩擦不到。

    礼记仰头望着她,“妈妈,不,走。”

    “妈妈不走,妈妈陪着你们,不怕啊!”

    三个小崽崽缠着她磕磕绊绊说了好一会儿话才松开她,也许知道妈妈在身边,心里踏实了,他们也不紧张了;不过,还是会紧紧挨着她,舍不得松开。

    “崽崽们饿不饿?”

    小家伙们听习惯了,知道说崽崽是他们,宝贝是他们,喊名字是他们;这会儿被钟毓秀一问,他们点点头。

    “饿。”

    “妈妈,我,饿。”

    “吃,吃。”

    钟毓秀轻笑,翻身坐起来,三个孩子一把抓住她;钟毓秀笑不出来了,低头看向抓着她的三双小胖爪爪,“松松,妈妈要起床了,不起床怎么下楼吃饭?”

    “不。”

    “不要。”

    “妈妈。”

    行叭,儿子们这样,她还能怎么样?强行拉开?还是算了吧;他们会哭给她看的,谁让他们小呢,等再大一些慢慢教。如今的他们,似懂非懂,很多事情都不记的,说了也白说。

    “妈妈要带你们起床去吃饭,所以,松手,妈妈去喊人上来带你们一起下楼吃饭;妈妈也饿了,肚子扁了。”好似做示范,摸着肚子跟他们说话。

    “饿?”

    “对,妈妈饿了,你们饿不饿,想不想吃好吃的肉肉?”认真询问他们。

    三个小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齐齐去看妈妈;学着她的样子摸小肚子,肉乎乎的小肚子被他们一摸,好似在动一样。可爱到炸裂,他们却没有自知之明,而是抬头对她说道。

    “饿饿。”

    “妈妈,吃,弱.......”

    “好,咱们去吃肉,那你们得先松手呀;不然,妈妈起不来,你们就没有肉肉吃了。”

    礼记垂首去看手手抓着的地方,歪着头缩回手;礼明和礼真见此,也跟着松手。

    钟毓秀松了口气,掀开被子下床;不想,下一秒,又被拉住了,回头去看,竟是一向好哄懂事的礼记。有礼记开头,另外两个小家伙也重新拉住了她的衣摆。

    行的,黏人到一定程度了啊!

    “你们可真是亲兄弟,做什么都要一起。”轻拍了拍他们的小爪爪,“松手,妈妈就在门口喊人还不行?”

    三个小家伙就是不松手,死活要拉着她,耐着她不动弹;钟毓秀见之无奈,之前他们确实受了委屈,她不能动粗。想她自认脾气不好,在面对孩子们的时候,终究还是被练成了脾气好的女人。

    就在这时。

    房门被推开,严如山端着一托盘吃食走了进来。

    钟毓秀松了口气,“赶紧来管管你儿子们,拉着我不让我起床。”

    媳妇儿总算让他管了,严如山欢喜地俊脸含笑,先把托盘放到床头;而后将三个小家伙给拧开,小家伙们一被拧开就奋力往她的方向扑腾。

    钟毓秀赶忙脱身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裳,下床穿鞋。

    “啊。”

    “妈妈。”

    “要,妈妈。”

    “走,走......”

    三个小家伙被禁锢,纷纷去推他们爸爸,想挣脱出来朝妈妈爬;锲而不舍的精神,像三条胖嘟嘟的小虫子,严如山看着都眼睛疼。

    “好了,放开他们吧。”钟毓秀开了口。

    严如山不想松手也得松开了,三个小家伙一得到自由就蹭蹭蹭爬到钟毓秀那边的床沿,伸手要抱。

    严如山见她这会儿不得空,就送上托盘给她;钟毓秀接下来,蹲在原地,先吃了一块儿糕点垫垫肚子,而后去看孩子们,也给他们喂一点儿。糕点没用糯米,他们吃着合适,不会伤了肠胃。

    礼记他们见妈妈不走,还有吃的,也不要抱了;趴在床边,陪着她,你一口我们一口的吃着,好不开心。

    严如山瞅着的心酸,他给送的吃食,媳妇儿都没想着喂他一口。

    “严大哥。”

    “嗯?”严如山抬眸疑惑。

    钟毓秀拿了一块儿点心递给他,“你也吃。”

    “给我的?”

    “对。”

    严如山薄唇轻勾,很快又压了下去,不能这么没出息;而后走到她身边,拿着她的手,将糕点含嘴里。清清甜甜的,入口既化,很不错的,好吃呢。

    “味道不错,难怪你和孩子都喜欢。”

    钟毓秀回首一笑,“你也拿了吃,吃完了咱们下楼;我想吃肉了,这些天在火车上没吃好,馋肉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