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594章 初提智商
    严如山干脆往她身边席地而坐,陪她一起吃完托盘里的吃食;托盘里的三个盘子空了,孩子们伸着小脑袋往托盘看,一看里面没有,啊啊的伸手打了两下。

    表示,没了!

    “小兔崽子,没了就是没了,打也没用。”怼了儿子们一句,严如山心情舒泰,对媳妇儿说话,“我们下楼吧,这会儿也该到晚饭时间了,等会儿多吃点儿;我让冯正做来你爱吃的。”

    钟毓秀点头,“好,不知道有什么菜?”

    “做了红烧牛蛙,卤猪头、猪尾、猪蹄,凉拌了鸡爪;有柠檬鸡爪,也有藤椒鸡爪,这两样你应该会喜欢。”顺势便告知了她,“我让冯正炒了三个青菜,水煮的牛肉片;还做了凉面、凉皮、凉粉,吃了饭还能当餐后甜点用。”

    钟毓秀觉得刚吃下去的糕点都不香了,抱起一个儿子道:“那就赶紧的,早就饿了。”

    “行,你先下楼去。”严如山把托盘放到一边儿,一只臂弯夹着一个孩子往外走;托盘碟子什么的都是之后的事儿了。

    下得楼,钟毓秀把孩子交给严国峰,“爷爷,你帮我抱一会儿,我去厨房看看。”

    “行。”严国峰放下报纸,接下孩子,小孩儿虽然不愿意让他抱,但,还是乖乖的望着妈妈的背影没有哭闹。

    严如山拧着两个孩子下楼来,也把孩子丢到严国峰身边;礼记和礼明后下来,没看到妈妈,两人去拉着弟弟的手,啊啊的叫着,好似在询问妈妈去哪儿了。

    “妈妈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你们乖乖的,等会儿妈妈就给你们拿吃的来。”严如山倒是瞟见了她进厨房的身影。

    “妈妈,吃。”

    “要妈妈。”

    “妈妈呢?”

    小家伙们压根不买账,也不理他,扭头去问严国峰,“祖祖......”

    “妈妈,要妈妈。”

    “祖,找。”

    严国峰哭笑不得,“你们妈妈等一下就回来了,不用你们去找。”

    “找!”

    “要,找!”

    “妈妈。”

    “找,妈妈。”

    小团子们扁着嘴,作势要哇哇大哭,把严国峰吓得够呛,“好好好,找妈妈,行了吧?可别哭,瞧你们眼睛才刚好一点儿又开始哭了。”

    “我要妈妈。”

    这四个字倒是吐字清晰,严如山叹了口气,“爷爷,您看着点儿,我去让我媳妇出来哄哄。”

    “赶紧的。”严国峰左右两边都要照看,关键是他们不听话啊!在乱动,还企图往沙发下滑;这就增加了严国峰看守的难度。

    严如山摇摇头,转身往厨房方向走;进去后,见媳妇儿围着灶台转,上前将她拉了出来,指了指造作不停的三个孩子。

    “哄哄吧,再不哄哄又要哭了。”

    钟毓秀见此,顾不得严如山了,赶忙到严国峰所在的沙发,在右侧孩子们身边落座。

    “爷爷,辛苦您了,把他们给我吧;您去旁边歇会儿,我看冯正同志在炒最后一个菜了,咱们马上就能吃饭了。”毓秀干脆不坐了,而是蹲在地上,把两个在右侧的孩子拉到面前来;让他们望着她,认真的问他们,“怎么又哭了?一会儿没看到就哭,妈妈可怎么办?妈妈也饿了啊!妈妈要不要跟你们一样哇哇大哭。”

    说着说着还扁着嘴,学他们的样子哭给他们看;三个孩子都傻眼儿了。

    严如山看的好气又好笑,严国峰在旁松了口气,赶忙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抚了抚胸口,这会儿心还在砰砰砰的跳动,三个孩子时不时哭一下,是真的考验心脏。

    “妈妈。”

    “妈妈,不,哭哭。”

    “哭,妈妈。”

    三个小家伙爬在沙发边缘,伸手去摸她的头;小小的人儿,还知道怎么安慰人,虽然这些安慰人法子是从大人们身上雪莱的,可不妨碍他们笨手笨脚的去哄他们妈妈。

    钟毓秀没停下来,双手抱膝,继续假哭。

    “不不。”

    “妈妈,乖。”

    “哭,不乖。”

    哭声顿了顿,人都懵了,她这是被儿子们给教训了;哄不好就教训她?这是跟谁学的?

    仰头去看三个小子,他们的小眉头紧蹙,瞧着很是担忧,又有点好奇的神色。

    “你们还哭不哭了?”

    “哭哭。”

    “妈妈,不,乖。”

    “妈妈哭哭。”

    钟毓秀理直气壮道:“对,妈妈哭了,以后你们要是动不动就哭,妈妈也哭给你们看。”

    “不,不哭。”

    “我乖。”

    “乖乖,妈妈,乖乖。”

    钟毓秀认命的把他们抱进怀里,亲了亲他们的小脸蛋儿,“得了,还知道让妈妈乖乖,妈妈要是不乖,你们是不是也不乖了?”

    “不,我乖。”

    “我乖。”

    “乖。”

    小团子们坐起身来,挺着小胸.脯,腆着圆溜溜的肚子;三张小脸上写满认真,好似在说,我们乖,你不乖。

    钟毓秀哭笑不得,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不过,他们理解好像也没错。

    “你们要是再哭,以后我也哭,知不知道,记住没有?”

    “嗯。”

    小团子们齐齐点头,特别有默契。

    “那就说好了,不能再哭了;现在,咱们该吃饭了。”毓秀回头看向严如山,“给他们打点热水来洗把脸,哭的满脸泪痕,丑丑的。”最后这句话是对孩子们说的。

    “不,丑。”

    “他丑。”

    “美!”

    “哟嚯,你还知道美。”严如山无奈极了,“一个个小小的,还知道爱美了;长大以后还得了?我跟你.妈妈都不是臭美的人,你们从哪儿学的?”

    三个孩子要是听得懂,估摸着会回他,跟你媳妇学的。

    “说什么呢?”钟毓秀打了一下严如山的手臂,“他们渐渐能记事儿了,别什么都跟他们说;他们本身智商高,等到明年,你说这些他们都能记住了。”

    严如山愣了愣,“智商这么高?”

    寻常孩童要六七岁才开始记事,有那聪明的也要三四岁,这两孩子还不满两岁呢吧;这么早记事?

    “他们的体质好。”钟毓秀只说了这么一句,转而拍了拍孩子们的头,“别听你们爸爸的,他就是作怪;我们家礼记、礼明、礼真都要乖乖的,爱美又没规定是姑娘家的事儿,对不对?”

    小孩儿们煞有其事的点头,伴随着嗯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