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595章 爷孙商议
    “你们知道什么,还点头点的欢。”严如山说着话,大掌已经落在儿子们头顶,狠rua两下才罢休。

    小团子们纷纷怒目而视,十分不高兴被rua头。

    “走!”

    “走,开!”

    “不,你。”

    走开,不要你。

    严如山轻笑,整到了儿子们,半点不介意他们的这点小情绪。

    惹得钟毓秀对他嗔怪一眼,转而去安抚孩子们,“爸爸喜欢你们才会摸你们的头,咱们不对爸爸凶了,好不好?”

    “不。”礼记吐字清晰,有他带头,后面两个弟弟纷纷摇头。

    “那,让爸爸也给你们摸摸头好不好?”连哄带骗,钟毓秀问道。

    礼记偏过头,明晃晃拒绝。

    钟毓秀无法,只能问他们,“那你们想爸爸怎么做?”

    “打!”

    “让我打你爸爸?”

    妈妈打爸爸可还行?

    “打打。”礼真挥着小胳膊。

    礼明定定瞅着严如山,好似在说,不给打就过不去了。

    “这可真是.......”以前也不这样啊!毓秀抬头看向严如山,“在火车上都遇到什么人了,还学会打人了,瞧着气势跟谁学的?”

    严国峰叹息,“遇到了人贩子,他们看到了大山动手;当时好多人喊好,该打,打死活该之类的话,可能是这事儿被他们记住了。”

    “难怪。”这思维已经在歪了。

    钟毓秀默默叹息,道:“罢了,慢慢给他们纠正回来吧,发现的早,还能教。”

    孩子还小,并未定型,可以慢慢教。

    “辛苦你了,毓秀。”严国峰看了一眼大孙子,突然觉得他贼烦人;一无是处,哄孩子哄不好,教孩子也不会,要来何用,还好家里有个好孙媳妇,“大山去看看饭菜好了没有,毓秀早该饿了。”

    严如山轻应一声,看一眼孩子们转身去了厨房;过了片刻出来,身后跟着端菜的王大丫跟龚招娣,还有顾令国和方国忠,他们二人睡一觉起来就来帮忙了。

    “爷爷,媳妇,可以吃饭了;把他们放旁边自己玩吧。”

    “他们不丢手。”一看严如山出来,孩子们纷纷去抓住钟毓秀的衣襟,三双干净的眼睛瞅着他看,好似在防备他。

    严如山上前看了一小会儿,去房间里拿了毛毯出来;放到饭厅,毓秀坐的位置旁边,回身跟毓秀一起把他们送到饭厅,放到毛毯上,让他们自个儿玩。

    然而,刚放下,钟毓秀起身走了两步;三个孩子们以为她要走,吭哧吭哧朝她爬,一边爬还一边喊妈妈。

    钟毓秀无法,回身一看,都爬出毛毯了;再看旁边看戏的丈夫,这次没忍住往他胳膊上掐了一把,严如山乖乖被掐,什么也没说,主要是说了也不可能不被掐。

    与其说了还被掐,还不如让媳妇掐个心里舒坦;好歹能让媳妇高兴一下。

    “倒是拦着点,他们乱爬乱跑,得多脏啊?”这可真是亲爸。

    严如山道:“男孩子怕什么脏?”

    “男孩子不怕脏,可是他们年纪小,抵抗力差;不爱干净很容易生病,他们不知道,我们做父母的得为他们着想。”瞪了他一眼,毓秀弯腰将孩子们抱上毛毯,这才对严如山说话,“去,打水来我跟孩子洗手。”

    严如山点头,转身去了卫生间,拿了他们专用的水盆;从厨房里打水热一个一个伺候,三个儿子加媳妇儿,他都给伺候到位。

    钟毓秀的脸色好了些,觉得这人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不想去做。

    “去帮他们端菜吧,我陪着孩子。”

    “成,不想搭理他们就让他们玩,你坐着等吃就行;他们看到你不走就不会哭。”

    钟毓秀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严如山这才把水盆都给端走,倒了水放回卫生间,而后他去厨房帮忙。

    严国峰洗了手走过来,帮着她一起看顾孩子。

    “毓秀,回来以后有什么打算?”

    “暂时还没有,等习年同志那边的事情解决了,我会回归实验室;医药方面还不知道进展如何,我得回去看看。”手里的试验品还没突破,需要她去做的事情还很多。

    严国峰了然,“也行,趁着这几天好好休息;也多陪陪他们,等你去上班了,他们找不到人怕是又得闹腾了。”

    “我会试着和他们沟通的。”至于能不能沟通明白,她也没把握。

    “不用分心他们,要是我们实在哄不住,会抱着他们去找你的。”

    严国峰语气之中尽是无奈,“就怕打搅你工作。”

    又舍不得曾孙真的哭成前几天那样,既然能找到人了,肯定是不能让孩子们哭闹不休;哭的他也跟着心疼,这份心疼,一次次触碰着他的底线。

    以前,他的底线是国家,是工作,是建设,是奉献。

    退休之后,他的底线是家庭,是曾孙;他们一次次将他以前的底线推远,占据着他心底最重要的位置。

    “你现在准备做的实验,会对孩子们的身体有影响吗?”

    “没有,我会尽量将实验中的危险降到最低。”回答的十分肯定,有了防辐射的衣裳,安全再一次得到保证;想来习年那边已经出成果了。

    严国峰道:“那,孩子要是闹着找你,就把他们送到你的实验室里行不行?”

    钟毓秀眉头轻蹙,让孩子们去实验室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那我把狗蛋带过去,让它照顾孩子;也不怕他们闹了,狗蛋知道怎么照看孩子,还能给我打打下手。”找助理不方便,她有时候压根不用正常方式去研究;记录数据才会按照这个时代的方法,若是有自我意识的助理,她用着特别不放心。

    与她本身的能力有关!

    若是狗蛋,随便怎么在它面前展露异能都没事儿;甚至,它还能帮着她遮掩隐瞒。

    “可行。”考虑到曾孙,严国峰底线越来越低,“我也去那边住着,等你下班回来,我能帮你照看孩子们;这边就不能住了,还有一个,你要是去那边住,肯定会给你加强警卫,不可能像在大院里这么方便了。”

    经过毓秀遇刺一事,安全防护必定会一提再提,绝对不会再跟以前一样放松了;就算她反对也没用,这不仅是她个人的安危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