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二章 徐氏姐妹
    “思思,鸿蒙书院不比别处,传闻司二爷司夜白在江湖武林内颇有势力,今日必定守卫机关重重,你进去后一定要多加小心。”疾行的马车内,徐眠月不厌其烦的叮嘱。

    “知道了月姐,那雇主不是说了吗,等我到了鸿蒙书院的偏墙处,自会有人来接应我。”车内传来另一道声音,想来这道声音的主人就是方才踢了的那个人,只不过这声线偏清脆,不是男人,倒像是个姑娘。

    只是不知为何方才躲在马车内没有下车。

    “哎呀,思思,月姐的叮嘱你就听着,还不是因为你做事毛毛躁躁不让人放心。”外间徐绮罗挥了一道鞭影,冲着车内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罗嗦死了,我可是你二姐,你这是对姐姐说话应有的态度?”

    “哼!”徐绮罗冷哼一声,挽起一道鞭花,“驾!”

    马车拐过一个墙角,鸿蒙书院的大门隐隐在望。

    这三人正是是徐家三姐妹,大姐徐眠月,二妹徐思思,三妹徐绮罗。

    今日打马而来,不为其他,和云风两兄弟一样,目标俱是鸿蒙书院的番天印。

    “也不知那雇主要番天印做什么?虽然传说中这是个宝物,但谁知道是不是假的呢,就算是真的,根据古史,那也只有五帝的后人能用,难道雇主是五帝后人吗?”马车内,徐思思撑着下巴思索道:“那也不对啊,五帝怎么可能会有后人,这都是多少年的老黄历了,就算有,也死绝了。”

    “对了,月姐,上次你不是见过雇主吗?他可有说什么?”

    “我们拿钱办事,管那么多做什么?”徐眠月淡淡一笑,却未做应答。

    “那雇主长什么样子?男的女的?”徐思思越发好奇,敢和鸿蒙书院作对,这雇主看来也不是一般人,若不是佣金丰厚非比寻常,她们三姐妹也不敢趟这趟混水。

    对于妹妹的询问,徐眠月不语。

    “哎呀月姐,你就说说吧,那雇主不是一直都是你在联络的吗?”

    得不到回答,徐思思正要再问,却听外面徐绮罗低声道:“月姐,鸿蒙书院就要到了。”

    “快去吧!”替她压了压耳边的碎发,徐眠月道:“注意安全,若不可为,保证自身安全,还有我呢!”

    徐思思点点头,将方才的胡搅蛮缠丢到一边,在马车即将拐过墙脚的那一刻,掀开车厢背后窗帘,贴着车身跃了出去,悄无声息地落在地上,随即闪身到墙边的一棵大树下。

    她今日为了便宜行事,穿了一身贴身劲装,头发挽起用一根发簪束在脑后,全身干净利落,行动间尽量将风声压到最低,这身装扮也难怪将她性别认错。

    且不说徐思思如何,这边徐绮罗驾着马车,放慢了速度,缓缓停在了鸿蒙书院门口。

    将马车停靠在一边,抱起车厢内早已准备好的贺礼,两人不急不徐步入中庭。

    徐氏姐妹三人,并非亲生姐妹,而是曲阜南城徐氏当铺徐老爹捡回来的三个孤女,当作亲生女儿一般抚养长大,少时三个姑娘在徐家后花园玩耍时捡的一本秘籍,三人跟着书中秘籍一起习武,互相指正,倒学出了一些名堂。

    其中大姐徐徐眠月性子端方沉静,心思缜密,年方十八,二妹徐思思打小做事毛躁粗心大意,要小上一岁,三妹徐徐绮罗不过十五年华,正是天真浪漫的年岁。

    因着徐老爹当铺生意的缘故,也了解一些地下见不得明面的买卖,徐老爹年岁渐大,当铺生意也日渐冷清,借着老人家大半辈子积累下来的人脉,三姐妹倒接下了一些雇主不方便自己出面办理的门生,拿人佣金,替人办事,近两年,倒做出了一条路子。

    前一个月,三人就接到了这笔单子。

    盗出番天印,赏金十万两。

    雇主是直接找上门来的,却只见了大姐徐眠月一人,出手就给了三万两银票的定金,事成之后,拿到番天印,还有七万两尾款。

    整整十万两,足以让徐家四口人余生不愁了。

    虽然不敢得罪鸿蒙书院这个曲阜城的土皇帝,但是财帛动人心,几人考虑再三,决定出手一试。

    而六月初八这一天就是绝佳的机会。

    “雇主这么大方就给了三万两的定金,难道就不怕我们直接带着银票跑路么?”徐思思曾疑惑过。

    “跑到天涯海角,雇主都能找到我们。”徐眠月见过雇主,那是个女人,全身都裹在黑纱里,只露出一双眼睛,虽只见过一面,她就知道,那个人武功奇高。

    而且她并不怕她们跑路。

    “那既然她武功那么高,为什么不自己去拿?”徐绮罗一样疑惑。

    徐眠月没有作答,有些事,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两个妹妹都是心思单纯之人,少知道一些事情,对她们两个没坏处。

    更深处的,她也不清楚。

    “飞霜阁徐眠月携家妹徐绮罗来贺司大家四十寿诞!”徐眠月行自庭前,冲着郭大管家行了一礼,“奉上薄礼,不成敬意。”

    飞霜阁?

    郭横北心思一转,虽江湖上没有听过飞霜阁的名号,但也有可能是门派过小,今日慕名而来,名不经传的,也不止这一个,司家二爷虽不从文,但在在江湖上的名声也是让人如雷贯耳神往莫名的,今日到场的,可不止五湖四海的文人墨客,还有九州各地的英雄豪杰。

    当下满脸堆笑迎上去,“原来是徐阁主,失敬失敬,请入内。”当下吩咐小厮接下徐绮罗手上的贺礼,又命人将二人迎了进去。

    今日为这番天印,姐妹三人兵分两路,徐思思从外墙由线人引入小道埋伏,番天印作为鸿蒙书院至宝,一直存放在司家的密室内,传位大典开启时,必会由一支护卫队护送着去前院,徐思思只需在半途中劫走番天印,到时,徐眠月二人潜入偏院纵火,制造混乱,混水摸鱼,同时会有雇主会在暗中接应,里应外合,让徐思思趁机先行逃走。

    一切都计划的很好,可是偏偏出现了云氏兄弟这个变数,这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