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三章 盗印
    云风这边,只待去寻徐眠月等人,却早已不见几人踪影,心中虽然气愤,但也记挂着要事,带着弟弟,也来到了鸿蒙书院的一处偏墙处。

    云海仙门避世上千年,门中家规第一条,就是不得踏出云海仙门,和凡尘沾染半点因果关系,若不是父亲卧床已久,命不久矣,他也不会偷跑出来寻求这番天印,但能和他一起偷偷出来的,也就只有三弟了,大哥云雪深执掌家门大小事宜不得空闲,若让八大长老知晓更不会同意。虽说年纪尚幼,但是他这三弟却是一身修为功夫奇高,等闲之人难逢敌手,带着他,也是一大助力。

    两人合计一番,旁敲侧击从族里最年长的青玄长老那里,知道了出云海仙门的方法,借着镇天海域旁的传送大阵出了宗门,不过他们俩得在两个时辰内赶回去,不然大阵关闭就回不去了。

    若不是家中大哥细心叮嘱,虽然功夫不低,但年纪尚幼出手不知轻重,勒令他不许随意出手,这弟弟又听话,被人打了还不知道还手,不然岂能一出来就被人欺负。

    想到这里,云风又是一肚子的火,只想着办完事之后找到躲在马车内的那个男人,狠狠揍他一顿好给出气!

    “就是这里了。”围着高大的院墙转了好几圈,两人在一处墙根站住。

    “二哥,这里静的很,”说着,又侧耳停了停,道:“从这里进去十丈之内都没有人声。”

    “好兄弟,你可真厉害。”既然他说没人,那院内肯定就没人了,云风高兴地拍了拍弟弟肩膀,就要翻墙进去。

    “二哥等等,我先进。”被云风一夸,高兴得差点蹦起来,到底是少年心性,忙道:“我功夫比你好,我去前面替你探路,然后你再进来。”

    云风想了想,点头答应。

    少年足尖一点,如大鹏展翅,跃过一丈多高的院墙,又如落叶飞花,轻飘飘地落在内院草丛里。

    云风看着他跃进内院,等了十息,才压低嗓子喊道:“,怎么样了?”

    “二哥,里面没人。”

    云风放下心来,刚要提身进院,又听得他在那边说道:“二哥,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说前院湖中亭子下面有好玩的,要带我去看看。”

    “什么朋友?”云风大惊。

    “一只小鸟,他说好玩的只在今天才有,错过就没了,二哥我先去了。”

    伴着轻巧的步伐远去,院内没了声息。

    “?!?”云风暴躁得差点撞墙,是他大意了,他就不该让离开他视线半步。

    结果现在番天印的影子还没看到,人就已经被他弄丢了。

    云氏族人有沟通天地万物之能,心性单纯,不能分辨是非黑白,他眼中的朋友,可不单单只有人类。

    太大意了!

    心急如焚之际,肩上被人一拍,云风暗中警惕,回头看去,却是一个年轻公子站在他身后,一身滚金边的银灰色劲装,黑发高束,一块火红的鸡血宝石以一根绸带系住固定在额间,平添一抹艳色,清新俊逸,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慢慢摇着,偏偏鼻翼下面长了一排整齐的胡须,倒显得少年老成,正含笑看来。

    方才敲在他肩上的正是这把折扇。

    “我方才看你半天了,可是你主子叫你过来接我的?”

    主子?

    默然不语间,又听这人说道:“不是你主子叫你给我带路,去番天印护卫队必经的路上吗?”

    无独有偶,这公子模样的年轻人正是刚下了马车的徐家徐思思。

    番天印?!

    这人竟然也是为了番天印来的?

    云风心中一动,当下点头:“正是正是,我等了很久了。”

    “那还磨蹭什么?赶紧走吧!”徐思思将折扇在手中一敲,催促道。

    这时,书院正厅方向传来一道钟声,悠远回肠,正是鸿蒙书院的启明钟,钟响一声,意味着宾客入场,九声撞完,就意味着传位大典正式开始了。

    云风思量着番天印要紧,功夫高卓一时半会也不会出事,他拿到番天印之后再去寻找弟弟也来得及。

    他跟着这人,也好过自己一头瞎乱撞。

    “这里进去,墙里的人都被调走了。”云风说完,提气而上,衣袂飘飞间越过墙头。

    “身手还挺不错。”徐思思暗中夸赞,解下挂在腰侧的一根软鞭,又将折扇别上,鞭身一抖,挂在树上,人就荡了过去。

    此时,中庭第二道钟声撞响。

    入了内院云风在前,徐思思在后,两人猫着身子,借着树丛的遮挡,向里探去。

    走了一段路,徐思思发现不对劲,前面带路的云风完全是杂乱无章的走法,好几次都差点和奉茶的小厮侍从撞上,好在两人都有惊无险的避过。

    “你到底知不知道怎么走?”徐思思深深怀疑这个线人的靠谱性。

    云风并未理会,他本以为这人知道番天印在哪,谁知道比他自己还路瞎。

    “问你话呢!”徐思思忍不住戳了戳他的背。

    “嘘……别出声,”云风做噤声状,侧耳一听,道:“有人来了。”

    徐思思忙捂住嘴,愈发放轻脚步,两人此时站在地势稍高的一处凉亭边,忙矮身蹲下,只露出半个脑袋,藏在花丛后向下看去。

    不多时,从左边走来一支十一人的护卫队。

    这是鸿蒙书院自己培养的银甲卫,共有一百零一人。据说这银甲卫单独拿出其中任意一人,放在外面都是惊才绝艳的,众家拉拢的对象,而在这里,竟然甘愿做一名区区侍卫。

    徐思思不得不再次感叹鸿蒙书院的势力财力之大,如果今日盗印成功,她们姐妹三人只怕要老老实实埋伏一阵日子,避避风头了。

    十一人银甲卫两两排开,将正中间的一人团团护在中心,中间那一人手上端着一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物,那物什四四方方,不过一成年男子手掌大小,上方连着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圆球,似玉非玉,像金又不是金,阳光照射下,光华流转。

    只看一眼,徐思思就确定了这就是她要的东西。

    番天印!

    “动手!”说话间,徐思思一掌拍向云风。

    “什么?!”云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一巴掌打了下去。

    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