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六章 又一枚番天印
    人群中一下炸开了锅。

    “什么?麒麟?!”

    “真的假的,你可别是在这胡诌。”

    “现世怎么可能还有麒麟存在,那可是传说中地皇氏的坐骑,早就消失在千万年前了。”

    “你们看看它的样子,背上的五彩毛纹,腹部的黄色毛羽,不是传说中的麒麟又是什么?”

    “那可是传说中的神兽啊。”

    可能四周火辣辣的目光让火麒麟感觉到了不适,张口喷出一道火焰,仰头咆哮,吼声如雷,滚滚入耳。

    人群瞬间安静下来,捂住耳朵,还有几个人躲避不及时差点被烧了衣服。

    “畜生,下来!”司夜白斥道。

    那麒麟被主人呵斥之后,目中露出人性化的思考,后腿一蹬,落入亭阁之内,趴在地上乖乖不动了。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司鸿影笑眯眯安抚众人,他身形颇为高大,一身天青色儒衫将他衬托得越发气宇不凡。

    想来作为一家之主,自然是气度不凡。

    “这是我二弟豢养的火麒麟,让各位受到惊吓了,失礼失礼。”

    原来是火麒麟,并非是麒麟,两者虽然名字只相差一字,可却又天差地别。

    麒麟是神兽,性情温顺,是祥瑞的象征,可火麒麟却性格暴躁,凶残无比,乃是凶兽。

    “竟然是火麒麟,今日我等可是大开眼界了。”

    “是啊是啊,鸿蒙书院果然不凡,竟能降伏这等凶兽。”

    “鸿蒙书院实力,可见一斑。”

    “今日此行不虚,竟能一睹火麒麟真容。”

    一时间,恭贺赞誉之声不绝于耳。

    “火麒麟见到了,不知番天印是什么样子,司大家可否请出,与我们一观啊?”此话一出,人群中多是附和之声。

    “这是当然。”司鸿影捋了捋胡须,道:“这就请来与众位一看。”

    司夜白将手伸到火麒麟嘴边,那凶兽张嘴一吐,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件落入他手中,然后呈给司鸿影。

    司鸿影双手正托,高举到人前,朗声道:“众位请看,这就是本院之宝番天印了。”

    “月姐?!”徐绮罗面露焦急之色,唤道。

    徐眠月盯着那方印,娥眉紧蹙。

    难道思思失手了,没有拿到番天印,不然番天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雇主给的情报竟然有误,番天印竟不是护卫队送来的,而是一直存放在这头凶兽体内。

    现下可该怎么办?

    这番天印作为鸿蒙书院的传承,世人只当时一块印,却不知这番天印本就分为一阴一阳两块,阳印存放在密室中,而阴印就一直存放在火麒麟的肚子里,这等机密之事只有司家两位家主知晓。

    现在阳印不知所踪,为了接下来的大典,只能先以大局为重,取来火麒麟肚中的阴印,完成传位。

    不管前事如何,在司夜白召唤出火麒麟取出另一枚番天印,大典继续朝着设计好的步伐进行着,第九声钟声也终于响起。

    无视跪在地上司龙珏的苦瓜脸,司鸿影端着番天印走到他面前。

    正要授印,变故突生。

    一根天蚕丝破空而来,缠上番天印,丝线另一端被人用力一扯,这块宝印落入旁边大树上一个蒙面人手里,这人将宝印揣入怀内,跳树就跑。

    这一变故惊呆众人,场面一片哗然。

    “贼人好胆,速度去追!”司鸿影怫然大怒,接连两次,这些人可真是把他司家视若无睹了,“追回番天印,死伤不论。!”

    “遵命!”

    一时间侍卫云集,成群结队向黑衣人逃跑的方向追去。

    两位家主没有离场,于高台之上稳坐如山,此等小贼若还需他们亲自出手,岂不让人笑话。

    “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司鸿影右手虚空一压,安抚住全场,“让大家受惊了,来人上酒,给众位压压惊。”

    且不说司鸿影在前周旋,场面一度再热络起来,司夜白拍了拍趴在地上的凶兽,道:“去看看,不得让人跑掉。”

    火麒麟打了一个打哈欠,摇摇尾巴,周身火焰大炙,循着黑衣人的气味追去。

    满室的宾客权当没有看见,今日有人虎口拔须,鸿蒙书院落下这么大一个面子,他们恨不得今日没有过来,眼下只得装作糊涂。一片觥筹交错间,却没人注意到,徐绮罗身边,早已没了徐眠月的身影。

    相比于前院的热闹喜庆,后院空气中凝固着一片肃杀,藏在密室中的那枚已经被盗走,若火麒麟的这里的番天印再保不住,他们这群银甲卫只能以死谢罪了。

    银甲卫从四面八方重重抄包过来,包围圈越来越小,黑衣人好几次险象环生,好在其身形功法诡谲多变,天蚕丝又将周身护得密不透风,躲避之间,一路向后院中的水镜苑逃去。

    水镜苑外墙处,有她早已准备好的千里良驹一匹,只要逃到那里,骑上快马,就没人能追得上她了。

    可世事难料,眼看胜利在望,水镜苑就在眼前,还没等黑衣人心生喜意,火麒麟从天而降,拦在她面前。

    那凶兽横在路中间,拳头般大的眼珠子呈琥珀色,瞳孔竖成一线,看着脚下胆敢偷盗番天印的狂妄之徒,它眼睛中闪过暴虐而凶狠的神色。

    被火麒麟盯上,黑衣人只觉得浑身后背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危机感笼罩住全身,那凶兽对自己释放出来的恶意让人不寒而栗。

    逃!

    她看准头上一棵大树,左手天蚕丝凌空射出缠住树干,带着身体扶摇直上,右手同样弹出一根天蚕丝,钉入外墙上,两手一松一紧,向着墙外荡去。

    就在此时,一股热浪从背后袭来,黑衣人回头望去,一团火焰扑面而来,迎风而长,瞬间就将她半个肩头团团包住。

    正是火麒麟吐出来的。

    那火舌凶猛霸道,瞬间就席卷了黑衣人半截身子,不仅吞噬着她的皮肤身体,更像是炙烤着她的灵魂,由内而外的痛苦让人不堪忍受,她发出一声哀嚎,手上一松,重重砸在地上。

    这人正是从席间消失的徐眠月。

    她在地上滚在滚去,试图压熄火苗,却毫无用处,不一会左边整个肩头胳膊甚至脸颊处被烧的血肉模糊。

    突然,徐眠月胸前有红光一闪,藏在怀里的番天印微微发热,那怎么扑也扑不灭的火焰竟然渐渐平息下来。

    虽然火灭下来了,但是人却趴在地上生死不知,一动也不动了。

    银甲卫都聚在外围戒备着,火麒麟走上前去,嗅了嗅地上的人,张口就要她吞入腹中。

    “住嘴!”伴随着一声清喝,一个拳头带着凌厉的风声呼啸着砸向火麒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