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八章 徐思思的下落
    司家这里掘地三尺,搜捕盗印贼,银甲卫在大街小巷中穿梭着,整座曲阜城人人自危。

    南城徐家也炸开了锅,看到躺在家中面目全非,被子都被血液浸湿的大女儿,和她枕边的七万两银票时,徐老爹当场差点昏死过去。

    “思思呢?思思呢?”他一把揪住徐绮罗胳膊,叠声问道。

    “我不知道,我回来就看到月姐这样了,不知道思思去哪了。”徐绮罗吓得不轻,泪珠大颗大颗落下,方才从鸿蒙书院司家出来之后她就赶紧跑回来了,却未想上午还好好的三姐妹,一个不见踪影,一个生死未卜。

    “月儿都成这样了,思思一定出事了,她一定是出事了。”徐老爹心急如焚,“不行,我得去问问。”

    “可是能去哪里问啊爹?”

    “鸿蒙书院,司家!”

    徐老爹拿出家中典藏的金疮药和上好的烫伤膏,招呼着徐绮罗一起处理好大女儿的伤势,又将她挪到徐氏后花园内的耳房内,说是后花园,其实就是一间废弃了几十年的院子,寻常人根本就不会到这里来,也没人会知道徐家竟和这间废院连在一块。

    外面银甲卫的铁骑过了一批又一批,想必是在满城搜捕,他们得小心一些。

    “不要亮灯,守在这里,等着爹,我去去就来。”将一切安置妥当之后,徐老爹又回到前厅内,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封存已久的木匣,取出里面的一幅画装好后带着往司家去了。

    他要去找司管家郭横北去打探打探情况。

    徐思思到底去哪儿呢?

    夜幕降临,徐思思正蹲在一片荒地瑟瑟发抖。

    “喂,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到底有没有人啊。”她搓了搓胳膊,感觉后背发凉。

    在司家她抓住云风后就被带到了这个地方来了,来的时候正有一个人等在这里,她一脸懵逼还没说上一句话,讨厌鬼就和那个人一起走了。

    那两个讨厌鬼根本就没有理会她,就带着番天印凌空飞走了,她是想跟上去的,结果被一片宽约十几丈火海拦住了去路,可自己不会飞啊,结果困在这里,一困就是不知道多少时辰了。

    没错,现在继云风之后,她在这里见到的第二个人,成了她心目中的第二号讨厌鬼。

    可是讨厌也不能解决问题,她真的好累好饿好困好害怕。

    徐思思不死心的再次将这片土地摸索了一番,依旧一无所获。离得火海远了,光照就暗了,黑黢黢的,她没敢走得太远。

    回到原处站定,这是她白天时被云风凌空带过来时落脚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呢?

    看了半天只能气馁,什么都没找出来!

    “这里该不是地狱吧?我可不是死了在做梦吧?我可不要死,不要下地狱啊!”

    “这里是镇天海域,你没有死,也不用害怕。”

    耳边冷不丁传来一道声音,吓得徐思思一个激灵,回头看去,不知何时一个人站在她身后。

    急退两步,她这才看清这人正是白天见过的。

    活人,是活人!!

    徐思思激动得差点流出泪来:“那这到底是哪里?我为什么到这里来了?你们把我带到这里想做什么?番天印呢?快把它还给我!”

    来人温和一笑,柔声道:“你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我叫云雪深,这里是我的家,云海仙门,今日本想带我两个弟弟回来的,没想到连累了你,把你一同带了进来。”

    顿了顿,他又说道:“至于番天印,是家弟云风拿来给我们父亲治病的,用完之后,待我父亲病愈,自会还于你。”

    他声音偏醇厚,像一缕清风,安抚了徐思思不安的心,借着火海的光,她这才看清对面人的面容。

    他穿着和云风一样的银丝暗纹白袍,只不过领口和袖口处有一条大约一寸半的黑色镶边,其上纹着隐约划过的精美的暗纹,衬得他俊雅稳重。

    人如其名,如云似雪,面貌清俊异常,眼眸似一汪清泉,里面含着两块墨玉,看着面前的徐思思时,神色专注而温柔,鼻梁挺直,唇色润泽,当真是面如冠玉,好一个俏郎君。

    “我都出来这么久了,家里人肯定担心死了。”徐思思声音低了下去,带着点她也不知从何而来的委屈,道:“而且我现在又饿又困……”

    “是我思虑不周了,我这就带你去吃点东西,然后去询问宗门长老,想办法把你送出去。”

    “可是这火海我过不去。”

    “这简单。”

    怎么简单了?徐思思还没问出口,就觉得身子一轻,人已经被他揽在怀里,飞在火海上空了。

    啊——!!!一声惊叫被她卡在喉咙里,死死压抑住。

    太太太太刺激了啊啊啊!!!!

    云雪深带着一个人,倒不觉得费力,在空中对着火海凌空拍出几掌,借力飘出更远,没过多久,就带着徐思思落在一片竹林旁。

    说来也是奇怪,一片火海之隔,一边荒芜贫瘠,一边却郁郁葱葱满眼绿色。

    见她手脚发软紧紧抱住自己胳膊,不禁觉得胳膊上传来的触感有些异样,不过倒也没多想,笑道:“已经到了,我这就带你去吃点东西填填肚子。”

    “哦哦,着陆了着陆了。”徐思思手忙脚乱站稳了,却见云雪深盯着她脸上看。

    “你的胡子……”

    往脸上摸了摸,原来是方才面容扭曲过头,加上贴的时间有点久,被风一吹,被火一烤,这假胡子已经掉了一半了。

    “哦,你说这个啊,”徐思思干脆把胡子撕掉,道:“假的!”

    竟然是个女孩子。

    云雪深方才被她搂住的胳膊一阵发烧,还未说话,就听到不远处的传来一阵急迫的钟声。

    爹!!

    他面色一变,抬腿向竹林后面的大殿跑去。

    “喂,你怎么跑了?”徐思思喊了一声,赶紧跟上。

    她可不要一个人再呆在这里。

    前面的人腿长速度快,徐思思跟在后面差点追断气,跟着他爬上长长的台阶,跨过高高的门槛,都没来得及看一眼大门前站满的穿着白袍的男女老少。

    因徐思思是跟在云雪深后面,所以没有人拦她,所以,她一路畅通无阻的跟着一起穿过大门,来到中殿。

    这是一个露天广场,整个场地每隔十步就有一个灯柱,里面灯芯明亮,将这块地方照的尤如白昼。

    这里的人比外面少多了,只有八个白眉长须的老者围在广场中央,那个讨厌鬼,也就是云雪深的弟弟云风也站在那里,所有的人都面色沉重,眼神哀戚。

    云雪深奔了过去,几人给他让开一条通道,徐思思这才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原来他们中间,有一个五台阶的高台,高台之上躺着一个人,那人面色萎华,眼睛半闭着,双手合在胸前,抱着那块番天印。

    从徐思思的角度看过去,这人和云风倒有几分相似。

    这是怎么了?

    方才的钟声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