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九章 云父的遗愿
    徐思思想了想,寻了个不远不近的地方,坐在靠墙的石台上,可以将那边看得清楚。

    “大公子。”

    “大哥。”

    云雪深点点头,一路本来,平息了有点乱的呼吸,问道:“爹情况如何了?”

    “不好。”云风摇摇头,眼圈泛红。

    他心中一痛,握住弟弟的肩膀,重重拍了两下,像是安慰对方,又像是给自己打气。

    “咦,不对啊不对啊。”高台上,一白须老者拿起番天印,就着烛光,仔细瞧着。

    “青玄,哪里不对了?”众人齐齐围上去。

    “这番天印缺了点东西。”

    “缺了点什么东西?”众人异口同声。

    青玄未作答,摸着自己长长的白须,他看起来须发皆白,却童颜未老,容貌看起来极为年轻,披散的白发间还扎了几个小辫子藏在其中,不仅是他,周围七个白须老者看起来面容都比较年轻,想来都是驻颜有术。

    见他看得入迷,一会啧啧称奇,一会唉声叹气,让兄弟二人连着其余七位长老心情随着忽上忽下提心吊胆。

    “你不会看就不要看,赶紧把番天印放回去!”云风忍不住吼道。

    “你这小娃娃懂个什么,”青玄白了这小辈一眼,嗔道:“老夫都六百多岁了,我知道番天印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娘肚子里呢,藏书阁里面有记载,番天印曾是五帝天皇氏最厉害的法器,印方正,缀五色石于其冠,质净透,如玉,似金,其内含阴阳八卦双鱼图,生生不息,可掌按乾坤,颠倒阴阳。”

    “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说重点!”虽然云风性子急,可这回长老们都没拦着,捋着胡须齐齐点头。

    “是啊,到底该怎么样,青玄你赶紧说吧。”云雪深也忍不住催促道。

    “就是说,这番天印是假的!”

    假的?!

    徐思思还没蹦起来,那边云风叫的更厉害:“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假的,你肯定看错了。”

    “怎么不是假的,我说它是它就是,”青玄气得胡子都差点翘起来,“老夫就从来没看走眼过,这不是假的是什么,你看你爹的病有好转吗?”

    竟然是假的,难怪父亲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

    “我这就出去,再去找,我一定要把爹治好。”云风怔默半响,握紧拳头,背挺得笔直。

    “我们一起去。”兄弟二人对视一眼。

    “回来,咳咳……”躺着的云父挣扎着爬起来,发出一阵咳嗽。

    “爹!”

    “爹!”

    “族长!”

    两人扑上去,扶住云父。

    云雪深只觉得揽住的肩膀瘦得惊人,轻飘飘的,心中一酸,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而云风早已哭了出来。

    “好孩子,深儿,风儿,你们都是好孩子。”云父拍了拍两人的手,他看上去不过四十岁的年纪,容貌俊朗,肤色偏白,只是眉目间一股死气萦绕不散,看了看四周,问道:“雨儿呢?”

    “三弟贪玩,可能这时候不知道在哪里玩呢。”云雪深垂目说道。

    “对对对,肯定是在哪里疯呢,爹你不用担心他。”云风忙附和。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大限已至,就不强求了。”说完,没有理会两个儿子的惊惧,他强撑着坐起身来,喘了两口气,挺直腰背,道:“既然如此,我便在此定下本门下一任族长。”

    像是回光返照,云父这一刻双眼明亮,容光焕发,他看着几位长老一字一句说道:“我死后,传二子云风为云海仙门下一任族长,你们要尽心辅佐。”

    “什么?!”却是八位长老包括云风齐齐八道呼声。

    “爹,这是为什么?”

    “是啊族长,这是为什么?按照族规,族长之位不是该传给大公子?”

    “此事就这样定下了,不得更改。”云父字字铿锵,斩钉截铁,说完看向一旁默立的大儿子,柔声问道:“深儿,爹这样做,你心里怨吗?”

    “儿子不怨,”云雪深摇摇头,半跪在云父面前,说道:“二弟做族长也好,三弟做族长也好,我都不介意,我只要爹身体好起来。”

    “真是难得的好孩子,好孩子。”云父湿了眼眶,抚了抚他的头发,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云雪深肝胆俱裂。

    “爹要你离开云海仙门,从此以后,不得踏入云海仙门半步。”

    “爹?!”云风不敢置信,“为什么?为什么爹?为什么要赶大哥走?我不做族长,我不做族长,你让大哥做族长,不要赶大哥走。”

    八位长老也是一脸不解。

    云父没有理会云风,盯着云雪深说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这次也能听话么?”

    “我不明白……”云雪深嘴唇动了动。

    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现在却要他离开这,永远不能回来,他真的不明白。

    “以后你自然会明白,好孩子,你能做到么?”

    “如果这是爹的要求,我”他哽咽半响,才道:“我会听话。”

    “好孩子,”云父欣慰地点点头,“那你先出去,我要和风儿单独说说话。”

    云雪深机械的点点头,转身出了中门,徐思思见状赶紧跟上。

    跟着他一起出了大殿,又盲目的转了几圈,最后寻了个地方做下。

    被冷风一吹,云雪深混沌的脑子这才清醒了点,看了看身旁的人,歉然道:“姑娘,真是对不住,本来说要送你回家的。”

    徐思思摇摇头:“没事,不急于一时,”顿了顿,迟疑道:“你爹为什么要赶你出去?”

    他沉吟良久,她以为他不会回答了,又听到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我也不知,”许时累了,他往随意往后一靠,双手叠在脑后,伸直了长腿,道:“正好我也清闲清闲,将族中诸事交给云风,他是个好动的,只怕会被这些琐事烦死。”想到云风未来一脸愁苦的样子,忍不住好笑,“我也正好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去看看是不是如书上所说的那么精彩。”

    虽然对方语气疏阔明朗,但她还是听出了些许难过的味道。

    “那当然了,外面可好玩了,”徐思思挨着他一块坐下,笑盈盈道:“有吃不完的美食,看不完风景,说不完的有趣的事,看你看不完,听不完,感受不完。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赚了一辈子都够用的钱,和月姐绮罗一起,带上老爹,看遍天下风景,吃遍天下美食,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

    受她笑容感染,云雪深觉得心中郁气散去不少,夜凉如水,心中却暖得多。

    他放松身体,看着雲海仙门的夜空,只想再多看一点,多看一眼,他走后,可就再也看不见了。

    四周静谧无声,只有树上鸟儿不时地鸣叫一声。

    这时,殿中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徐思思看到身边的人身子一僵,脸色变得苍白,似乎有晶莹的泪珠滚落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