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一章 毁印
    两人一前一后跑进中门,果然见到云父躺在那里,没了气息,四周不见众长老,想必也被打发出去了,此地只有云风一人。

    云风哭的涕泪横流,哽咽道:“大哥,爹……走了……”

    云雪深点点头,心中悲痛不亚于他半分,压得自己喘不过气,他竟连云父最后一面都不曾见到。

    深吸一口气,颤声问道:“父亲可有留下什么话?”

    却见弟弟流泪越发凶狠,泪痕满面,哭喊道:“大哥,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成这样了,我们那么好的兄弟,你是我敬重的大哥,你不要问我,你不要问我!”

    说完,头也不回跑出门去。

    云雪深站在原地,面色如土,艰难的挪步上前,跪下磕了三个头,声声力重,伏在地上半响都未起身。

    徐思思从后面看过去,觉得那背影带了些脆弱,肩膀止不住的微微抖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站起身来,坐在台阶上,拉住云父的手,默默出神,脑子里面空空荡荡的。

    发了会呆,却瞥见徐思思拿起番天印,左左右右仔细观察,忍不住问道:“你在看什么?”

    “那个老头不是说番天印是假的吗?我来拿看看。”徐思思咬了咬嘴唇,说道:“这印我是亲眼看到司家的银甲卫护送出来的,并没有经过二手,而且,今天我们抢夺的时候还引来了司家的二爷司夜白,看他们那个紧张劲,按理说这可不该是是个假的。”

    “青玄是我们族里年纪最大的,知识也是最渊博的,他说这是假的,十有八成不会错。”

    “他都那么大年纪了,谁知道是不是记错了,”徐思思摸摸下巴反驳道:“再说了,你看看他方才说什么,他说他有六百岁,六百岁啊,”说着她比了个手势,满脸不相信,“谁能活这么久,指不定是精神错乱,老年痴呆了。”

    见她脸上夸张的表情,云雪深忍不住一笑,却没出口反对,而是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依你之见,你觉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嗯”

    “嗯”

    徐思思一手托着番天印,又摸了摸鼻子,在原地转了几个圈。

    云雪深的目光随着她转来转去,见她眉头越锁越紧,最后一拍脑门,冲口而出道:“会不会是你们用错了方法!”

    “用错了方法?”

    “对啊,”她连连点头,“你想想看,这番天印既然是个宝物,传说中它可以治病救人起死回生,那既然是个宝物,那肯定就得有使用的方法啊。”

    “使用方法?”

    “肯定得要使用方法啊,不然随便来个人,拿着这番天印都可以用了,就好比你要进家门,也需要一把钥匙才能打开吧。”

    云雪深站起来,缓缓点头道:“你说得对,也许是我们的使用方法不对。”他本就是十分聪慧的人,今日遭受接连打击,心神受创,浑浑噩噩的忽略了这么多细节,幸好有这个姑娘在。

    当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了。

    “也许我们找到正确的使用方法,就可以救你爹了。”徐思思兴奋道。

    “可是该怎么找呢?”

    想了想,她冲到灯柱旁,将番天印凑了过去,迎着烛火凑近了看,见此,云雪深也凑了过来。

    凑近了烛光,那方印上面的圆石折射出五彩般的梦幻光芒,映照在印上面,整块印澄澈没有一丝杂质,光芒透过方正的印石,将底座上雕刻的“番天印”三个字点亮,,徐思思眨了眨眼睛,看了一会儿,她怎么感觉这个字好像在游动。

    “快来,这个字在动。”她大吃一惊,赶紧招呼云雪深,未曾想一偏头差点撞上他的下巴。

    他清浅的呼吸拂上她的额头,清冽干净的气息萦绕上鼻尖,轻轻柔柔缠上心尖。

    徐思思感觉自己的脸烧起来了。

    她赶紧退开两步。

    “发现了什么,反应这么大?”他奇怪道。

    徐思思见他面色如常,看上去倒是自己想多了。

    “咳咳,”她不自然的干咳几声,才说道:“刚才透过烛光去看,这上面的字好像在动。”

    她将番天印翻过来,将底座上的三个字展示出来,可这三个字工工整整刻在上面,透着古朴的气息,仿佛她刚才看到的全是错觉。

    “不对啊,我明明看到了的。”她急了,将印拿在手里翻来覆去。

    “是不是要挨近了烛光看?”云雪深提醒道。

    “对对对。”徐思思恍然大悟,这次,她干脆直接掀掉了灯帽,少了遮挡物,这一豆灯光更加明亮,凑近了些,两人紧紧盯着番天印,果然没一会,就看到这印仿佛吸收了烛火的亮光,底座上的字像一条鱼缓缓游动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云雪深的错觉,还是风的原因,他感觉烛火似乎向着番天印倒去,或者换一句话来说,是番天印将灯柱里面的火光吸引过来。

    而那三个字越游越快,慢慢连成一线,组成一个图案,有头有尾,竟然是一条小鱼。

    他耳边不禁响起方才青玄说的话:番天印曾是五帝天皇氏最厉害的法器,印方正,缀五色石于其冠,质净透,如玉,似金,其内含阴阳八卦生生不息,可掌按乾坤,颠倒阴阳。

    这是番天印内的阴阳八卦双鱼图?

    可看了半天,却只有一尾鱼在里面欢快的游着。

    不是阴阳双鱼吗?为什么只有一只,另外一只呢?

    “再靠近些。”

    徐思思点点头,将番天印拿的离烛火更近了,火苗忽高忽低,左右摇摆,最顶尖的一点焰火时不时扫过印身。

    等了一会,却没有任何变化。

    怎么回事?难道是他想错了?云雪深沉思着,却听到身边人倒抽了口气,将番天印拿在手上颠来颠去。

    “你怎么了?”

    “烫烫烫,怎么这么烫。”起初时,番天印微微发热时,她没有在意,以为是拿在手里带上了自己的体温,后来还以为是靠着火焰烤久了染上的热度,却没曾想,这温度越来越高,烫得她手指就快要受不了了。

    “烫?怎么可能会烫?”云雪深惊讶道,看见她痛的眉毛鼻子都要皱成一团,细嫩的指尖变得通红,赶紧伸出手道:“快给我。”

    只是还没接过番天印,徐思思终于忍不住了,下意识地一松手,番天印直直落在坚硬的地上,只听一声咔擦的碎裂声响,方才还好好的印石,从头到尾裂出一道长长的裂缝。

    “这”

    这一变故,两人都没有料到,面面相觑。

    “我,我不是故意的,”徐思思慌了神,“我想拿住的,可是它太烫了”

    那裂纹像横穿整块印,像是美人脸上多了一道长长的伤疤,令人见之可惜,番天印掉在地上滚了两圈,印身里面像有什么东西沸腾起来了,混沌不明,接着,一道红光里面射出来,像是一层波纹,荡漾了出去,飞到天边一闪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

    云雪深正要开口说话,忽然,镇天海域方向传来一声巨响,像是什么被惊醒了,半边天都被照亮了,接着整个大地颤动起来,像是有万马奔腾着,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呼啸着朝这个方向跑过来。

    声响越来越近,转眼就到了门前,待两人看清楚来的是什么时,都惊恐的睁大了眼。

    “那是什么?”徐思思喃喃道。

    一片涌动的火光!

    “那是镇天海域的死火,怎么漫出来了?!!”

    那岩浆火海铺天盖地,汹涌而来,花草,竹林,都被淹没在火海里,不一会功夫就蔓延至台阶下,将两人的眼眸染的火红,眼看就是烧到跟前来了。

    “快跑啊!”徐思思大吼,一把扯过他的衣袖,拉住他死命的往反方向逃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