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二章 逃出生天
    岩浆的速度蔓延的很快,眨眼便到了跟前,那火舌中带着一丝黑气,从迎面扑来的热气中,两人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快走!”

    徐思思扯了一把没拉动,急道:“你想干嘛?这火海马上就到眼前了!”

    “我不能走。”云雪深面色严峻盯着前方,他身边就是云父的遗体,还有那么多族人,他就这样走了,火海延绵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将她挡在身后,他上前一步,调动真气,手上结印,一声清啸,对着前方拍出一掌。

    推山!

    似横山阻断河流,凶猛的岩浆被激起一丈高的浪花,源源不断地真气从他双掌间涌出,蜿蜒的火舌像被一股无形的墙挡住,再也进不得一寸。

    徐思思瞪大眼睛:“好厉害!”

    岩浆从镇天海域的方向源源不断地涌过来,像是一个无底洞,那火浪在中门处越叠越高,咕嘟咕嘟沸腾着,像是地底捅出了一个窟窿。

    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云雪深的真气终究是会耗尽的,以一人之力对抗天地之威,那是不可能的。

    见他额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滴落,徐思思急得团团转。

    怎么办怎么办?

    也许是久攻不下,镇天海域传来一声咆哮,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愤怒起来,又引起一阵地动,一排岩浆汇成的火浪叠了一层又一层,重重拍了过来。

    云雪深浑身一颤,喷出一口鲜血,溅在胸前,宛若一朵绽放的荷莲。

    似乎有重重的山压在他肩头,鲜血从他的唇边汇成一条线,滴落到地上,染湿了脚边的番天印。

    本来暗淡无光的宝物里面有幽光一闪,鲜红的血液沿着那条裂缝流进番天印中,那条摔裂的缝隙在血液的浸泡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印身变得更加璀璨明亮,周身寒气四溢,有小片小片的霜花从印身里面渗透出来。

    只不过这时候,不论是云雪深,还是徐思思都没有注意到。

    云雪深觉得手上肩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那火海里传来一声愤怒的吼叫,浪潮重重打过来,他胸前犹如重锤,手上一松,连退几步倒在地上。

    无形的禁制一松,蓄力已久的火海遮天蔽日扑了过来。

    徐思思脑海中一片空白。

    眼看两人就要命丧当场,异变陡生。

    番天印发出明亮的白芒,以它为中心,一层晶莹的冰霜向前铺展开来,正面迎上火海,两者相接触的那一刹那,那冰霜以极其霸道强硬的态度,将方还汹涌澎湃的岩浆冻结住,源源不断地像前蜿蜒出去。

    冻结三尺,仿佛连之间都冻结住了。

    岩浆中咆哮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冰霜向外漫延的簌簌声响,空气中的热度也降了下来,两人感到了一丝寒意。

    冰雪应该是洁白无暇的,可徐思思看到的面前冻结着岩浆的冰块,呈火红色,美丽而透着致命的危险。

    “这是怎么回事?”她惊疑不定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云雪深站起来,擦干嘴角的血,朝远处眺望,那边火光弱了下来,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了。

    “那我们现在安全了吗?”

    “应该”安全了三个字还没说出口,两人脚下传来细微的咔兹的声响,神经紧绷的二人听得格外分明。

    一股寒意从脚尖传来。

    云雪深低下头去,一层冰霜以更快速度从番天印那里,向他们脚下铺过来。

    云父的眉毛染上白霜,瞬间蔓延到全身被冻成冰柱,冰块越结越厚,转眼间就形成一个巨大的冰棺。

    “走!”这次不需要徐思思催促,他拽住她的手腕,往大殿后面跑去。

    不需要回头看,他能能感觉到那冰霜像一条毒蛇,跟在后面紧咬不放,后脑勺的寒意冷的惊人。

    他有一种预感,不能让那冰霜沾染上。

    徐思思被他拉着死命往前跑着,她看见很多穿着和他一样衣服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冻成冰棍,飞禽走兽,山川河流全部都被尘封。

    她今天会死在这里吗?

    脚步越来越沉重,对死亡的恐惧无法遏制的从心底升腾出来,她回头看去,感觉像是在做梦。

    “我们去祠堂,那里有云氏历代祖先设下的阵法。”云雪深在前面大声说道,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声音也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将她杂乱无章的思绪换了回来。

    也只有那里是雲海仙门最安全的地方,如果宗祠也抵挡不住冰霜的侵染,那么他们俩就只能共赴黄泉了。

    她在他身后重重点头。

    两人向后山跑去,顺着羊肠小道一路向前,最终来到一处断崖边的铁索前,悬崖对面有一座孤峰,云氏宗祠就在对面,连接两座山峰的只有一根晃晃悠悠的铁索。

    云雪深没来得及看一眼身后已经结霜的树叶,揽住徐思思,飞身踏上铁索,滑出十几米远,在那抹寒意追上他的最后一秒,扑进祠堂,然后扭转机关,关闭石门。

    大门轰隆一声紧紧关闭,祠堂四周有黄色光芒一闪,将那抹寒意拦在外面。

    昏黄的烛光将不大的宗祠照亮,暖黄的光芒没有岩浆那么红,不像冰霜那么冷,带着丝丝暖意,徐思思颤声问道:“那个东西不会进来了吗?”

    云雪深在四周看了看,侧耳在门边听了听,确定了之后,说道:“不会进来,我们现在安全了。”

    安全了。

    安全了。

    劫后余生的喜悦袭来,徐思思忍不住放声大哭:“吓死我了,我以为我活不了了。”

    她一边抹泪一边控诉道:“你们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这么吓人。”

    她哭得很大声,带着浓浓的鼻音,委屈得不得了。

    “我差点就死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的家人都还等着我回家。”

    云雪深呆了呆,歉然道:“我知道你很害怕,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他这话不说还好,对面人哭的越发汹涌,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他犹豫再三,拿出帕子想帮她擦泪,却被她一把楸住袖子抹去鼻涕。

    “哭什么哭,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恶心死了。”一道声音从左边传来,吓得徐思思打了个泪嗝,定睛看去,竟然是云风。

    方才他坐在阴影里,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云风,”云雪深大喜,激动的走过去搂住弟弟,“原来你在这里,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那冰霜像是夺魂刀,他一路逃过来,遇到的门中弟子,甚至几位长老,无疑不被冰封住了,眼下看到弟弟还活着,简直高兴坏了。

    “我们能有什么事,”在他身后,青玄长老也走了出来,瞧瞧这个,看看那个,挤兑道:“我看你们两个只怕才有事。”

    徐思思抽噎几声,赶紧抹干眼泪。

    对于大哥的热情,云风显得有些不自然,只能再瞪了眼徐思思,冷哼道:“娘里娘气,丢不丢人!”

    “我想哭就哭,关你什么事。”徐思思反唇相讥。

    云风将手里拿得一筒竹简往桌上一磕,没好气道:“谁想看你哭啊,是你自己闯进来在这里哭的。”

    “谁想进来,不进来我们就没命了。”

    “好了好了,你们俩就不要吵了,”青玄拉开两人,问云雪深道:“你来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什么东西在追你们?”

    云雪深将整件事简短地说了一遍,云风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将青玄的胡子楸掉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