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四章 守护结界
    四人安全的落在谷底,有了昨晚飞越火海的经历,从高空下来,徐思思还算镇定,反而是青玄吓得不行,满头白发胡须飘飞,塞了云风一嘴巴不自知,心中感叹自己一把年纪,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还跟着一众小辈瞎折腾,手脚并用将云风抱的死死的,惹得对方脑门青筋直跳。

    见此情景,徐思思忍不住哈哈大笑,云雪深心中的郁气难得散开了些,上前扒下青玄,解救出云风,四人这才打量着周围。

    整个谷底也受到冰封的波及,四周树林压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他们现在落脚的地方正是平时峡谷中的河流,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凝神向冰下面看去,冰层大约三尺厚,下面的水流静悄悄流淌着。

    “我们得打破冰层才能下去。”云雪深说道。

    “我来。”云风示意三人退后些,运力,然后对着冰层一处连拍两掌。

    一阵地动山摇,四周峡谷上堆积的积雪簌簌落下来,那块受力的冰层处先是破出几道裂纹,还没等云风再补上几掌,又迅速的结合恢复了原样。

    云雪深注意到,他们脚下的冰层受此一击,变得更厚了些,方才还能隐约看见地下河流,现在却看不分明了。

    看来番天印的冰封并没有完全消退,只是暂时减弱了,不能再惊动它。

    “我来吧,”云雪深拦住云风,道:“你们吸口气,屏住呼吸,我带你们穿出去。”昨晚的伤势调息了几个时辰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带上三人穿过暗河应该还是可以的。

    “大哥你带我们三个太危险了,地下暗流不知到底有多长,只靠你一个人,你很容易会因为体表失去温度出事的。”

    “不要紧,有你这句话,大哥心里就会暖很久了。”他展颜一笑,因云风话语中真切的关怀,云父要将他逐出雲海仙门而孤寂寒冷的心暖了许多。

    再者,他这样要求,也是有自己的倚仗的。

    源自于他与生俱来的功法,只是因为云父的嘱咐,他从未将自己的功法在人前展露过。

    他手中掐印,真气周身运转,一朵透明的霜花自他身后徐徐绽开,巨大的花叶包裹住三人,下一秒他带着三人破开冰面沉入水底。

    水底的世界暗黑沉静,几人只感觉身边的水流在迅速倒退,在肺中残留的氧气即将用完的时候,他们终于出了暗河。

    外面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云风拉着青玄从水里冒出头,抹了把脸上的水。

    “大哥呢?大哥怎么没上来?”他环顾四周,却不见另外两人踪影,不由得急起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样一定会出事,大哥,大哥你在哪?!”

    将青玄送到岸上,正要下水去寻两人,就看到湖中心冒出水泡,徐思思拉着云雪深冒了出来。

    “快来搭把手!”她扶着云雪深在水里扑腾,尽量稳住两人身子的平衡。

    “大哥!大哥!”

    云风手脚并用游过去,将他们两人拉上岸,。

    一行三人拖拖拽拽上了岸,徐思思搓了搓胳膊,拉了把青玄,道:“从水里出来冷死了,我们去捡些柴火回来。”

    “那他们……”

    “哎呀,让他们休息啦!”她抿嘴一笑,拉着青玄走开了。

    从河里出来,小姑娘扮男装而加粗的眉毛经过水洗后露出原来弯弯的模样,故意擦黑的脸颊随着滴落的水珠露出下面的瓷白嫩色,在额间艳红的红宝石的衬托下,眉眼弯弯,唇红齿白,俏生生如春日里柳枝上刚抽出的第一抹嫩芽。

    青玄看看她,又看看坐着休息的云雪深,云风握着他的手正渡着内力,让他苍白的脸色好了不少。

    小老头嘿嘿一笑,转身捡柴去了。

    两人回来时顺路还带了一些甜津津的野果回来,烤干衣服后,云风拿出竹简,四个脑袋围在一起,辨认地图上面的位置。

    “我们现在已经出了第一层结界,往这边走就能出第二层结界。”云雪深手指点上一个方向。

    “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他还没说完,徐思思早已坐不住了,拉着他就要走。

    她出来都已经这么久了,家里人只怕要担心死了。

    “急什么啊,我地图都还没看完呢。”云风在后面大喊,见两人已经走的有些远了,只好将竹简收紧怀里赶紧跟上。

    四人顺着方才确定好的方向往前走,越往前走去,丛林越发茂密,灌木丛生,藤蔓密密麻麻拦住两边去路,不多时,一座沙盘出现在眼前。

    一眼望去,整个沙盘方方正正长宽约十丈多,组成一个巨大的棋盘,棋盘上的每一颗棋子,都用玉石铸成,都在日光下泛着幽幽的冷光。

    这不是日常见到的任何一种棋,不是黑白围棋,也不是楚河象棋,所有的棋子都是雕刻成人类和战马的样子,配备武器装备,密密麻麻有序的陈列在棋盘上,一眼望去,一时间数不清到底有多少颗。

    所有的棋子均有真人大小,此时默立战在棋盘上,背对着众人,就像是在守护着身后的雲海仙门一样。

    “这是第二层的守护结界?”云风叹道。

    “这可是云氏众先辈凝结全族之力制成的傀儡人,每个傀儡人里面都注入了灵力,再以整个阵法,也就是这座沙盘为辅助,可是保护雲海仙门的一搭防线,老人家我还是小时候听家中老人提起过,没想到竟然真的存在。”青玄捋了捋自己的胡须说道。

    他小时候,那可就是六百多年前了。

    “这么厉害?”徐思思赞叹道,她这一天一夜之间,真的是什么光怪陆离的事情都经历见识了。

    “看那里,是不是第二层结界。”云雪深目力极远,他指向棋盘尽头,招呼云风。

    沙盘另一边,一面透明的荧幕若隐若现,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出若隐若现的光芒。

    “应该就是了。”云风点了点头,内心舒了口气,没想到这一行还比较顺利。

    “那老人家我就先行一步了。”青玄将胡须往肩上一甩,抬脚踏上棋盘,顺着人形棋子之间的缝隙往前走去,不时玩心大起,摸摸这边人形棋子的手,拍拍那边战马棋子的头。

    “我第二,我第二。”徐思思看得眼热,赶在兄弟俩前面踏上棋盘。

    身处其中,和在棋盘下面观棋子的感觉又大大不一样,她满眼新奇看着四周,宛如进入了一个新世界,她身边站着一个手持长剑的棋子,面目刻画的栩栩如生,双眼平视正前方,神情坚毅,长剑持在身前,战马安静地站在身边。

    一股苍凉的感觉传来,徐思思感觉自己面前的仿佛不是一颗棋子,而是一个守卫家园的剑士。

    她忍不住摸了摸剑士的胳膊,触手冰冷坚硬。

    不是真的,是石头。

    “你们快上来啊。”她回头冲两兄弟挥挥手。

    她身后的剑士,经她手指触碰后,仿佛被注入了生命力一样,发出了细微的动静,手指微微一动,眼睛眨了眨,转过头来,看着徐思思,在她背后,将手中长剑,对着她重重一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