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五章 认主的棋子
    “姑娘!”云雪深大惊,“快躲开!”

    背后寒意袭来,徐思思脖颈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明明是石头做的剑,却反射出一道锋利的剑光,她往后一看,来不及多想,往旁边一躲,剑锋擦着她的脸颊险险避过,一缕头发被劲风隔断,落到玉石白的棋盘上。

    一击不成,那剑士眼珠子转了转,剑锋一转,横扫过来,这次是直取她的脖子而来。

    还来?

    棋子与棋子之间的空隙本来就不大,刚好能容一人通过,徐思思方才一避,已经撞上了旁边的另一颗持刀的人形棋子,眼下避无可避,她抽出软鞭,双手抹开左右一拉,拦住了扫过来的石剑。

    绷直的软鞭震个不停,那石剑仿佛有千钧之力,压得她虎口发麻,一双胳膊酸软无力,眼看那剑尖越来越近,一只手横插进来,屈指一弹,将剑尖拨开,顺手一提,将她救了出来。

    出手的正是云雪深。

    “没事吧?”

    徐思思摇摇头,甩了甩胳膊,卸下方才的劲力,“没事,这是石像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动起来了?”

    “我也不清楚,”云雪深看着方才挡开的剑士,那剑士被他挡了一记后,退回原处,又不动了,除了那支出鞘的石剑,仿佛方才的都是错觉,“还是快些走,此地不宜久留,”说着,招呼后面的云风:“跟在后面,你自己小心。”

    云风示意自己明白。

    “你们没事吧?”青玄在前面喊道。

    “没事。”徐思思挥了挥手。

    云雪深却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四周石像林立,或持剑或佩刀,明明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他却能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两人抬脚踏出一步。

    这一步,像是触动了某个机关,周身十步之内,所有的石像都动了起来,缓缓转过头,转过身子,无数个石像棋子转动灰白的眼珠,凝视着闯入阵中的二人,最近的四个石像,活动四肢关节扬起兵器,向着两人刺来。

    没有任何其他声音,只有石像挪动时摩擦出的沉闷声响,出剑,挥刀,剿灭入阵者。

    有完没完了!

    徐思思在夹缝间左右闪躲,近身作战软鞭并不方便,趁着云雪深替她挡住攻击的空挡,将鞭子挂回腰上,从靴筒里面摸出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回肘格挡,一声铿锵之响,那剑士的石剑磕了上来。

    有重物落地的声音,那石剑撞上来,犹如豆腐撞上刀口,切面光滑整齐,竟然断了。

    棋子剑士握着只剩半截的石剑,举到面前,呆滞的眼珠子变得更呆了。

    旁边地云雪深也怔了下,差点被一把石刀砍中胳膊。

    徐思思大喜,这把匕首是出门的时候徐老爹塞给她的,没想到竟然是个削铁如泥的宝贝。

    “这下好办了,看我统统把你们脑袋砍下来。”

    “不可!”云雪深阻拦道:“不可破坏这些石像,他们是守护雲海仙门的第二层结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们要怎么办?!”徐思思气急败坏,他俩入了这阵中,就像小白兔进了狼窝,这些石像就像狗闻到了肉味,对着两人穷追不舍,不仅数量众多,避无可避,关键这些石像是真的想要她的命。

    他们走到哪,都有石像随着两人的到来纷纷苏醒,刚开始时动作僵硬而笨拙,动弹几息之后这些石像就变得灵活起来,手中刀剑挥舞的虎虎生威,有的甚至还骑上战马,杀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另一边,青玄掉头过来,整个沙盘上石像挪动的声音嘎吱作响,可奇怪的是,所有的石像棋子都对他视而不见,只奔着徐思思云雪深两人而去。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被石像棋子隔断视线,看不到两人的身影,站在青玄身边的是一个拿着拂尘的石像,受到惊动后也醒了过来,拂尘搭在臂弯,僵硬的向中间的包围圈走去,走了两步,却发现有点困难,眼珠子向下一看,原来是青玄抱住了他的一只腿,挣了挣却没挣脱,干脆不去管他,僵直着双腿,同手同脚向阵中走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青玄拦却没拦住,坐在石像脚上嘶声力竭大喊:“云风,快想想办法啊,快想办法救他们啊!”

    云风早在石像发动攻击就冲了进去,可这些棋子数目太多,层层叠叠将他挡住,说来也奇怪,他本以为自己也会受到攻击,但这些苏醒的刀剑石像守卫看也不看他,只顾向着另外两人奔去。

    云雪深和徐思思被包围着,慢慢逼入一个角落,那个角落的地砖颜色稍暗,刚一踩上去,只听咔哒一声响,地砖缝隙涌出一股白色烟雾,烟雾一被吸入肺中,她脑中一阵恍惚,眼前一昏,栽倒在地,云雪深只多撑了一息,也随着倒下。

    “糟糕!”云风再也顾不上,掌风连扫,将石像拍开,提气直奔那角落而去,同时将怀中的竹简抛给青玄,“快找,竹简里面一定有破解方法。”

    屏住呼吸跃进角落,提住两人衣领,在众石剑即将将两人插成刺猬的前一秒将人拖了出来。

    青玄松开方才拂尘侍卫的大腿,手忙脚乱接住竹简在地上摊开:“雲海仙门第二层结界为星辰大阵,以地为棋盘,汇聚星辰之力,驱使傀儡守卫,剿灭侵入者”

    “谁叫你看这个了!”云风拖着两人不停躲避着石像的攻击,怒道:“赶紧找破解办法,快!”

    “哦哦,在找了在找了,”青玄目光随着指尖在一行行字上划过,点到一处,眼睛一亮,“找到了!”

    他爬起来大喊道:“云风,星辰大阵只认云氏血脉,找到大阵针眼,将云氏后人之血滴入针阵眼,大阵就会逆转,这些石像就停下来了。”

    “说重点,阵眼在哪里?”

    “在在就是你前面的那个石柱。”

    云风顺着他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一根半人高的石柱,他奔了过去,将徐思思丢到地上,手掌往石柱棱角上狠狠一划,按了上去,鲜血顺着滴落下来,那柱子顶端浸泡在血液里,一道暗光从底下闪过,顺着棋盘的分界线向四面八方贯穿出去。

    一切像被按下了暂停键,疯狂攻击的石像终于停了下来。

    云风脑子有点昏,方才血放得太多了,三人中间看起来好像他的样子更惨一些,摇摇头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青玄拿着竹简跑过来,心疼道:“唉唉,流血了流血了,怎么划这么深的口子。”

    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拔开瓶塞,将里面的药粉洒在云风伤口处,又将他的衣服撕了一条下来,缠住了手掌。

    云风看着自己被撕得破烂的长袍,简直无语,闭上眼睛不忍再看。

    “出来的匆忙,没带什么药物纱布,将就将就。”青玄老脸一红,转移注意力问道:“云风啊,这石像为什么要攻击雪深啊,竹简上面不是写了驱逐侵入者,只认云氏血脉吗,你大哥不是云氏血脉吗?”

    听他一说,云风蓦地睁开眼,冷冷道:“我看你年纪大了,眼睛也花了,没看到大哥是去救徐思思被连累了?”

    “不对啊不对啊,”青玄摸了摸胡须,“我明明看到石像主动追着你大哥,你去救他们俩,石像也没有攻击你啊。”

    “就你话多,闭嘴了!”云风伸手扯了他胡子一把,皱眉道:“说你看错就看错了,此事不许在大哥面前提起。”

    青玄捂住胡须心疼道:“小娃娃怎么还生气了,不知尊老,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走了啊!”云风背起云雪深,大步向第二层结界幕走去。

    “慢点慢点。”青玄扶起徐思思,赶紧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