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五章 雇主的身份
    曲阜城徐家。

    陪着司家郭大管家喝了大半夜的酒,又将珍藏大半辈子的画儿半推半就的送了出去,终于撬开郭横北的嘴。

    番天印今天确实是被盗了,府里也抓到了一个人,还是二爷亲自出手的,为了防止有人来救,确保万无一失,人犯就关押在司二爷院子底下的地牢里,由火麒麟亲自守在一边,就是为了引出他的同伙。

    两人喝得酩酊大醉,破晓时分,徐老爹摇摇晃晃走出郭横北院子,出了司家大门,跌跌撞撞回家了。

    人虽喝醉了,脑子却越来越清醒。

    思思果然出事了,那地牢里面关着的,肯定是他的二女儿。

    回家看了看大女儿的状况,伤势还算稳定,人在昏迷中还没醒过来,呼吸均匀,应该没什么大碍了。

    司家的银甲卫在外面闹腾了一晚上,徐绮罗守在废院的小房里,一晚都没敢睡着。

    “先去休息一会,我们晚点出去找你二姐。”徐老爹拉着三女儿回房去睡了,自己搬了把躺椅到废院耳房,守在徐眠月床边小憩了几个时辰。

    待会还有很多事要做,不休息好怎么能行。

    等到了晚上,月过树梢,整个曲阜城都沉入睡眠的时候,徐老爹带着徐绮罗出了南城门,走了半个多时辰,来到了城外的义庄。

    此时,刚过子时,月亮的银辉照的地上亮堂堂的,义庄外面的树上栖了好些乌鸦,被两人的脚步声一惊,乌拉乌拉飞走了。

    “爹,我们到这里找得到雇主么?”徐绮罗抱着胳膊紧紧跟在徐老爹后面,颤声道:“这可是义庄啊爹,专门放死人的地方,太吓人了,不能白天来么?”

    这座义庄有些年头了,大门因年久失修已经破了一块歪歪斜斜挂在那里,风一吹,嘎吱作响,从门里面看去,里面黑黢黢的,阴风阵阵。

    “我们不会要进去吧?”

    “白天来太招人眼了,现在风声正紧,外面司家全程都在搜捕你们,晚上出门安全些。”

    “跟着走好,不要走丢了。”徐老爹招呼三女儿,在义庄大门口围着几棵大树转了转,最后走到一棵槐树下,“就是这里了。”

    他在这腰粗的槐树树干上四处摸索,最终摸到一处凸起处,贴进去听了听,里面传来呜呜的风声,屈指,那处凸起处,叩了叩。

    再叩了叩。

    树干里面传来空空回响,这树里面竟然是空的,只是不知连接到哪里。

    叩了足足九下,徐老爹才收手,拉着徐绮罗站到一边。

    这是大女儿徐眠月和雇主之间的暗号,为了方便他们拿到番天印之后联系雇主,故留下了这个地点,槐树传音,雇主听到之后,自然会前来。

    两个小女儿不知道这事,但徐眠月却没有瞒他。

    眼下思思被困在鸿蒙书院司家内,他没有其他办法可想,只能来寻这雇主帮忙想想办法。

    两人等了一刻,却不见任何人到来。

    “爹,你会不会弄错了。”

    “不会,我还没老糊涂,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记错。”

    “可都这么久了,雇主还没来,是不是不来了。”徐绮罗转着大眼睛又看看了义庄黑黢黢的大门,心里着实害怕。

    这时,突然起了一阵风,一道女声从两人身后传来:“你们找我做什么?”

    徐绮罗吓了一跳,楸住徐老爹胳膊,回头看去。

    一个全身都裹在黑纱里面的人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只露出一双淡漠的眼睛在外面,她什么时候来的,两人竟完全都没有注意到。

    “不是说以后不要再联系我的么?深夜传音,到底有什么事?”雇主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却像渗着冰,冷飕飕的。

    “小老儿今日冒昧前来,实则是为了番天印一事,”说着,徐老爹从怀里拿出十万两银票,“番天印我们并没有取到,这钱实在是受之有愧,还请阁下收回吧。”

    说着双手向前一捧,态度极其恭敬。

    他感觉对方的眼神在银票上略一停留就移开了,接着听到她说道:“不必,番天印我已经拿到手了,银票你拿着。”

    “是是是。”徐老爹将银票又重收进怀里,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道:“其实今晚过来,还有一件事想请问阁下。”

    “说。”

    “此去司家盗取番天印,是小老儿三个女儿一同前去的,如今家中回了两个,二女儿却一直没有回来,阁下可曾见过我二女儿思思么?”

    本想着在这雇主这里再打探一些消息,没想到对方却说道:“不曾见过。”

    没见过?

    徐老爹愣住了。

    “你我钱财已清,以后不要再来寻我。”说完,雇主转身就要离开。

    “阁下且慢,”徐老爹忙道:“实在不敢惊扰阁下,但是我家二女儿至今未归,我心中实在担心,听闻司家昨日抓了一个人犯,烦请阁下帮我多多留意,看看是不是我家女儿。”

    “我会的。”雇主略一思忖,冷冰冰甩下三个字。

    “慢着!”见她如此毫不在乎地态度,徐绮罗一个箭步拦住她,忿忿道:“什么叫你会的,人命关天的大事,你怎么能撒手不管,说到底我二姐也不见也是因为你。”

    “绮罗,不得无礼。”感受到她身上惊人的寒意,徐老爹忙道:“她还是个孩子,阁下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爹,你这么怕她做什么,月姐现在躺在床上还没醒,思思又被关在司家地牢,她怎么能说不管就不管。”

    雇主冷哼一声,凌空一抓将徐绮罗抓到面前,眼中杀意宛若实质,也不理会一旁求饶的徐老爹,她盯着手中瑟瑟发抖的小姑娘森然道:“你是第一天出来做这种掉脑袋的生意吗?”

    被她两汪如寒潭的眸子盯住,徐绮罗周身发冷,到底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就崩了出来:“我也是担心嘛,你也没有提前说那番天印是藏在火麒麟的肚子里面的,那个火麒麟那么凶,月姐都被它的火烧的血肉模糊了,现在人都没还醒过来,生死未卜,思思也不见了,说不定早被拿出喂了那凶兽的肚子死了。”

    小姑娘泪眼朦胧的眼中印出她充满戾气的模样,她眉头微舒,缓和了眼神,放开徐绮罗,沉默了一会才道:“司家没有你说的那样的事。”

    “你们走吧,至于你说的事,我会留意。”说完,她背过身子。

    “那就多谢阁下了,那小老儿就先走了。”徐老爹赶紧拉住小女儿往来时的路走去。

    “爹,我们不去找思思了吗?”

    徐老爹恨不得捂住他的嘴,低声训斥道:“别说了,快走吧走吧。”

    “为什么不能说,”徐绮罗反驳道:“月姐都伤成那样了,我们怎么就不能问了,再说了,她到底是谁,她怎么就那么肯定司家没有那样的事?”

    “她和司家是什么关系,您就这么相信她,她说能留意就留意了。”

    “她这么清楚司家的事情,除非她就是司家的人,而且在司家的地位还很高。”

    “听她的声音是个女的,可是司家并没有女主人,不对,司家是有一个女主人的,那就是”

    “快别说了,闭嘴!”徐老爹打断她的话,拉着她加快脚步,离开这里。

    徐绮罗想到什么就说了出来,却没想到在他们身后,雇主听到她的话后,缓缓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盯着她的背影,满头黑发无风自动,两弯细眉下,眼神黑压压的杀意凝结成了冰。

    向前只踏出一步,悠的来到徐绮罗的身后,一掌拍了过去。

    她心中杀意滔天,只想解决了这个满嘴胡言的丫头。

    “阁下饶命。”生死关头,徐老爹舍身挡在女儿身前,生生受了她一掌,喷出一口血。

    “爹——!”

    温热的血洒在她的手上,她呼吸一窒,眼神瞬息万变,混沌的脑子清醒了点,徐老爹嘴角殷弘的血刺痛了她的眼。

    “阁下,孩子口出无状,你放过她吧。”徐老爹跌坐在地上,喘气道。

    “速度离开,不要再来这里!”她寒声道,握紧拳头,猩红的血液粘在手心里,她深吸几口气,将胸中翻滚的杀意压了下去。

    “快走快走。”

    待两人走的看不见身影了,她才松下紧绷的身子,跌坐在地上,愣愣看着指尖的血,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方才,她差点杀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