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六章 不可提及的身世
    徐思思捂着昏痛的脑袋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棵树下,月上梢头,她坐起身来,肩上搭着的一件衣服滑落下来。

    拿着这件外袍怔怔发了会呆,才认出这是云雪深的外衫。

    “醒了?”青玄坐在一堆火旁边,絮絮叨叨说道:“醒了就好,头疼不疼,来把这喝了。”

    “这是什么?”看着面前黑乎乎的汤汁,包裹在棕叶里面,一股难闻的药味散发出来,让她望而却步。

    “你被大阵里面的迷雾迷昏了过去,这迷雾厉害得紧,喝了这个会好一些,快快快。”这位老者满脸笑容。

    徐思思就着他的手喝下药汁,味道难喝得令人发指,见她苦的五官扭曲,青玄又赶紧去火堆里扒拉个红薯出来,一样用棕叶裹住了递到她手里:“小心烫,吃了淡淡味。”

    三个小辈伤的伤晕的晕,倒是这位年纪最长的青玄仍是一副精神矍铄的模样。

    剥开烤的微焦的外皮,里面的红薯肉飘香四溢,几口下肚,胃里暖和,头脑也清醒了些。

    十步远处是一条溪流,流水淙淙,碧波粼粼。

    周围不见云雪深的身影,她身边躺着一个人,正是云风,眼睛紧闭着,火光下看他的面色,苍白的过了头。

    他怎么了?另外一个人去哪了?

    还没来得及问青玄,就看到云风手指动了动,睁开眼睛,撑着胳膊坐起来。

    “咦?你醒的挺是时候的,红薯刚烤好,”青玄笑道,又扒拉了个出来递给他,“来,一人一个,一人一个吃一个。”

    云风接过吃的,恹恹问道:“大哥呢?”

    “醒来不久,说是去找点东西回来吃,应该快回来了。”

    “哦,”他将红薯拿在嘴边吹了吹,想了想又问道:“竹简呢?”

    “放在你旁边的石头上了。”青玄又塞了几个红薯,埋进火堆灰里面,这是他方才在附近挖到的,还不少,有十来个。

    “没有啊。”云风将他指的那个大石头看了又看,连根竹片都没瞧见。

    “没有?”青玄拍拍手,走过来也将他身边那个大石头看了个遍,“我明明放在这里了,去哪了?”

    “你该不会弄丢了吧?”

    “小娃娃又在诋毁我老人家,我又不是,怎么会丢三落四,应该是你大哥拿着了吧。”青玄瞪眼。

    “什么?!”云风猛地站起来,却没想起的急了,一阵头昏,捂住脑袋扶着树干,晕了好一会才站稳。

    他在沙盘那里救下二人,刚出了第二层结界就因失血过多昏了过去,还没来得及将竹简收回来,竟然被大哥拿去了。

    要出大事!

    徐思思这才看见他左手上缠着纱布,上面还隐隐沁出血来。

    “坐下坐下,你这是干什么?”青玄大急,“你今天放血放多了,要坐下休息,不要乱动。”

    “休息什么啊,叫你把竹简收好了,不要让大哥看到,你看看你。”云风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不敢想象他大哥看到竹简上的内容后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你怪我干什么,手在他自己身上,我能管得住,我辛辛苦苦把你们救过来,一醒来就发脾气,不像话,太不像话!”

    “你大哥怎么了?”徐思思疑惑道。

    “关你什么事!”

    “你这么凶干什么?我也是关心你们。”被呛了顿,她的脾气也上来了,语气不善,原以为按照云风的脾气只怕两人还会争吵几句,没想到他的火焰却熄了下去,幽幽道:“对不起,是我语气不好,我太心急了。”

    见他语气软下来,徐思思也放柔了声音:“既然你这么担心,那么就去找他啊。”

    云风叹了口气,问青玄:“大哥往哪边去了?”

    青玄指了个方向,他将红薯和身上搭着的衣服塞给青玄,顺着所指的方向找去了。

    “我也去。”徐思思把红薯放下,跟着一块跑了出去。

    两人一前一后顺着小道边找边喊,月光明净透彻,如一层纱衣洒在树梢上,素洁如水,徐思思跟在他在树影斑驳的林子里找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云雪深任何踪迹。

    “大哥肯定走了。”云风泄气无比,失落道:“他肯定是看到竹简里面的东西伤了心,自己先走了。”

    徐思思跟在后面不知道说什么,再者她也不太明白究竟出了什么事。

    “不过这样也好,父亲本来就是要大哥离开雲海仙门的,”说到后面,云风的声音带上了些许哽咽,“只是为什么要抛下我先走,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的,大哥”

    想起昨日在大殿上发生的事,还有云雪深坐在台阶前难过的样子,她安慰道:“其实你并不想让你大哥离开的对不对,我们再找找,说不定他不在这个方向。”

    “不用找了,大哥修为深厚,我们叫这么大声音他不可能听不到。”听不到的原因只有两个,要不就是他已经离开了,要不就是他并不想出来见到他。

    “回去吧。”云风折转方向,脚步沉重无比。

    徐思思跟在后面,一样没精打采,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令人如沐春风的人,她心里有种不知名的失落难受。

    等两人垂眉丧眼回到溪边,看到坐在火堆边的两个人时,徐思思瞪大了眼睛:“云,云风,快看。”她狠狠戳他胳膊。

    “什么?”云风顺着看过去,待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时,一下子活了过来,“大哥,大哥!”

    “你们回来的可真是时候,”云雪深回头,笑吟吟道:“这只野鸡刚剥了皮烤上。”

    “你没走?!”云风奔过去,急切切的,徐思思跟在后面狠狠点头。

    “走去哪?”云雪深讶然,沉静的眼像两汪清泉,刚漾起一丝波澜就沉了下去,他疑惑道:“我看你们还睡着,就去抓了只野鸡回来,青玄说你为了救我们失血过多,刚好给你补一补。”

    “你没看竹简吗?”

    “什么竹简?”火架上面的烤鸡烤的滋滋冒油,云雪深转过去将鸡翻了个面,才说道:“你说的是你拿出来的竹简么?”

    他的声音沉静稳重,云风心里紧张的不行。

    “不是放在石头上面吗?”他指了指青玄身边的一个石头,那石头不大,在靠近溪流的那边,刚好有一截树枝横在上方,挡住了一些亮光,不太引人注意。

    众人齐齐伸长脖子看去,果然瞧见那竹简折的工工整整放在那里。

    云风一个箭步冲上去将竹简攥在手里,塞进衣服里面。

    “原来在这里,我还以为不见了,找了半天。”

    “咦?刚才怎么没有注意到?”青玄仔细看了看那块地方,他记得自己明明没有放这里的。

    “说你老糊涂了你还不认,自己放错位置了。”

    “胡说,我老人家才不糊涂。”

    徐思思噗嗤一笑,坐到云雪深对面,看着他火光下越发修长俊雅的眉眼,心中也被喜悦塞得满满的,“你方才出去,我们不见你,都很担心。”

    “不用担心,我说了会送姑娘你出去的。”云雪深安抚她说道,又问云风:“竹简里面写的什么?你怎么这么紧张。”

    “写了第二层结界的破解方法,说是得要云氏”

    话还没说完就被云风一个红薯塞进嘴里,“给我们烤了一晚上的红薯,你也累了,赶紧吃,可香甜了。”

    青玄感动的老泪纵横,这个天天上窜下跳的小子也懂得孝敬老人家了。

    “哥,你也吃。”云风扒出一个红薯递给云雪深,挨着他坐下,接过烤鸡的杆子,“我来烤吧。”

    “还是我来吧,你还没吃呢。”徐思思也拿出一个红薯塞给云风,抢过杆子。

    云雪深淡淡一笑,看着手中热乎乎的烤红薯,长长的睫羽掩盖住眼中重重的思虑。

    “快翻面快翻面,要烤糊了。”

    “知道了,不要催!”

    “你到底会不会烤啊,鸡爪子都被烧糊了,抬高一点抬高一点!”

    “闭嘴!”

    “给我老人家一个鸡腿,我爱吃,快快快。”

    “不给,这鸡腿是大哥的。”

    徐家老二和云家老二惯常的斗嘴回荡在溪流上方,淡淡的烟火气息驱散了夜间的寒气,让云雪深的心犹如被泡在温水里暖洋洋的。

    那竹简里面的内容,就先放在一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