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七章 最后一层结界
    四人就着篝火,靠着大树草草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天一亮,云雪深和徐思思就去找雲海仙门最后的出口去了。

    出了第一层结界,闯过第二层结界,根据竹简中记载的,就可以直接出去了。

    青玄还在呼呼大睡,云风留下来,等两人走了后,他抓住青玄胳膊将他摇醒。

    “快醒了别睡了!”

    青玄被他摇得头昏脑胀:“怎么了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都什么时辰了还睡,快起来了!”

    “你要体谅一下老人家,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这么折腾,”看了看四周,问道:“咦?另外两个人呢?”

    “找出路去了,你以为都像你,还睡呢!”

    “那你呢?你怎么不去?”青玄爬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此时,太阳从山间升起,火红的太阳将他的脸映得红润润的。

    “我是专门留下来想告诉你一件事的。”

    “什么事?”他竖起耳朵。

    “告诉你,以后说话小心一点,不要在大哥面前提到云氏血脉的事情。”云风提前打发走两人,就是为了提前和青玄通好气,这个老头都快活狗尾巴草的年纪上面去了,可说话完全不经大脑,大哥不是云氏血脉可不能让他知道,能瞒着就瞒着吧。

    “不能说啊?”

    “不能——!”云风没好气道:“一个字也不许提,就当你从来都不知道。”

    “你大哥既然不是云氏子弟,那是哪家的?”青玄越发好奇,他在雲海仙门六百多年了,这云氏大公子不是正牌货他竟然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爹还没说完就去了,”想到死去的云父,云风心情黯淡,道:“但是爹死前嘱咐我一定要护住大哥。”

    “反正不关你事了,你不要说漏嘴就行了。”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就不说。”青玄捂住嘴巴,表示决心。

    见他再三保证,云风这才放下心来:“我们快走吧,也去找找出口。”

    青玄跑去溪边草草洗了把脸,用衣袖擦干净,两人顺着云雪深的方向找过去了。

    徐思思此时处于一个山洞里。

    她此时快神经了,她和云雪深一起出来寻路,找了大半个时辰一无所获,走得累了,坐在一棵树下的石头上,靠着休息,就在刚才,如同切换时空,眼前的郁郁葱葱的树林和身边的云雪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光线昏暗的山洞内。

    “云大哥,云大哥。”她摸了摸四周,触手是长满了青苔的滑腻的石壁。

    “姑娘,姑娘,你人呢?你在哪里?”云雪深回头就没看到人了。

    “我好像在一个山洞里面,不知道怎么就进来了,”山洞里面黑黢黢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头顶还有微弱闪烁的光芒,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她取出火折子,吹了好几下,却亮不起来。

    徐思思心里怦怦直跳,好在云雪深的声音离得很近,让她心安了一些。

    “你怎么进去的?”云雪深围绕着方才歇脚的地方仔细转了转,没有发现什么阵法机关,况且她的声音离得很近,仿佛就在面前一样。

    说明两人离得并不远。

    “我也不知道,靠在树上休息,突然就进来了,你快想想办法,这里面好黑啊,呆久了我害怕。”

    “不要怕,你四处走走,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我已经在找了。”

    他的声音像隔了一层什么东西,听起来闷闷的,徐思思壮起胆子,在明灭不定的光线下面慢慢四处摸索起来。

    “什么都没有,里面空旷的很,好像还有一些风”还没说完,脚下提到一物,发出哐当一声脆响,待她蹲下身子,眯着眼睛找到那物,将手覆盖上去,摸了摸,一阵恶寒从心底炸开。

    “啊——!”

    “啊啊——!”

    她忙不迭丢掉手中之物,仰面坐倒在地上,手脚并用往后退了几步,却没想到又摸到另外一根长长的圆润的腿骨。

    “啊啊啊——!”冷汗从背上涔涔留下,鸡皮疙瘩争相而出,她甚至能感觉到竖起的汗毛顶住了她的衣服。

    “姑娘,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怎么回事?”云风两人闻声赶过来:“她去哪了?出什么事了?”

    “有死人,有死人啊!云大哥快救救我!”徐思思三魂六魄吓飞了一半,摸到头盖骨的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滞留在手上擦也擦不掉,她立在原处不敢动弹,只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阴风阵阵。

    云雪深眉头深锁,脑中飞速过滤着方才她说的每一句话。

    她说了里面很黑,还有死人。

    两人隔得并不远,好像就在身边。

    是靠在树上休息,然后就到那个山洞里面了。

    是这棵树有什么玄机吗?

    他将目光移到那棵树上,缓缓将手伸了过去。

    掌心触及树干,却没有想象中粗糙的触觉,而是像陷进了沼泽,从指尖传来一股吸引力,差点将他整个人拉了进去。

    “这是?”看着他没入树干的半截手臂,云风和青玄面面相觑。

    “还有一层结界?!”

    “云大哥你来了吗?这里面好像有东西。”徐思思神经紧绷,这山洞里面有着极致的黑和极致的静,她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爬来,在地上摩擦出嘶嘶的声音。

    徐思思不敢再听那声音,地上周边黑黝黝的,她抬头注意到头顶微弱的闪着的光芒,那光离得很远,根本就照不到地面上来,像萤火虫一样明明灭灭,数量不少。

    星星点点的光映在她眸子里面,看了不过几息,徐思思脑子就一阵恍惚,令人窒息的寂静中,突然出现了水声。

    “滴答,滴答”

    然后,徐思思发现自己坐在了徐家当铺里,爹,月姐还有绮罗坐在桌边,桌上摆着那个番天印。

    她怎么回家了?方才她不是在?

    在?

    她思绪有些混乱,怎么也想不起她方才在哪了。

    “我怎么在这里?”她喃喃道。

    “说什么胡话呢,你拿了番天印不回家还想去哪里,外面司家到处在抓人呢,你这几天哪里都别去,在家避避风头。”徐老爹说道。

    “思思你真是太厉害了。”徐绮罗甩着一脸崇拜看着她,两根乌黑长辫在身前荡来荡去:“平时都说你做事粗心大意的,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么给力。”

    “这次思思立了大功,我们将东西交给雇主,拿到剩下的七万两银票,就好好歇一阵子,我们一家人出去四处走走。”徐眠月温婉的面上笑容浅浅。

    徐老爹摸了摸她的头,眼中一片赞赏之色。

    真好。

    能让他们这么开心,徐思思心中也开心的快要飞起来。

    只是她好困啊,忙活了这么多天,她想先去休息休息,剩下的事就交给月姐吧。

    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捂着嘴巴回房去睡了。

    山洞内,徐思思也坐了下来,慢慢卧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好好睡吧,就留在这里,永远都不要出去了。

    山洞顶上,微弱的荧光闪烁的更厉害了,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嘶嘶作响,越来越近,慢慢缠上她的身上。

    “姑娘,姑娘?”云雪深叫了几声,里面却没有任何回应,不由得急了,转头对云风道:“我先进去,把她救出来再说。”

    “哥!”云风上前一步,“要不我去吧,你在外面再看看。”他的担忧不由言表,雲海仙门的结界应该大多数都是针对外人的,他怕再出现昨天大哥被攻击的状况。

    “你和青玄守在这里不要动,我方才已经将周边转了个遍,全是崇山峻岭,没有任何道路可以出去,想来这里可能就是我们要出去的必经之路,我先进去探探再说。”说完,不等云风再说,向前踏出一步,整个人沉入树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