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八章 幻境
    穿过树干的那一刹那,感觉像是沉入了水里,有一瞬间的窒息感。

    眼前一片漆黑,云雪深掏出火折子,一样点不燃,他闭了闭眼,从明亮的外面陡然来到这石壁内,视物受到很大影响。

    看来这里是有什么秘法,屏蔽了一切火源,方才还有些不确定,这时他心里有大半把握,这里必定就是通往外界的出口了。

    竹简上面没有记载这条通道,想来云家先祖是真的想和外界断开联系,永世不出。

    将火折子折好放入袖兜内,静下心来,视力受阻的时候,往往听觉可以放到最大,他能听见不远处传来沙沙的声响。

    “姑娘?”

    “姑娘?”

    他的声音在山洞内显得空荡荡的,徐思思没有任何回应。

    一定是出事了!

    没有迟疑,他笃步向传来动静的那个方向走去,适应了黑暗,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点轮廓。

    石壁顶上的荧光闪烁的更急了。

    他腿长步子大,走了三十来步,转过一道弯,果然看到徐思思躺在地上。

    “姑娘!”他心里一喜,疾步上前。

    还没走到跟前,却见一细长软体之物从她身上爬了起来,吐出长长的信子。

    “嘶嘶~~”

    隐约能看见那是一条蛇,头呈三角形,颈部较细,有白色的线从颈部蜿蜒至全身,在这白线内还有一条更细的红线相衬,浑身碧绿,由细小的鳞片层层覆盖,尾巴焦黄,椭圆形的眼呈猩红色,目露凶光,昂着扁平的脑袋盯着他。

    竟然是毒性最烈的青竹蛇。

    也不知道是不是云氏先祖为了防止宗门内外相通,竟然在最后一道关口放置了这么猛烈的青竹蛇,听四周游动的动静,显然并不止这一条。

    他方才一路走来,也确实见到了四周零碎的人骨,想来是外界人不小心闯入,都成了这青竹蛇的盘中餐了。

    那青竹蛇盘旋在徐思思身上,已经将人当成了它的猎物的姿态。

    云雪深心中着急,若是被咬了一口,不及时医治,只怕她会有生命危险。

    那边青竹蛇守着自己的地盘见来人不退反进,脖颈往后一缩,从地上弹起,只扑他面门而来,速度快若闪电。

    云雪深眉头微皱,修长的指尖捻出一片霜花,点在青竹蛇头上,那小蛇刹时被冻成冰棍,摔在地上发出一道闷响。

    看也不看掉在地上的蛇棍,他上前托起徐思思,仔细检查了番,见她面色如常,只是呼吸沉了些,看来他来的还算及时,青竹蛇还没来得及下口。

    “姑娘,姑娘醒醒!”

    “快醒醒!”

    叫了几声,见她没有丝毫要转醒的迹象。

    这是怎么了?

    云雪深指尖沁出一丝冷意,点在她的眉心,等了一会,怀里的人眼皮颤了颤,睁开眼。

    “我这是?”

    “云大哥”

    徐思思睁开眼,思绪目光慢慢聚焦回来:“我这是怎么了?我记得我在家里睡着了”

    云雪深莞尔一笑,“我们还没出雲海仙门呢,怎么就在这里睡着了?”

    额间传来的凉意让她脑子清醒了些,她想到方才不对劲处,道:“不对,这里有古怪。”

    “我怎么可能在这个地方睡着,还是突然就睡过去了,”这么吓人的地方,她怎么可能睡着,仔细回忆刚才的情景,道:“我就是看到这个光后,人就昏过去了。”还做了这么奇怪的梦,番天印都裂了,他们一行人到现在都还困在被冰封在雲海仙门里面了,怎么可能回家。

    云雪深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向穹顶。

    无数明明灭灭的荧光,宛若星河,在石壁上空闪烁,映在眼里。

    那光芒内有什么东西吸引住他的神魂。

    他有一瞬间的出神,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眼前像蒙了一层纱,让他看得不太分明,耳边偏听的无比清晰,有纷杂的脚步声传来。

    “他来了,五百年了,他竟然能逃出来。”

    “雪郎,我们打不过他的,我们快走吧。”说话的是一个女人,声音透着恐惧,中气明显不足。

    “我不能走,作为雪氏后人,我不能放任他不管不问,他是来找我的,你带着孩子快走。”

    他是谁?

    这个男人和女人又是谁?

    云雪深忍不住上前几步,想将遮挡在眼前的纱雾拂开,可这几个人的面目始终有一层烟雾遮挡,让他如雾里看花,瞧不分明。

    “不要去,雪郎不要去。”

    “夫人,雪氏子嗣孕育艰难,如今只剩下我们这一个孩子,我去拖住他,你带着孩子赶紧走。”说完,男人拿起随身佩剑,奔出大门。

    云雪深注意到那剑柄雪白,剑身寒光四溢,上刻俊秀飘逸“拂光”二字。

    外面喊打声四起,火光耀眼,从院外一直烧了过来。

    女子将手中尚在襁褓中的婴孩塞到身边婢女的怀里,急道:“带着孩子去雲海仙门,他的本体并没有出来,告诉云氏族长,务必加强镇天海域的看守。”

    雲海仙门?

    镇天海域?

    他们到底是谁?

    云雪深将目光落在婢女臂弯中的婴孩脸上,那孩子吮着手指,睡得香甜。

    “夫人,那你呢?”婢女颤声问道:“夫人才生下小公子,如何能战?”

    “我俩今日注定有此一劫,怎么也要重创那人,你带着孩子快走,保住我雪氏一族最后的血脉。”

    “快走!”女子说到最后已是疾言厉色,狠狠推了婢女一把,奔出大门,一方莹亮温润的小印被她托在手中,脑后一片霜花浮现。

    那婢女抱紧婴孩,抹了把满脸的泪水,裹上披风将怀里的孩子团团围住,从后院夺门而逃。

    随着婢女的离开,那前院的打斗声越来越远,整个画面像被染上一团墨,浸染开来,慢慢看不分明,最后成为一个小点。

    不,让我再看看,云雪深大急。

    那两个人最后怎么样了?

    不要走,让他再一眼。

    “云大哥,云大哥!”耳边传来徐思思的呼喊:“你怎么了?云大哥。”

    云雪深眨了眨眼,目光聚焦回来,看着面前她焦急的面容,恍若隔世。

    “我没事,”他惘然道:“只是看到这星星点点的荧光,觉得挺美的,就多看了两眼。”

    “别看,我总觉得这里有古怪。”徐思思站起身来,抓住他的衣袖贴近了些,“而且我听到一些声响,是不是有东西过来了?”

    “你听。”

    不用细听,山洞四周确实有东西在往这边过来,在地上摩擦得沙沙声络绎不绝。

    “快走!”云雪深拉住她,健步如飞,往回路赶去。

    “蛇啊,云大哥是蛇啊,好多好多蛇啊。”徐思思被他拉着一路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亮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灯笼,她在黑暗中呆久了,也能看到一些东西,这么些红灯笼明明就是蛇的眼睛,蛇身缠绕在一起跟在二人身后,像滚雪球一样游过来。

    她吓得魂飞魄散,一时不查,脚下一痛,竟是踏到一个低洼里,崴了脚。

    痛痛痛。

    事急从权,云雪深将她拦腰一抽,打横抱住,一个箭步跨出山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