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十九章 欢喜
    云风和青玄守在树边上,等了没一会,就见树干枝叶乱颤,空气里一阵扭曲后,云雪深抱着徐思思冲了出来。

    “大哥,你没事吧?”云风冲过去,将他上下看了个遍。

    “小丫头怎么了?”青玄也跟了过来。

    徐思思被他抱在怀里,脸色煞白,显然还缓过神来。

    “我没事,她崴了脚,我带她去一边看看,这里应该就是出去的通道了,里面有古怪,你们不要贸然进去,一会再与你们细说。”

    留下两人在远处,云雪深抱着徐思思,辨认了方向之后,来到一条溪流边。

    那青竹蛇在她手腕上缠裹,虽然不见咬痕,但也留下了缠绕的痕迹,这种蛇类毒性猛烈,谁知道接触了鳞片的皮肤会不会有影响,最好还是去洗一洗,以免出事,崴伤了的脚也要好好处理下。

    徐思思坐在水边的石头上,看面前的人半跪在地上,替她处理好脚上的伤,又拿出一块帕子替她洗净了手臂上青竹蛇爬行时留下的黏液。

    贵公子一般的人物,他做事的时候神情专注,给她擦手的动作轻且柔。

    她默然不语,想起这几日经历的种种,心中后怕不已,忍不住落下泪来。

    “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温热的泪珠滴在云雪深手背上,他有些怔忡,忙问道。

    徐思思摇摇头,泪却落得更凶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把你连累进来,让你受到这么多惊吓。”怎么可能不怕呢,这一路上,又是冰封索命,又是石像追杀,好不容易快出去了,却又被困入石壁里,差点喂了蛇。

    连他都差点着了道,惊魂不已,更别说她一个姑娘家了。

    云雪深感到无比歉然,温润如玉的面上充满自责。

    “不怪你的,是我自己做事粗心,每次都要你来救我,”她用手背抹去腮边的泪珠,道:“如果不是我不小心摔了番天印,你的家也不会被冰封。”

    “你不是说了,番天印很烫么,那么烫,拿不住是很正常的。”

    “可是,如果我不把它拿到烛火边上去看,它也不会出现这种异况的。”

    “你把它拿到烛火边去看,不就是为了验证真假么?说到底也是为了帮助我们寻到使用的方法么,再说了,拿到烛火边,不也是我应允了么。”云雪深边说着,将她手掌心反过来,净了净帕子,将她手心的灰尘细细擦去。

    “可是在沙盘那里,也是我触碰了石像,然后才引发它们的追杀,连累你来救我,后来还让云风受了那么重的伤。”

    “这怎么能怪你,看到这么逼真的石像,谁都会有好奇心的,就算是我,我也想去摸摸看的,你看,青玄不也是吗?再说了,”云雪深神色有那么一瞬间变得深邃,随即又恢复正常,笑道:“那石像是守卫在雲海仙门的第二道结界,你不是云氏中人,它们肯定是要驱逐你的。”

    “那这次呢?这次我又掉进石壁里面,又害得你们跑来救我,还有那么多的蛇。”想到石洞内的死人骨和密密麻麻的蛇,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这就更不能怪你了,雲海仙门内机关重重,你从来没有到这里来过,怎么可能事事注意小心,再说了,这次你可能还误打误撞找到了出去的路,就在这个石壁里,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你一下子就发现了。”

    “我?”

    “是啊。”

    徐思思凝望着面前的人,他柔和的目光像是包容万物,眉目俊雅,她甚至能在他清隽的眸中清晰的看到自己影子,她的手背叠放在他的手心内,温热的触感从整个手臂传到心间,像有什么东西,破开心房的外壳,钻了进去,在里面扎根,发芽。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偏头问道,声音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希冀。

    “什么?”云雪深一愣。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徐思思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以前我在家,做错了事,爹和月姐都会数落我做事粗心大意,叫我凡事都要走一步看三步什么的,连妹妹绮罗都经常说我,为什么你都不怪我,还对我这么好?”

    “姑娘?”

    “叫我思思。”

    看着她较真的劲,云雪深露齿一笑:“思思姑娘,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你是女孩子,既然是我们连累你进入雲海仙门的,那么我就有义务保护好你。”

    这也是他最初就对她就做出的承诺。

    “那你会一直保护我吗?”

    “一直?”

    “对,一直,今生今世,永远都保护我。”说到这里,徐思思对自己的内心也渐渐明了,她想他一直保护自己,她更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也许,在前天那个晚上,他从火海里里将她带出来,又或者是他一次又一次将她从危险里面救出来,又或者是昨晚披在她肩头的那件外袍,让她一次又一次确定了自己的心意。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姑娘,”云雪深无奈道:“这是不能随便乱说的。”

    “我没有乱说,我也想一直,今生今世都和你在一起。”徐思思俏脸严肃,罕有的正了颜色。

    “我们无名无份,今生今世从何谈起呢?”云雪深并未当真,将她手擦干净后,拿着帕子在水里搓了搓,洗净。

    无名无份?

    徐思思略一思忖,道:“那你娶我好不好?”

    云雪深背影一怔,手指不自觉的松开,帕子落在水面上,随着流水打着转漂了下去,他回头,脸上的震惊还未散尽,又听到她在耳边问道:“我嫁给你好不好?”

    “姑娘,这不是好不好的事,成亲嫁人这是一辈子的承诺,并不是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

    云雪深忍住扶额的冲动,道:“我记得你在大殿外跟我说过,你以后想赚很多很多的钱,然后带着你的家人四处周游对不对?”

    徐思思点头。

    “你看,你什么都想好了,这是你一辈子的愿望,但是里面并没有我是不是?”

    徐思思凝噎。

    “所以我并没有在你一辈子的承诺里面,还是以后再说吧,当下我们先出了雲海仙门才是大事,走吧,云风肯定等我们等急了。”说完不等她回应就赶离离去。

    只是这背影怎么看都有种躲避的狼狈意味。

    徐思思在他背后呆了片刻,接着狡黠一笑。

    慢慢来,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