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二十章 风月幻境
    “这里真的是出去的道路么?”

    四人站在一起,看着这棵平平无奇的叫不出名字的大树。

    “你们来之前我就将这里转了个遍,周围全是崇山峻岭,根本就翻越不过去,如果想要出去,也只能从这里试试。”云雪深道。

    “可没听说第二层结界之后还有一个结界啊,”青玄看向云风,“竹简里面有写道么?”

    云风摇摇头。

    “会不会是云氏先祖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存了和外界隔离的想法,杜绝了内外相通的道路,所以在第二层结界之外又加了一层所有人都不知道的结界。”

    “有可能。”云风赞同。

    青玄摸着胡须也点点头,自从出来的这两天,他的胡须饱受两个小辈的摧残,他现在宝贝的很。

    “你方才说里面有蛇,很多蛇,会不会是你看错了。”云风问道。

    徐思思没好气:“那么多蛇啊,密密麻麻的,眼睛瞪得那么大,追着你赶,怎么可能会看错,你问你大哥不就知道了。难道云大哥也会看错?”

    “而且里面除了蛇,石壁顶上还有会发亮的东西,也有很多,像萤火虫一样的,但是很有古怪。”

    “有什么古怪?”

    “我看了一眼就昏过去了,还意味自己回家了,还看到我爹他们了。”说到这,她心有余悸,若不是云雪深进来救了自己,只怕她也会和之前的人一样,永远的睡在里面,最后成为一堆白骨。

    “大哥?”她说的颠三倒四,云风不太能理会其中的意思,只好看向云雪深。

    “石壁顶上的光是很多虫子蛰伏在那里形成的,”云雪深目力比较远,在山洞里面的时候看了个大概,“而且这种虫子闪烁的光似乎会让人产生幻觉,进入幻境。”

    他斟酌着说道,想到自己在里面看到的画面,目光深了几分。

    出去后,他一定要弄清楚那对夫妻是谁,他为什么能看见这个幻境。

    “产生幻觉?”

    “会发光的虫子?”

    “青玄你知道什么?”三双六只眼睛齐刷刷看向他。

    “我曾听老人们说过,那是很久以前了,有提到过这种虫子,叫做风月幻虫,是云氏先祖曾以秘术豢养的,这种秘技早已失传,风月幻虫也灭绝了,虽然这种虫子没有任何攻击型,它尾部上闪烁的光却能杀人于无形,使人陷入幻境,沉入此中无法自拔再也不能醒来。”

    并且在这幻境中最能勾起人内心最深处的,得以满足,沉沦的更深,到了最后,人的精神就会溺死在幻境中,最终成为活死人一个。

    比如徐思思,幻境中看到的就是她如今最想拿到的番天印,得到父亲和姐妹们的肯定赞赏,若不是云雪深以指尖一缕冰意将她强行唤醒,时间长了,就算大罗神仙前来,也救不醒她了。

    但令人匪夷所思的却是云雪深的幻境,出现的是他从没见过的人和事,那他心底最深处的想法又是什么呢?

    “想来此处,就是已经被遗忘了很多年的风月幻境了。”青玄满意的做了个总结。

    “蛇喜阴暗,想来是因为这个石壁里面常年不见天日,所以孕育了这么多青竹蛇在里面,误闯进去的人只怕也都成了它们的盘中餐,那些蛇都很好解决,只是这里面风月幻虫数目极多,我们要怎么保证自己不受幻境影响安全的走出去。”对于这些蛇虫他都有办法对付,但是这种神识精神上的攻击伤害,他却不知道怎么办了。

    对于这些风月幻虫,虽然不知当年云氏先祖是怎么想的,到底要隔绝什么,但既然设置在这里也一定保护了族人的安全,他们只能想办法去避免受到它的影响,而不能去暴力摧毁。

    “青玄,你是族内年长的长老,你应该有办法的。”云风忙不迭给他带了个高帽子。

    小老头被哄得飘忽忽,瞪了他一眼,傲娇道:“这回知道求我老人家了,待我好好想想。”

    众人等了半天,见他神神叨叨在那掐算半天,云风急脾气上来了,吼道:“快点啦!磨蹭什么,你到底行不行?!”

    “慌什么慌什么,老人家年纪大了,总要在脑海里想一想算一算。”

    见他说的煞有介事的样子,徐思思忍不住扑哧笑出来。

    “我记得族内以前记载了一种小乘结界,就是在人周身设下一小型结界,还可以随着人的移动跟着移动,具有隔绝一定攻击的作用。”

    见青玄看着自己,云风莫名其妙:“你看着我做什么,这种术法我可不会,你也知道越往后,血脉越稀薄,我们能使出的术法越有限,现在除了你,谁还能设下这小城结界。”况且他也不知道口诀。

    “知道知道,你待会在我功力不济的时候给我渡些真气就好了。”他虽然年纪是整个云氏最年长的,但功力什么的却是没什么,就怕待会走到一半,后继无力散了结界就惨咯。

    几人统一意见,决计不在耽误时间,先进去石壁里面探路再说。

    “我先进。”云雪深走到树前,徐思思见此,忙跟了过去,抓住他的衣袖道:“我跟你一起。”

    见她细长手指将他衣料紧紧攥在手里,他点点头,嘱咐:“跟紧了,别走丢。”然后就一步跨了进去。

    两人消失在树干前,云风也拉住青玄,跟了进去。

    “不要看头上。”云雪深走在最前面,对身后嘱咐道,听闻黑暗中传来的青竹蛇在地面上爬行的声音渐近,向前踏出一步,一丝冰意从他脚尖扩散而出,步步生花。

    晶莹的冰霜向以更快的速度蜿蜒出去,将接触到的青竹蛇统统冻成冰雕。

    见此,青竹蛇忙不迭地向更远的地方逃走,不敢再围上来。

    后面几人只感觉空气突然冷了一些,无人注意到他身上的异况,云雪深的眸子沉稳无波,稳步向前走去。

    自从那晚,番天印冰封整个雲海仙门,那封存一切的冰霜让他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自小他就知道自己的体质异于常人,云氏一族的功法并不适合自己修行,更何况云父还叫他瞒着不可显露。

    他修行的其实很困难,仿佛身上有一层封印,禁锢着自己。

    方才在山洞幻境内见到的一切,那个女人手中的番天印和身后的霜花,像一把钥匙,将他身上的那层封印撬开些,让里面隐藏的东西露出了一点风华。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身到,念起,法随。

    好在他生性稳重,心神缜密,才没有显露出来。

    “青玄,”云雪深沉声道:“结界。”

    头顶的风月幻虫尾端荧光明灭不定,要提早布下结界以防外一。

    “来了来了。”青玄在后面喊道,手上掐诀,嘴里念叨有声,忽见他胡须越长越长,一瞬间暴涨至四五尺长,却没有垂至地上,而是凌空飞起,绕过四人头顶肩头,将几人重重叠叠包裹在内。

    白白的胡须散发着微弱的白芒,将风月幻虫的光隔绝在外不留一丝缝隙。

    老头的胡子还有这样的作用,徐思思张大嘴巴,简直颠覆她的三观认知。

    涨姿势了。

    “云风——”青玄叫道,施法的手指微微抖动,显然有些吃不消了。

    云风一掌按上他的后背,真气源源不断渡了过去。

    “走!”云雪深带着三人,在山洞内听声辩位,向前疾行。

    不知走了过了多久,众人一头栽出石洞,身处一片竹林内,身后仍旧是一棵大树的树干,只是旁边多了一座石碑,上书“雲海仙门”四个大字。

    他们终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