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二十一章 期盼的心意
    此时正是初夏的时节,四人从石壁里面出来,四周生长着细细密密的青竹,碧碧翠翠,让人的眼底都染上了一抹绿意,正午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竹叶,散散照下来,一股与泥土混合着的清香透散开来,沁人心脾。

    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徐思思开心的大笑出来,再看其他三人,脸上都洋溢着轻松的笑容。

    她对上云雪深的视线,脸颊有些发红。

    “活了一辈子,今儿才见识到自家家门是个什么样子了。”青玄围着这座石碑绕了好几圈,又伸手摸了摸。

    “大哥我们现在去哪?”云风问道。

    “我们先去找**。”**跟着云风一起出来,却没能一块回去,这个弟弟年纪尚幼,心思单纯,他实在放心不下。

    “对对,先去找**,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鸿蒙书院了。”

    “那快走快走。”听闻,青玄石头也没兴趣看了,连声催促。

    “不急,”云雪深说道:“走之前我们要想办法把这处地方想办法遮一遮。”

    “此处竹林茂密,却单单在这中心生出一棵树来,旁边还立着雲海仙门的石碑,虽说这里地处偏僻,没什么人烟,万一有人误闯进来,看到这么扎眼的标志,难保别人不会碰一碰看一看。”石壁里面有不少人骨,想来着千年的岁月里,机缘巧合来到这里,进入石壁内丢了性命的人不在少数。

    “云风,我记得云氏门内有一障眼术法,可以改变死物外貌,看起来和其他没什么两样。”

    “大哥你的意思是将这棵树和石碑都化作竹子的模样,掩人耳目?”

    云雪深点点头,这样一来,即更大程度的增加了宗门出口的隐蔽性,保证了被冰封的族人的安全,也能尽可能地避免有无辜之人闯入石壁枉送性命。

    只是这等简单术法乃云氏传承,他是不会的,只能让云风出手代劳。

    “我试试。”云风上前,两指相扣,食指指向石碑,手中掐以法诀,绣在白袍上地银丝闪过一道暗光,片刻之后,树和石碑变成了两根细长碧绿地翠竹,与周边地一模一样。

    看来这二愣子也不单单嘴炮厉害,手上功夫也不俗。

    徐思思撇撇嘴,心里酸溜溜想着,只是这次,心态更多的是认可和钦佩。

    做好掩盖后,四人走了大半个钟头,走出了竹林,终于进了官道,只不过此地还算偏僻,没有什么人。

    徐思思辨认了方向,带着大家往官道东边走去。

    在雲海仙门活了几百年,第一次出门,青玄看到路边的狗尾巴草都觉得稀奇,扯了一根别在头上,引来云风一阵嫌弃的目光。

    几人说说笑笑,往东边走了大半个时辰,道路两旁便能看见阡陌交错的农田了。

    “看样子我方向没有走错。”徐思思欣喜道,却见云雪深脸色严肃起来,道:“有人来了。”

    “不错,来人不少,还骑着马。”云风也跟着道。

    徐思思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她没听到,但以这两兄弟的修为,不可能会听错,能在这等偏僻之地大规模骑马奔走的人,想来不会是寻常人,他们这一行人冒然出现在这里,又穿着与常人大相径庭,只会格外引人注意。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小心谨慎一些总没错。

    “你们怎么了?”气氛变得紧张严肃,青玄不明觉厉。

    “我们先避一避。”云雪深说完,拉着徐思思离开官道,走进旁边的树林里,掩藏好身形,云风拎着青玄也跟在后面躲严实了。

    没过一会,就听到纷杂的马蹄声从他们方才走去的路上传来。

    待看到马背上的人时,徐思思和云风对视一眼,低声道:“银甲卫!”

    过去了好几天了,司家竟然还在搜捕他们,这么远的地方竟然还派来了十人一分队的银甲卫。

    “二爷有令,方圆百里都要仔细搜到位!”为首的侍卫分队长大声说道,扯进缰绳让马儿速度慢了下来。

    “见到穿着银丝白袍,姓云的人氏立刻来报,不得有误。”

    “是!”众侍卫齐齐应合。

    “驾!”说完,分队长一打马鞭,率先向前奔去。

    几人看着对方身上的绣着银丝暗纹的霞影纱,面面相觑。

    兄弟俩对视一眼,各自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想法,不谋而合。

    两人如鬼影般飘了出去,不多时,就牵回了两匹马,并一人换了一套甲胄,将头盔上的面具划下,正是司家银甲卫的模样,没有人看得出里面被调了包。

    青玄虽是云氏门人,但穿的并不是霞影纱,而是一身青衫,倒不用换。

    兄弟两人骑上战马,一人身前坐了一个,在银甲卫还没发现的时候赶紧离开这里,疾驰而去。

    “我不喜欢看你穿这件衣服。”徐思思坐在马上,身后是云雪深胸前冰冷的甲胄,她不由想起在雲海仙门里面时,他揽着她时身上温热的体温。

    不愧是司家专门配给银甲卫的马驹,足下生风,眨眼就跑出十几里开外了。

    此时日头偏西,身边风景在急速地倒退,田埂边慢慢有了人家屋舍,有袅袅炊烟从烟囱里面飘出来。

    “云大哥,你如果找到你弟弟,解救了你的族人,有没有想过以后去做什么?”

    “万一你的弟弟不在鸿蒙书院,那么会在哪里呢?”

    徐思思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声音不大,很快就淹没在风中,也不知道身后的人听见没有。

    “云大哥,你为什么不说话?”她不禁有些气馁,从今早在湖边,她行出那番惊世骇俗的求娶壮举之后,两人的关系就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这种变化她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是好还是坏。

    但是云雪深对她的话确实少了,这让她心里如猫抓般难受,总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这尴尬的感觉。

    她忍不住又胡思乱想了。

    垂下眼眸,看着身前抓着缰绳的手,修长有力,手指莹润白皙,骨节分明,指甲圆润。

    徐思思想到在湖边时,这双手握住自己的胳膊,温柔细致地,替她将手上地灰尘擦干净了去。

    也是这只手的主人,每每在危险之际,拉住自己,安慰自己,并且包容自己。

    她的心间一片滚烫,但是又随着患得患失的想法,如同在冰里滚了来,火里趟了去,既甜蜜,又心酸。

    期盼却又惶恐。

    “好好保存体力,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身后云雪深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在头盔里听起来有点闷,却让徐思思心情一下明亮起来:“你若是累了,就靠着我睡一会,到了我在叫你。”

    “嗯,好。”她听见自己软软说道。

    游侠少年游上路,倾心颠倒相恋慕。

    说的不正是他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