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二十二章 追兵
    听了云雪深的话,她心里像裹了一层蜜,甜津津的,随着精神松懈下来,困意也涌了上来,开始还强撑着,随着马背的颠簸,她的脑袋一上一下,竟真的睡了过去。

    身后云雪深听到前面的人放重了的呼吸,神色不变,胳膊却下意识的将人圈紧了些,让她睡得更安稳。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马四人乘着月色顺着官道一路上前跑去。

    不知睡了多久,徐思思被叫醒,睁眼一看,原来他们来到了一个村庄。

    农田四周一片寂静,只余蛙叫蝉鸣不断,村里大多数人家已经熄了灯,只有几户人家窗户里还露出烛光来。

    “下来走一走,我们休息下再赶路,”云雪深将她扶下马,道:“也让马儿歇歇脚。”

    云风和青玄也下了马,牵着缰绳走过来。

    “雪深啊,我们要不要去找点东西吃。”青玄摸了摸空空如也的五脏庙,在马背上颠久了,老人家走路都感觉在飘。

    他可没小姑娘那么好的待遇,他坐在云风背后,一路上都提心吊胆怕摔下去了,颠簸了一路,所以这时候脸色显得特别难看。

    “要不我们去找户人家,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徐思思提议。

    云雪深犯了难,既然已经知道司家还在四处搜捕他们,那就应该尽量避免接触外人,虽然他们换了银甲卫的衣服,但难免被人认出来不是原货。

    敌我不明,小心一些总没错。

    可他们赶了一天路,一路走下来也没吃什么东西,接下来的路程还不知道有多远,他和云风忍得,思思和青玄不一定能受的住。

    四人站在村口,不知是该进村还是继续行路。

    “这是?”一道声音插进来,开始还有些不确定,接着欣喜道:“这是鸿蒙书院的银甲卫大哥。”

    云雪深暗自警惕,循声望去。

    却见一个庄稼汉子端着一木盆,裤腿挽得高高的,露出两只宽大的脚丫,将盆里的水泼在墙脚,借着敞开的大门里面的烛光,能将几人看得清楚。

    他在屋里就听见由远及近的马蹄声,就想着出去看看,甫一开门见到四个陌生人正站在自己门外,他还吓了一跳,以为是有山匪劫粮食来了,却没想竟然是曲阜城里鸿蒙书院的银甲卫。

    “银甲卫大哥这么晚了是出来公干的?”汉子将木盆往门边一丢,忙拉下裤腿快步走过来,脸上的笑容热情且恭敬,“有什么需要小人效劳的么?”

    几人对视一眼,都没出声。

    汉子脸上的笑容不减分毫,走到他们身前三步远的地方站定,微微佝偻着腰,说道:“能在这里见到银甲卫大哥太荣幸了,这么晚了,方圆十里都没有人家,想必大人们都还饿着肚子呢,大人不如去小人家里,吃点东西填填肚子再走也不迟。”

    汉子脸上的笑容真诚,带着庄稼人特有的淳朴。

    “对,我们刚出去执行任务了回来,天色渐晚,本想就在村口歇歇脚吃点干粮便走的,没想到惊扰到你了。”徐思思站出来,落落大方道。

    “姑娘客气了,小人不敢当,”汉子连连摆手,见她身着常服,还是个女眷,也不敢怠慢,能跟着银甲卫出来公干的,定在司家有着不低的地位,“怎么能说时打扰,各位大人能来这里,是我们盼都盼不来的,若不是一年前司大家派银甲卫大哥前来剿匪,就我们离城这么远的地方,早就成了山匪们的刀下亡魂了,不然哪有我们这一年来的安生日子过,我们全村二十多口人无不感激啊。”

    “原来你这里就是黑狗档李家村。”

    “大人们还记得我们这个小地方?”汉子双眼一亮,脸上露出受宠若惊的神色。

    徐思思对这件事还有点印象,司家一门双雄煊赫一方,曲阜城虽然在鸿蒙书院的镇守下秩序俨然,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在城内居住的,像居住在黑狗档的李家村就是城外几十里外的一个小村庄,因为此处高山连绵形像一只趴伏的黑狗,故而取名黑狗档,这里的百姓原先还算安居乐业,但不知何时来了一群游寇在山内扎营下来,便时不时的下山掠夺粮食,让李家村的百姓苦不堪言。

    去城内报了几次官,官府也出动了捕快好手,却无功而返,声势闹得浩浩荡荡的,却连山匪的毫毛都没扯下一根,还折了不少人手进去。

    后来村里的老人一合计,拉着满村老小几十口人步行六十里路,来到鸿蒙书院门口请求司大家剿匪除害,司鸿影听后,派出了二十人银甲卫侍卫队,花了不到十天时间,就将山上游寇匪徒绞杀得一干二净,从此城外才太平下来。

    对此,黑狗档满村人对司家上下感激涕零。

    这事当时在城内宣传得沸沸扬扬,满城百姓无不赞扬司家慈悲的。

    “嗯。”徐思思含笑点头,道:“如此也好,盛情难却,我们就打扰大哥,在你家讨碗水喝,稍作歇息再走。”

    “不敢当姑娘一声大哥,姑娘叫我李二狗就行,大人不嫌弃我家简陋就好,”汉子李二狗大喜,搓了搓手,在前面带路,冲着屋内连声道:“孩他娘,赶紧去生火,弄点好菜出来招待贵客。”

    “思思。”云雪深叫了声,从她开始游刃有余的和李二狗周旋,他们三人就静默在一旁默默看着。

    徐思思知道他们担心什么,摇摇头,低声道:“没事,放心进去,我们吃点东西再走,不白吃。”

    说着,将许久不用的折扇拿出,刷的一声打开,在身前摇了摇,潇洒风流,踏步跟了上去。

    两兄弟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青玄不必说,早就跟在徐思思后面进了屋。

    进屋后四人在桌边坐下,男主人忙前忙后的斟茶倒水,女主人是个话不多的,只在他们进屋的时候打了个招呼就进了厨房,一时间盆瓢锅碗乒乓作响,香气四溢,不多时就端出了三盘热菜上来,又给每人盛了一大碗饭,然后躲进里屋去了。

    桌上的菜不见得有多么美味,但农家菜胜在新鲜,两天都没吃上一顿正经饭菜的四人吃了个风卷残云。

    李二狗在一旁看得呵呵直笑,还要再去加两个菜,被几人劝住了。

    庄稼人的和善,和腹内的饱腹感,让云雪深和云风放下心房,眉宇间增了分轻松。

    李二狗又给每人倒了杯热茶,说道:“天色这么晚了,几位大人若不介意,就在我家里歇一宿明日再上路如何。”

    青玄一杯热茶下肚,早已昏昏欲睡,闻言,连忙点头。

    云雪深刚要说话,突然窗外官道上,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渐渐进了,云风探身像窗外看去,只见一行人举着火把,将四周照的灯火明亮,打马疾驰而来。

    远远的还能听到他们的呼喊声:“仔细找,他们必定是往这个方向来了!”

    这队人,正是下午他们劫持的那队银甲卫队。

    李二狗显然也看见了,欣喜道:“今日可真是贵客连连,竟然一下子出来了这么多银甲卫大哥,”说着,看向云雪深四人,道:“那几个大人可是和你们一起的?”

    耳边马蹄声声似催命符,云风颜色肃穆,看向云雪深,似在等他拿主意。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氛围,一触即发。

    李二狗看着四人,笑容也渐渐消失。

    “大哥!”云风唤了一声,桌下的拳头已经捏紧了。

    这个村庄就坐落在官道边,银甲卫路过这里肯定会进村搜索,按照他们的速度,只怕没多久就会到这里了。

    云雪深慢慢喝了口茶,粲然一笑,道:“李大哥,我们是受家主命令出来办理一些机密之事的,这本是我们兄弟两人单独执行任务,不能为外人知道的。”

    “哦~”李二狗恍然大悟,出于对银甲卫本能的信任,他倒也没有任何怀疑:“也不能让外面的那些银甲卫大哥知道。”

    “李大哥果然是聪明人。”徐思思赞许道。

    听闻,这庄稼汉子面色倒有些羞赧,问:“不知有什么需要我帮得上的地方?几位尽管说。”

    云雪深思忖道:“还真有需要麻烦李大哥的。”

    “是什么,您尽管说,能为银甲卫办事是我的荣幸。”

    “我们需要几套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