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二十三章 想啥来啥
    几人拿着从李二狗那里取来四套的衣裳,在银甲卫来之前赶紧牵着马离开,走的时候,徐思思塞给李二狗一两碎银子作为酬金,不等他拒绝就骑马上路走了。

    李二狗千恩万谢地将碎银子揣进怀里小心收好,心中连连感叹司家的银甲卫真是大好人,暗自想着一定要守住口风,不能泄露几位大人的行踪。

    这也便像的帮助了云雪深四人。

    他们弃了大道,往小路走,以免和后面的银甲卫碰上,就这样趁着夜色行了两里地,远远的看到官道上银甲卫举着火把呼啸而过,听得马蹄声远了,他们这才放下心来,吊在后面,又走回到大道上面去。

    “天黑路远,摸不准方向,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下,明日再走。”云雪深说道,他的话,徐思思和云风两人自无不可,青玄早就想找个地方歇脚了,闻言自有点头的份。

    官道依山而建,皓月当空,云雪深骑着马儿又走了不远,借着月色,看到前方半山腰处,出现了一座凉亭。

    “大哥,那你看那有座凉亭。”云风道:“就去那里吧,方才李大哥不是说了这里方圆十里都没有人家。”

    “也好,我们去那里休息一晚。”说着,云雪深一挥马鞭,先行一步,云风在后面紧紧跟上。

    走的近了,才发现那凉亭居高而建,幸好有石梯一直延伸至山脚下,从这里望去,凉亭整个面貌被山石草木遮住了一大半,只能看到一方翘起的琉璃瓦檐,在月光下闪着如水波一样的粼粼波光。

    “小心点。”云雪深率先踏上石梯,云风牵着马在最后一个,将一个姑娘一个老人护在中间。

    几人踏上石梯之后,从官道上看去,他们身影渐渐消失,石梯也没了踪影。

    从外面看来,这里就是一面山壁,头上也没了凉亭,仿佛从没有过几人的踪迹。

    难不成,这里竟然也是一处结界,而他们都没有发现。

    结界内,四人正延着台阶不高的石梯,往上攀爬,没过多久,来到亭子前的长廊,长廊两边长满了野花,顺着长廊走下去,穿花拂柳拐过一道弯就到了方才在山脚下看见的凉亭处,亭中摆放有一张石桌和四把石凳,四周都种满了各种花和果树,在深夜中散发着馥郁的清香,亭底便是清澈见底的小池塘,莲叶田田,平静的湖面映出天上的弯月。

    “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徐思思道。

    刚才他们在大道上还能听到虫鸣蛙叫,现在来到这凉亭里,这些都不见了,安静的只能听到四人的脚步声。

    “安静好,安静正好睡觉,没有人打扰。”青玄说着,三步并作两步歪倒在栏杆上,哼哼唧唧:“累死我老人家了,我要睡了。”说完眼睛一闭,鼾声四起。

    三人面面相觑,忍不住好笑。

    徐思思玩心大起,上前去扯了扯青玄白花花的眉毛,他也只动了动眼皮,鼾声更响。

    竟然真的睡着了。

    云雪深站在凉亭外,静静看着六角亭正下方的一块牌匾,看材质竟是上好的金丝楠木,上龙飞凤舞书写了三个朱红大字——风雅涧,匾额下面,是两块同等木质的立柱,左边写道“人脉脉,雁书不到”,右边则是“水悠悠,蝶梦无凭”。

    “大哥,你在看什么呢?”云风系好马匹,走过来。

    “你看这亭子上面的字句,”他指着牌匾上面的字,说道:“像不像是在思念某个人。”

    “嗯~”云风摸了摸下颌,点头:“有道理,只是不知道是思念谁的。”他环顾四周,这里地势颇高,前方官道上风景尽收眼底,一览无遗,他说道:“这座亭子背靠山,面临水,前面有路,视野广阔,是个灵韵之地,若是拿来作为埋骨之地,那定是个绝佳的风水宝地,照山延绵,藏风聚气,也不知道造个亭子能干啥。”

    听他说这一席话,云雪深目露欣慰,都说他这个二弟遇事冲动莽撞,但是又何尝不是学识丰富,粗中有细的好男儿。

    现在爹死了,宗门所有的族人都生死不明,他定要照顾好这个弟弟,找到,再想办法解救族人出来。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我们也只在这里暂过一夜明早就离开,”云雪深笑道,拍了拍弟弟的肩膀,“把方才的衣服拿出来换上,这身银甲卫着实扎眼。”

    “我去那边换。”徐思思拿着衣服指了指一个方向,往前十米处有一个约两米高的大石头。

    虽然现在天气还不算炎热,但是连着三两天没有换洗衣服,她已经快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只怕身上都能串出味来了。

    他们拿衣裳是为了遮掩身份,她额外再要了件衣裳是为了干净。

    “你小心些,有事就叫我们。”云雪深嘱咐道。

    这殷殷关切的模样引来云风心照不宣的暗笑。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说完这句话,她才发觉自己的声音里带了些娇嗔地意味,忍不住脸上一热,幸好现在光线不明,看不出来。

    绕到大石头后面,确定石头的阴影将自己完全遮住,她这才褪下已经脏兮兮的衣服,患上了李二狗媳妇的粗布衣裳,虽然没有自己的软布绫罗穿的舒适,但胜在干净,让她海松了口气。

    大石背后全是树林,阴影重重,山风一吹,树叶哗哗作响,徐思思加快了速度,虽然云大哥在另一边,但她还是觉得这里阴森森的,让她心里发毛。

    在经历了雲海仙门一系列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她现在对事物和危险的认知可不像以前了,看似这里风平浪静的,随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稀奇古怪地东西蹦出来。

    得快一点。她心里想到。

    只是心里越急,手上就越乱,衣服都穿的差不多了,就差脚下的靴子,拉了几下都没拉起来,只好单立起一只脚,双手去扯鞋帮子,却没想用力过猛,一个倒栽葱,就往后面倒去。

    “啊啊啊!”徐思思手忙脚乱,两手在空中乱挥,最后扶在石头上才稳住身形,站定了,发觉手掌心一阵刺痛,定睛一看,原来是不小心在石壁上蹭破了皮,鲜血滴落,在石头上面留下一抹暗红。

    “思思,你没事吧?”隔着石头,两人问道。

    “没事没事。”她捂住伤口,弯下腰把靴子扯好,抬眼时目光扫过,一怔,却见方才还光秃秃的石壁上出现了三个字——神女墓,那团血迹洇在上面像是美人眼中的一滴泪。

    神女墓?什么时候有这三个字的?

    徐思思忍不住伸手去摸,这不碰不打紧,手指一触上去,三个字上闪过一道红光,她脚下一空,出现一条暗道,呼呼的风声从里面吹出来。

    下一秒,她轱辘轱辘掉进去顺着暗道的台阶一路滚下去。

    简直是霉神附体,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

    这是她掉进暗道后最后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