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二十四章 火麒麟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旋地转。

    暗道下是一条长长的阶梯,徐思思一路轱辘轱辘顺着台阶滚了下去,眼冒金星。

    阶梯两旁的墙壁上挂着的火把遇风自燃,她只来得及从眼角余光中看到一个又一个的火把将四周照亮,然后继续向下滚去,越往下越黑,随着她的到来更多的火把亮起来,不多时,就成了一个小黑点,最后彻底消失不见了。

    “思思!”

    “思思姑娘!”

    云雪深云风两人冲过来,除了地上的一堆衣服,只有暗道中吹出的凉风,和从里面传出来的惊呼声,在暗道里面一圈又一圈回荡过来。

    “是掉进去了。”云雪深站在阶梯前面,往下看去,阶梯看不到尽头,像是延伸到地心深处一样,此时站在台阶上看进去,好像是站在凶兽的喉咙口处,进一步,就到了凶兽的肚子里面去了。

    “你就在外面守着,青玄还在睡,我下去找她。”

    就是简单的寻个地方休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留着云风在外面,万一出事也好有个接应。

    云风点头。

    云雪深没有磨蹭,纵身一跃,跨过数十步,在一处台阶停下。

    他的脚尖落到下一步台阶上时,就感到一股压力,他看了看被火把照亮的石壁,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躲在后面看着他。

    “大哥,你没事吧?”云风叫道。

    “没事。”他摆摆手,信步向前走去。

    云风见他渐渐往下,最后消失在台阶尽头,一撩衣袍,在大石头边坐下。

    暗道内,云雪深脚不停往下飞速走着,这阶梯像没有尽头一样,背后的窥视感越来越明显,他足下生风,心神早已绷了起来,暗自紧戒。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冰凉的石壁里面游走,尾随着他一路向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火把燃烧的原因,空气略显的干燥起来,温度有隐隐上升的趋势。

    因常年不见日光,长满整个石壁上的青苔也因这温度被烤的失了水分,变得枯黄。

    从地底吹上来的风将两旁的火把吹得呼呼作响,一缕影子藏在阴影内,慢慢向台阶上的人靠近。

    来了!

    云雪深耳朵一动,眼角余光捕捉到脑后扑来的一团火红,信手一扬,一颗冰晶在指尖凝结弹了出去与之撞上,只听“啪”的一声响,空中爆出一团烟火,化作零散的火星洒落下来。

    心随意动,他枕后一朵霜花悬于半空,绽开晶莹的花瓣,将落下的星火隔绝在外。

    他脚下不停,继续顺着阶梯向地底深处走去。

    石壁之上,数条阴影跟随着他的身影,在石壁上下快速游走,留下一片焦黑的痕迹。

    两边的火把受其影响,分出无数朵火焰,拖着长长的火尾,犹如流星,向着阶梯上疾走的人砸来。

    若是被这么多火焰击中,只怕当场就要葬身火海。

    鲜艳的火光跳动在云雪深清隽的面上,他的神色丝毫不见惊慌,眼眸深不见底,只抬眼将将看了一下,毫无预兆的,那些火焰全化作冰晶扑棱扑棱落在地上。

    越过这些冰晶,他的速度更快了。

    自己一路走来障碍麻烦不断,虽然都是些雕虫小技不碍事,但也不知思思受到什么伤害没有。

    若受了伤,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这,他素来沉静的面容上浮现一丝焦虑。

    见根本就没有伤害到下面的闯入者,石壁上的阴影化零为整,相互交缠在一起,接着形成了比之前体积大了数倍的,龙首马身长尾生物。

    竟然是一头火麒麟。

    这天下除了鸿蒙书院司家的那只,这里竟然又出现了一只火麒麟。

    这些新形成的火麒麟与之前仅只是游动的阴影相较,体态无疑要清楚了许多,甚至已经隐隐可以看到头颅的雏形及身上的片片鳞甲。

    同时,随着火麒麟一成,它的气息更比之前狂暴了许多,在壁间钻击,发出‘哐哐’的响动。

    整个石壁开始颤抖,如雷的咆哮声中,大股热浪喷出,逼人的阴戾之气布盖而下,墙壁剧烈震动。

    “吼——”

    一声吼叫声里,头顶的墙壁之中,火麒麟‘轰’的一声突然钻出大半截身体,探出长长的脖颈,后腿一弹,如一道离弦的箭矢,顷刻之间便要向下俯冲!

    云雪深抬头一看,正好与一双琥珀色的竖瞳对个正着。

    头顶的凶兽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展开锋利的牙齿,向着面前的人一口咬来。

    他足下一点,身体如闪电般退开,落在数十步的台阶之下,看着台阶之上,相比起来体积如小山的庞然大物。

    火麒麟张开的大嘴只来得及将他的残影吞入腹中,利齿咬合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咔擦声。

    此凶兽通体火红,身上包裹着坚硬的鳞甲,一双眼睛呈琥珀色,竖成一线的瞳仁颜色更淡,闪烁着森然无情的光泽。

    它张开巨口,露出满口獠牙。

    “吼——”

    它再次张开嘴,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咆哮。

    那吼声之中带着强大的音波功击,震得周围石壁开始‘嗡嗡’颤动,有石子和灰尘簌簌掉下来。

    接着它率先发难,身后长尾如钢鞭,长着尖利的倒钩,带着雷霆之力,呼啸着向台阶下的人抽去。

    巨大的冲击力从上至下,带着卷动的爆流,云雪深满头长发随风狂舞,衣服也疯狂摆动,发出“哗哗”的响动。

    在这场激流中,他的身形岿然不动,两手在胸前一握,随即拉开,一把冰剑在右手中出现,带着森森白气,一剑横斩过去。

    必须速战速决,这畜生拦在这里,吼声惊人,如若石壁塌了可就坏了。

    火麒麟看到这支还没它爪子粗的小剑,拳头大的眼珠中不屑之色愈浓,它这尾鞭抽下去,别说是这冰剑,就连下面站着的那个人类,都要碎成一堆烂泥。

    一尾一剑在空中相碰,发出铿然之声,一股威能从中间爆发出来,气流震荡,整个石壁都晃了晃。

    想象中剑毁人亡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反而一条断尾被冰剑切开,落在地上发出闷响,剧痛从尾巴处传来,火麒麟的眼珠一下变成黑红色,变得暴虐诡异。

    “吼——吼——”

    断尾之痛让它彻底狂怒,张嘴发出阵阵咆哮,它的眼珠死死盯着伤它的那个人类,一道道火柱从喉咙里面喷出,有的化作岩浆从它嘴角滴落,将脚下的台阶腐蚀出大大小小的洞。

    云雪深一击得手顺势退后,随即再次挥剑直奔火麒麟眼珠而来,他的速度很快,手上很稳,眼眸很深,带着一往无前的惊人气势。

    霜花包裹着他的全身,将铺天盖地的火焰隔绝开外,一剑刺入一软物,随即手腕一转,往左边平行着横扫过去,然后狠狠插了进去,只余剑柄露在外面,接着脚尖一蹬,借力稳稳落在台阶上。

    “吼——吼——吼_——”火麒麟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

    滚烫的鲜血喷洒尺余高,冰剑刺穿了它的头颅,将两个眼珠子都划瞎了。

    凶兽发出绝望愤怒的嘶吼,四处乱踏,白花花的脑花子流了一地,只是动的越多血流得越快,生命流逝的也就越快。

    最后,火麒麟轰然倒下,溅起无数尘土,残喘没多时,就没了气息。

    云雪深淡淡看了死去的凶兽一眼,平息了有些紊乱的呼吸,转身继续向下走去。

    在风月幻虫的幻境内看到的一些往事,到底还是让他受到了影响,他忘不了他看到的幻境中的画面,门外死去的两夫妻,才生了孩子的女子躺在血泊中,她面前站着杀人凶手,自己看不清脸,却看到他的身边,站着的火麒麟,喷出的火焰将整座宅院焚为灰烬。

    他必将这一切都查个水落石出。

    台阶上,云雪深的身影慢慢消失,而死去的火麒麟身形慢慢缩小,最后化为虚无,若不是地上流淌的血迹,仿若这头凶兽从未出现过。

    鸿蒙书院,司家。

    司夜白躺在床上,于睡梦中突然坐起,捂住胸口,嘴里呕出一口血,浸红了身上的薄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