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二十五章 神女墓
    徐思思一路滚下来,速度极快,她只来得及双手抱头,将脑袋牢牢护住,全身蜷成一团,尽量将伤害降到最小化。

    不知过了多久,她撞在一个台阶上,停了下来。

    痛痛痛痛痛!!!

    慢慢摊开身子,牵扯到全身何处的撞伤,铺天盖地的疼痛袭来,她维持原样不敢动弹,连呼吸幅度都不敢太大,闭着眼睛躺在地上微微喘息着。

    等着这一身疼痛熬过之后,她才慢慢支撑着坐起身来,打量四周。

    自己滚下来的阶梯在十几米远的地方,环绕石壁而建,网上延伸看不到尽头,她头顶是一个空旷的圆形地宫,地宫内部已经被完全挖空,四周石壁都以白玉石嵌砌而成,看起来本该宏伟而又圣洁。

    偏偏这些白玉之上,像是被人以不知名的黑色颜料,胡乱挥洒了一通,鬼画符一样的画上看不懂的符文,杂乱无章的缠在一起,破坏了这种美感。

    石壁的下方,最外围一侧有一圆形石阶,她方才就是撞上了这个石阶,阶身高度到她肩部,从打磨得锃亮光滑的阶面上,能看到中间环绕着一汪巨大的泉池。

    泉池宽约三米,成椭圆形,环抱着中间的一个大露台,露台之上摆放着一个长约两米宽约一米高约两米的冰晶棺椁。

    地宫上方,不知是天然形成还是人为雕琢出一个中空的大洞,山间的风从上面呼呼吹下来,月光如水穿过地宫顶上的空洞照射下来,银辉倾泻在棺椁上面,泛出流光溢彩的光芒。

    除此之外,地宫之内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围绕着巨大水池的石阶干净无比,显然时常都有人清理打扫,半点儿灰尘都没有。

    池水干净而清澈,里面并没有什么生物的存在,徐思思趴在石阶上往里看去,伸手掬起一捧池水,触手清凉。

    这个棺椁里面是什么?她在大石头上看到的神女墓难道就是这里吗?

    如果抛开地宫顶上的镂空大洞不看,这整个圆形弧顶,倒盖下来,真的像一个巨大的坟墓。

    环目四周,泉池环绕成一个整圆,并没有通往大露台的道路,想了想,她脱下鞋靴将裤腿挽到膝盖处,踏入池水中。

    池水冰凉,冷的她打了个哆嗦,白皙的小腿上几块淤青触目惊心,这都是方才滚下来的时候撞得,这时候伤口浸泡在凉水里,让发热的伤口处舒服了些。

    池水“哗哗”的响,徐思思爬上中间的露台,在地上留下几个脚印,揪着衣襟擦干身上的水,将鞋袜穿好,就这几个动作又牵扯到身上的伤势,疼得她额头冒出一层冷汗。

    坐在地上歇了一会,她转头仔细打量沐浴在月光下的棺椁。

    隔近了看,棺椁显得更加宽大,上面雕刻着复杂的文案图腾,她围绕转了一圈,看得脑袋发昏,那些图案看得久了,像是活过来了一样,在她身前游走。

    太诡异了,她甩了甩脑袋,忙移开视线,走进了些,双手扶上棺盖,踮起脚尖向冰棺里面看去。

    棺盖是透明的,她伸直了脖子看过去,吓了一跳。

    这冰棺里面竟然躺了个身着锦袍的女子,面容柔和,双眼紧闭,双手叠放在小腹上。

    这是死人?

    徐思思忍不住凑近了些,贴上冰凉的棺盖,隔着厚厚的冰晶向里面看去。

    那棺椁里面女子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上身着艳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下面罩着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黑丝旖旎披散在身下,鬓角斜插碧玉瓒凤钗,安安静静的闭目躺在那里,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见她脸颊红润,唇色淡粉,像是一幅入睡的仕女图。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地宫之内,没有她想象中的尸体,阵法,机关,反倒是一个躺在冰棺内像是睡着了的美丽女子。

    这就是神女墓?

    徐思思考虑再三,小跑至冰棺一头,手上使劲,将棺盖慢慢推开。

    棺盖和棺身摩擦间发出轰隆隆的沉闷声,一股冷烟从里面冒出来,她推开一臂宽的距离,就再也推不动了。

    踩上棺椁底部的凸起处,垫高了身子,徐思思够着身子再向里看去。

    可能是这里的月光太过皎洁,冰棺里的女子美的让她生不出害怕的心思。

    没了棺盖的阻碍,这女子的样貌尽收眼底。

    近处看去,那女子肤若凝脂,容色倾城,嘴角微勾,神色宁静祥和,美得让人不敢亵渎。

    没有了冰盖的阻隔,月光直接照耀到棺身里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微弱的光芒洒进来的缘故,那女子的眉间被染上些许光度,幽光流转之间,竟像是面容上流露出几分痛苦的神色。

    徐思思眼角余光捕捉到这一神色,不由得心中一凛,当即抬头看去,却见那女子合目躺在那,一动未动,神态圣洁祥和。

    先前那丝痛苦的神情,仿佛只是她看岔了之后生出的错觉似的。

    是眼花了吗?

    拿手在女子鼻尖探了探,没有任何气息,竟然真是个死人。

    冰棺里面的温度低的吓人,她的手指伸进去不过几秒,就冻得差点失去知觉。

    她悠的收回手,吓了一跳,心底生出一股恶寒,将方才探出去的指尖在身上搓了好几下才感觉好了点。

    但下一刻又觉得好笑,连雲海仙门内黑黢黢到处都是死人骨的黑洞里面都呆过了,现在这么怕做什么。

    更不用说这里躺着的是个美若天仙的女尸,视觉冲击下,心里的惧意就已散了大半了。

    心里虽然这样安慰自己,徐思思到底不敢在棺椁上呆了,将棺盖重新拉上盖好,赶紧跳了下来,退后几步,才觉得安心了些。

    她站了片刻,又仰头去看四周。

    白玉石建成的石壁上,以黑褐色的颜料涂抹出各种符文,这些涂抹的笔画全无章法,将四周墙壁全部覆盖,像是一团纠葛的藤蔓,揉成了令人头晕目眩的图画。

    这种图画看久了之后,让人的大脑变得昏昏沉沉起来。

    徐思思看了几眼,就觉得极为累人,那线条符文开始出现变化,仿佛活了过来,竟像是要动起来一样。

    不能看了不能看了。

    她连忙捂住眼睛,她还记得看番天印时候出现的异状,也是上面的字体游动起来,才出现了后面那一堆惊心动魄的乱事,差点丢了性命。

    眼下虽然不知道这石壁上的符文是什么,但她本能的心生警惕,不敢再看。

    现下她一个人在这阴森可怖的地宫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云大哥不在身边,她又摔得浑身是伤,要是再出什么问题,自己不见得应付的过来。

    适当的好奇心有助于身心健康,过度的好奇心,那可就害死人不偿命了。

    她徐思思虽然办事糊涂了点,但糊涂不等于蠢。

    还是早早回去了才是正经。

    正要顺原路返回,突然一道女声在耳后幽幽响起,像是有人在她肩头吹了口冷气,让她如坠冰窖:“你要去哪?”

    “是谁?谁在说话?”她猛然回头。

    “是我,我等了你很久很久了。”那声音轻轻柔柔,找不到来处,像是直接从她脑海中响起的。

    “等我?”徐思思头发都快炸起来了,任谁来到这一个涂满奇怪图画,阴森森的地宫,看见一个莫名其妙的棺材,棺材里面还有一个女尸,不论这个女尸有多漂亮,都改变不了让人毛骨悚然的事实,现在在这明显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地方,她竟然听到有人说话。

    “你是谁?等我做什么?”

    “唉~”那道声音叹了口气,幽怨哀怜,让人心生怜意:“我是谁?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我是神女,你亦是”

    “不信”

    “你上前来看看我”

    这声音带着哀怨的魅惑之意,勾人魂魄。

    徐思思眼生迷茫,下意识地向前走去,来到冰棺前,向里面看去。

    冰棺内,神女缓缓睁开眼睛,面色愈见悲戚。

    徐思思对上她的目光,眼前白光大炽,将整个地宫笼罩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