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二十九章 心意
    轰隆——

    初夏的天气,说变就变,方才还是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不过起了一阵风,吹来一堆乌云。

    云雪深,云风,青玄三人牵着马匹,在豆大的雨点中躲进路边的一间茅草屋里。

    滚滚乌云排山倒海的涌来,犹如千瓦匹脱缰的野马,奋蹄扬鬃而来,天空中划过一道“之”字形的闪电,给万物披上一层银辉,紧接着一声炸雷,把天撕开了一道口子,然后,暴雨像天河决了堤一样,倾泻下来。

    云雪深的心情,就像现在的天气,阴沉得已经快绷不住了。

    几个时辰前,他们在茶肆就听到徐思思的呼救,云风和他一起追了过去,找到她说的打水的地方,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四周找了个遍,都没有她的踪迹,又担心是不是遇到银甲卫或者其他歹人了。

    担忧脚力没有马力快,万一别人是骑马将她掳走的,于是两人又跑回来找到青玄,骑上马,如没头的苍蝇一样,追了一路,这几个时辰,方圆几公里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人。

    这时候又下起暴雨,几人只好先来躲躲雨,再商量商量对策。

    “她去哪了呢?”云雪深望着雨幕,喃喃道。

    “大哥,你不要担心,等雨停了,我们再出去找,一定能找到人的。”

    “等雨停了,什么踪迹都被掩盖了,还能找得到么?”这么大的雨,马蹄印,脚印,车轮印,还有空气中的气味,都会被清洗干净,到时候,一切踪迹了无痕,还怎么找,还找得到么?

    茅屋外面的雨像断了线的珠子,水汽在空气中弥漫,将他的眼眸都蒙上一层水意。

    雷越打越响,雨越下越大,路上不一会就积上了大大小小的水洼,汇集在一块形成小溪流入地下。

    “大哥,她会没事的。”事已至此,云风虽然担心徐思思的安危,但眼下,他大哥的状态却更让他担忧。

    “怎么会没事?”云雪深却有些激动,素来沉稳的眸中像是卷起一道漩涡,激动道:“她肯定是出事了,她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会不会摔倒了,会不会受伤了,会不会害怕,会不会”

    会不会

    他不敢往下想,万一,万一她真的出事了,那该怎么办?

    他该到哪里去找她,又该怎么去救她?

    云风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人,这还是他那个沉静内敛,温雅含蓄的大哥吗?

    他想起,一路上大哥对那个女孩子的种种包容和照顾,那样的的细致关怀,他张了张嘴,骇然道:“大哥,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

    喜欢谁?

    云雪深一下愣住了,和弟弟的目光对上,脑中有片刻失神。

    轰隆——

    轰隆隆——

    一个惊雷在头上炸响。

    喜欢她?

    徐思思!

    他想起和她短短几天的相处,

    大殿前,她安慰自己,说告诉他外面很精彩,不要难过;

    爹死后,她陪伴自己,寻找番天印的秘密;

    结界处,她信任自己,不破坏石像,便收下匕首;

    黑夜里,她和云风一起来寻找自己,忧心忡忡;

    溪流边,她说要嫁给他,满眼真诚,满心希冀;

    她说,要他一辈子保护她。

    那么他呢?

    云雪深捂住自己的胸口,问自己。

    那这一路上,他一次次的行动比大脑先行,第一时间冲到她身边,怕她受惊,怕她受累,更怕她受伤。

    不是喜欢又是什么?

    原来,他的身体比他的思想更明白自己的心意。

    徐思思这三个字对他而言,不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名字。

    只是这种感情,要怎么说出口。

    “我想,我对她是有点”云雪深迟疑道,他一直都是习惯于将感情埋藏在心底的,对云父如此,云风**如此,对整个雲海仙门亦是如此。

    云风瞪着他,抱住自己胳膊,叹了口气,也懒得催他。

    青玄却忍不住了,急得抓耳挠腮,催促道:“怎么样嘛?!”

    “我”他语塞,看着这两位仅有的亲人,心间涌动的情愫不知到底该如何表达。

    “大哥,你到底想怎么样嘛?”云风恨铁不成钢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知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

    大哥的性子他是知道的,心性沉稳,胸怀大义,永远把自己放在最后,明明不喜处理各类繁杂琐事,却为了让爹更省心,他和**玩得更开心,将宗门一切大小事务揽在身上,从来不管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这一次,要是不逼大哥一把,他永远都不会去为自己想想。

    大哥已经为宗门做的够多了,剩下的就让他来承担,让他来保护大哥。

    听了云风的话,青玄连连点头。

    空气一阵静默。

    “是,”云雪深深深呼吸,胸膛剧烈起伏着,心中的担忧和恐慌汇聚到嘴边,化成最真实的倾诉,宣泄出来:“我喜欢她!”

    “我喜欢她!”他再次说道,又一遍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我非常非常喜欢她。”

    想保护她,想陪伴她,不想她受伤,舍不得她难过。

    云风和青玄目瞪口呆。

    此时,云雪深若有所感,猛地回头,一个单薄的身影站在茅草屋不远处。

    密集的榆木下,那人的身影有些模糊,看不清,但他却一眼就认出来,正是徐思思。

    “思思——”云雪深越过七曜高的护栏,大步冲了出去,冰凉的雨水淋在身上,他的心却越发滚烫。

    大雨中,徐思思早已淋成了落汤鸡,头发衣服紧紧贴在身上,雨水混合着泪水从脸颊上哗哗流下,不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寒冷,身子微微颤抖着,她盯着大步走,来在她身前站定的的云雪深,张了张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满腹委屈,大哭道:“我回茶肆去找你们了,没有看到你们的人,我找你们找了好久,以为你丢下我不要我了。”

    “我怎么会不要你,我不会不要你的,我也找你找了好久,”他垂在身侧拳头捏的紧紧的,怜惜道:“我很担心你,担心找不到你,担心你会出事,更担心万一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云大哥”

    “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和你一起去,我就应该和你一起。”

    她哭得梨花带雨,让他的心揪成一团,失而复得的喜悦填的他心间满满的,云雪深再也忍不住,伸出胳膊,将面前的人紧紧搂进怀里。

    徐思思也伸出手,紧紧抱住他,喜极而泣。

    这世上,又有什么比你喜欢的人刚好喜欢你更让人开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