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三十章 入城
    这场雨来的快,去的也快,雨后的空气一明如洗,天边架起了一道彩虹。

    如同四人的心情,明媚无比。

    有脉脉温情在两人眼中互相传递,他们时不时抬头对视一眼,情义不用多说。

    云风只觉得嘴巴都被狗粮塞满了,撑得慌,生了火烤干了衣服,他再也受不了,跨上马,带着青玄先走一步了。

    “我们先走,这里离曲阜城已经不远了,太阳落山之前,应该可以赶到。”云风一鞭甩在马身上,马儿嘶鸣,扬蹄跑远了。

    “你们不要急,新婚燕尔,慢慢处着。”风中传来青玄的嘱咐,还没笑上两声,接着“哎哟”一声惨叫,似是颠了一下,喊道:“云风你慢点,老人家身子骨快散架了!”

    徐思思噗呲一笑,羞红了脸。

    “我们也走吧。”云雪深将她扶上马,跟上云风,往曲阜城的方向跑去。

    晚霞时分,天边布满火烧云,凉风习习。

    落日最后的一抹余晖照在曲阜城东门上,城门口人声鼎沸,四人下马,混在人群中进了城。

    曲阜城内有司家坐镇,出了求学之气浓郁,街上市场能见到三两穿着学士服的青年走过,东西方向的宽阔道路上,商铺林立,人们在琳琅满目的商品前挑挑拣拣,大声讨价还价,喧哗声此起彼伏,摊贩们赶着在今晚的最后几个时辰多卖出一些商品,行人们趁此机会能过以更低的价格买下心仪的物件。

    人头攒动,这是在雲海仙门里面看不到的热闹景象。

    青玄玩心大起,若不是一把老骨头跳不动了,他差点拿着一个蹴鞠去跳去了。

    上一次进城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云风眉头乱跳,一把扯住青玄,紧紧跟在云雪深身后。

    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转过一个街角,这才安静了许多。

    “城里继续搜索,找到穿白袍姓云的人,立刻来报。”

    “是!”

    隔着一面墙,旁边传来的对话引起他们注意。

    几人对视一眼,两兄弟两腿撑在两边墙壁上,冒出一个头往隔壁巷子看去,果然看到银甲卫分散离开的身影。

    原处站着一面容俊美的青年男子,和一名银甲卫。

    “二爷,我们找了这么多天了,将方圆百里都翻了个遍,都没见到有云氏的人的存在,是不是找错了。”那名银甲卫低头恭敬道。

    “不会错,找不到也得找,他们必在不远处。”那二爷着一身上好的暗纹锦缎长袍,柔顺的布料垂落下来更显身材修长,他负手而立,看着面前的银甲卫,淡淡道:“这几日加强城门口的盘查,云氏的人一定会来。”

    那**小公子在他地牢里面关着,云氏怎么可能不派人来救,他只要守株待兔,以逸待劳便可。

    等君入瓮。

    “是,二爷!”银甲卫抱拳行了一礼,转身走了。

    两人对视一眼,也没声张,拉着徐思思和青玄先离开墙角,走的远了,又回到人群中,人声嘈杂也不担心别人会听到他们的谈话,这才将方才看到的说出来。

    “这样说,城里也不算安全,银甲卫还在搜捕你们。”

    云雪深点点头,道:“**一定是在司家,而且只怕还被关起来了。”

    “怎么可能?”云风惊道。

    “是啊是啊,”青玄附和道:“**虽然脑子不清醒,但是一身功夫不是花架子,族里面,除了你,就他修为最好,怎么可能会被抓住。”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才十四岁的孩子,我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他说道:“你们想想,我们路上碰到的银甲卫说的是要搜捕谁?”

    “见着身着银丝白袍,姓云的人氏,立刻去报。”徐思思想起刚出雲海仙门,碰到的银甲卫就是这么说的。

    “对,”云雪深赞许的看了她一眼,“那司家的人又怎么知道我们姓云呢?”

    “他们又怎么知道云氏的人都穿着银丝暗纹的霞影纱呢?”

    “我们族人避世这么多年,从不外出,那他们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一定是**说的!”云风接道。

    “不错,**他虽然单纯了些,但并不会把宗门之事随便乱说,”他顿了顿,接着道:“这一定是司家将**关起来了。”

    “从他嘴里套出来的!”兄弟俩异口同声齐齐说道。

    “那糟了糟了,”青玄急得团团转,“你们俩快想办法把**救出来啊。”

    “你不要急嘛,”徐思思扯了他一把,道:“没见云大哥正在想办法?”

    “现在人多口杂,我们并不好行动,等入了夜,我们再去司府一探究竟,但在此之前,要先去休息一下,这一路上,我们闯过重重关卡,又赶了这么远的路,大家都已经很累了,司家的情况到底如何我们并不知道,我们要先养精蓄锐,这才好准备接下来的事宜。”

    “那我们去找个桥洞,睡上一觉再说。”青玄建议道。

    毫不例外,听了他的话,兄弟二人面如土色。

    这也怪不了他们,云氏族人守着宗门从未外出,乍一来到外界,能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都不错了,能想到地方也只有桥底,总不能睡大街上吧。

    指望青玄,这大长老几百年都是活在宗门里的,那更不靠谱了。

    此时他们无比怀念宗门内软和的床榻,说起来,几人都有好几天没正式休息过了,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已经是非常疲惫了。

    进了城,知道了**的下落,这一时半会也不用急,还不如好好养养精神,再去司府一探究竟。

    徐思思看着几人满脸菜色,忍不住哈哈大笑:“既然进了城,桥洞你们就不要想了。”

    什么?云风大惊失色,不能想桥洞,难不成还真的睡大街?

    他堂堂云氏族长尽然落魄成如今这般模样?

    “思思,你有办法?”云雪深眼前一亮。

    “我们有这个,到哪都去的了。”徐思思双掌一合,掏出一锭银元宝,冲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这个促狭鬼,他莞尔一笑,点了点她的额头。

    一行人浩浩荡荡去了城东一家客栈,定了四间上好的客房,住了下来。

    她手头大方,给了好些赏银,这锭银子是从家出来的时候带的,今天下午那奇怪人给她的金子还没用上呢,钱多,不怕花。

    客人大方,小二热情高涨,满脸堆笑打来洗澡水,又一人送上了一套衣裳,梳洗一番后,四人浑身清爽的聚在云雪深的房内,点了饭菜吃过后,才开始商量接下来的事情。

    “云风,你是在司府里面露过面的,满街都是搜寻的银甲卫,我们可以换衣服,但是万一有银甲卫认出你来”

    云雪深沉吟道:“我们需要一辆马车。”

    方便骑乘;

    方便隐藏云风;

    又或者,方便将救出来的**藏在里面。

    掩人耳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