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三十二章 夜探司府
    两人回了客栈,几番商量,俱都回房休息了两个时辰,半夜时分,一起出了客栈,驾着马车,趁着月色慢慢向司府去了。

    白日里熙熙攘攘的街头,此时空无一人,夜色笼罩笼罩在寂寥的街头,宽阔的道路上洒落满地的月辉,犹如覆霜盖雪一般。

    云雪深坐在外面车辕上,其余三人坐在车厢内,远远的从司家大门路过,司家大门外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书“鸿蒙书院”四字,两名侍卫守在门口,看见马车路过,投来审视的目光。

    马车不停,在云风的指引下,拐过一道弯,来到上次进去的墙角边。

    两兄弟在阴影处停好马车。

    “就是这里了。”

    “我们快去快回,你和青玄在这等我们。”云雪深拦住想跟着一块下车的徐思思。

    “云大哥~”徐思思面露祈求,“我想和你一起。”

    “里面不知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乖乖在这等着,好吗?”他抚了抚她的脸颊,不等她反驳,然后跟着云风飞入墙内。

    徐思思气闷,等他走后,也跟着下了马车。

    “你去做什么?”青玄顶着车帘探出头来,问道。

    “我不放心啊,我要跟着去看看。”

    “你别添乱了,有雪深在,不会出事的,你就在这等着吧。”话未说完,见她拿了块黑布蒙住口鼻,鞭子一挥,也跟着越过高墙翻进去。

    “一个两个,主意大得很。”青玄摸摸鼻子,吐槽道。

    却说两人进了司府,一路寻来什么发现都没有,刚准备离开时,听得一处角落传来茶盏摔破的声音,接着一道明显压低的声音传来:“不许喊叫,告诉我,最近司府里面有没有收押什么人进来。”

    思思?

    两人对视一眼,往声响传来的方向奔去。

    走进了看,果然见到蒙了面的徐思思站在那里,怀里掐着一个丫鬟,旁边已经倒了两个侍卫。

    “唔——”

    救命啊救命——

    “怎么回事?”云雪深压低声音问道:“不是叫你在外面等着吗?”

    “这丫鬟是司家二小姐的随身侍女,说不定她知道些什么。”那天她挟持司凤钰,曾见过这个丫鬟,只不过那天自己易容了,她不会认出自己。

    “小心些,别伤了她。”云雪深叮嘱。

    “大哥,有人来了。”一直警惕着周围的云风突然道。

    接着,有纷杂的脚步传来,四名侍卫赶了过来,显然是听到方才的声响。

    “什么人!”

    坏了!

    云雪深抓丫鬟封住哑穴丢给云风,自己拉住徐思思看准一个方向跑去。

    “有刺客——”

    “有刺客——”

    半夜沉寂的司府变得热闹起来,无数名侍卫打着火把在各个角落搜索,几人且避且退,最后瞅准一个安静的偏院冲了进去,然后将院门关上。

    正是水镜苑。

    穿过不大的院子,明亮的灯光下,一个少女坐在房内二尺六寸长的绣绷后面,满脸诧异看着这一群不速之客。

    “梅香,你怎么了?”少女放下手中针线,问道。

    那少女秀雅绝伦,肌肤赛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

    徐思思认出她正是是司府的二小姐司凤钰。

    说来也是巧合,前儿个为了番天印挟持了这位二小姐,今儿个为了寻找**的下落,又挟持了她的丫鬟,这般巧合,也真是百年修来的缘分了。

    四开的大门处从外面吹进一阵夜风,司凤钰坐在原处未动,轻咳两声,紧了紧身上的薄袄,双颊上泛起一阵嫣红。

    外面传言这位二小姐天生体弱多病,看来所言不虚,这初夏的天气了,竟然还不曾换上夏裙。

    “你们是谁,劫持我的侍女做什么?”她吐语如珠,声音柔和偏带了丝清脆,动听至极,清澈的目光看向云风锁着梅香的手,虽不见谴责,却让云风不自觉松了力道。

    “我我”云风涨红了脸,还未说什么,院门外一阵喧嚣。

    “小姐,府中进了刺客,往这边来了,敢问小姐院中是否安全。”一名侍卫在外面喊道。

    几人面面相觑,房内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徐思思上前一步,一根银针抵住司凤钰的脖子,恶狠狠道:“不许声张,不然小心你的命。”

    说完,将银针迫近了些,逼得她不得不仰起头,露出一截细嫩的颈子。

    “思思,不得无礼,”云雪深目光严厉,让她松了力道,接着冲着司凤钰行了一礼,柔声道:“我们并无恶意,只是进来寻找家弟的下落,希望姑娘不要声张,我们不会伤害你。”

    司凤钰被她威胁也不见慌张羞恼,神态自若拿起绣花针,环顾几人一眼,才冲外面高声道:“我这没有什么刺客,你们走吧。”

    虽然不知这位司家小姐为何要帮助他们,几人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

    听到她的回答,外面沉默一会,接着道:“邢峰队长要求府内外所有地方全部彻查,属下职责所在,还请小姐允许属下进去搜查。”

    听闻,几人刚松下去的一口气又提了起来。

    趁着云风力道减弱,梅香一把挣脱后扑了过来,将徐思思从司凤钰身边推开。

    徐思思一时不查,狠狠撞向墙边的立着的松木香几,胡乱挥手间将上面摆放的一盆乌蒙雄狮碰到地上。

    一声清响,这盆春兰名品摔了个底儿粉碎。

    云雪深大步上前,将她扶起来。

    “你要不要紧,有没有受伤?”

    就在这时,松木香几旁边枫木月洞式博古架“咔兹咔兹”往旁边挪动一尺宽的距离,露出一个刚好容一人通过的密道。

    竟然有密道,真是天助我也。

    “进去躲躲。”徐思思大喜,拉着云雪深冲进密道,博古架在他们进去后迅速恢复原样,将跟在身后的云风关在外面。

    “小姐!”同时,听到屋内声响的侍卫推开院门冲了进来。

    千钧一发之际,云风只来得及抓了把剪刀在手里,一个咕噜滚进司凤钰脚边的绷架,上面垂下来的绣布堪堪遮住他的身形。

    他警惕的看着头上的坐着的司凤钰,将剪刀抵在她的腰间,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小姐你没事吧?!”院子里呼啦啦冲进十几名侍卫,将房内景象一览无遗。

    司凤钰瞥了眼绷架里面的人,手上穿针引线,才道:“我不是说了么,我这里并没有其他人,未经允许,你们贸然闯进来,这般不懂规矩么?”

    “小姐恕罪,方才见到路边摔碎了的汤药,又听到房内的声响,属下心中担忧,这才冒失闯入。”一人上前抱拳道。

    “我知道,是梅香自己不注意打破了汤碗,方才又不小心打破了大哥送我的春兰,我已经训过了。”

    那侍卫眼角余光往屋内瞧了瞧,果然看到墙边泥土洒了一地的春兰,连上面的几朵花都掉了,丫鬟梅香垂头站在司凤钰身边,眼睛红红的,像是被罚后哭过的样子,这才相信。

    “看到小姐安然无恙,我们也就放心了,属下先行告退。”说完,这才带着人出了院子,掩上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