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三十四章 地宫
    徐思思和云雪深进了密道之后,呆了好一会,也不见任何动静。

    贴在花岗岩的石壁上听了半天,也不知道是隔音效果太好,还是上面一切无碍,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外面怎么样了?”

    “应该不会出事的,”云雪深边说着,边四处探索,“这里没有任何缝隙,看来这道暗门只能从外面打开,我们从里面是出不去的。”

    “那怎么办?”

    “既然如此,我们就进去看看再说吧。”

    这条密道不长,两边都点了蜡烛,光线倒是明亮,整个空间并不憋闷,显然是有排气口的。

    前方不远处隐隐能看到一处房间,灯火通明,两人沿着密道向前走去,走了大概四五米的样子,转过一道弯,就见到一个屏风,屏风后两盏烛灯闪着昏黄的光。

    转过去,后面是一间密室,床榻桌椅一应俱全。

    “这里怎么像是有人住?”徐思思冲进去,却没见到任何人。

    云雪深没有回答,伸手去探了探被子,上面还留有余温,显然前一秒还有人躺在这里,离开了不久。

    显然是听到他们的动静藏了起来。

    他将目光落在一旁的衣柜上。

    一道呼吸匿在后面和他们暗中对峙着。

    “怎么了?”徐思思见他神情肃穆,赶紧调整自己的表情,跟着紧张起来。

    云雪深一指束在唇边,示意她噤声,接着毫无预兆出手,一掌拍向衣柜。

    碎木四溅,一道人影滚了出来,眨眼之间和他交手几招,然后退将开来。

    却是一个眉目清俊,宽肩窄腰的黑衣少年。

    “你们是何人,来我暗室做什么?”少年开口问答,他看上去年岁不大,不过十五岁的年龄,声音还带着青春期少年变声期的公鸭嗓子。

    徐思思突然无言,看着面前的少年脑中浮想联翩。

    司家二小姐的房间不仅有个密道,密道里面有个密室,密室里面藏了个人,还是个男人,这男人还是个俊小伙。

    当然,没有她云大哥俊。

    眼睛在他身上滴溜溜打转,若不是这少年明显比司家小姐看上去年幼,她都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描述之情了。

    “阁下恕罪,我们也是不小心闯进来躲避追杀的,打扰阁下清净了。”

    “有人追杀你们,你们可是惹到司家的二爷了?”那少年问道。

    “这么晚了,你们来司府做什么?”

    “上次家弟出门,最后在司府失了踪迹,所以我们想来找一找。”说完,云雪深见他面露沉思,忙问道:“阁下可是有什么线索。”

    “上次司家二爷是捉住了一个少年,年岁不大,不知你们要找的人是不是他。”

    “那少年在哪里?家弟年幼,单纯不谙事,不见了这么久,我心中实在担忧,阁下可否告知,雪深感激不尽。”

    “你姓雪?”面前的少年目光一凝。

    “不是啊,我大哥姓徐,叫徐雪深。”徐思思见状,忙道。

    “这样”他脸上露出失望之色,神色怅然,偏偏他面容稚嫩,露出这般老成的样子有些奇怪。

    片刻后他又恢复正常,“如果你要去寻那被关押的孩子,那一定是在司老二的地宫中,我这里倒是可是直接到达。”

    “还请阁下告诉我。”云雪深激动道,自从那天云风回家,**不见了,这几天又见到四处搜捕云氏的银甲卫,他心中对于这个幺弟的担忧日复一日的增加。

    宗门已经被冰封了,生死不知,若是这唯一的弟弟也出了问题,他这个大哥真的是万死难以赎罪了。

    “告诉你也无妨,只是那地宫里面有火麒麟看守,那凶兽凶猛可怕,杀人如草芥,出了司二爷能进去那里,其他人进去也只是枉送性命,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

    话刚说完,就见云雪深两指并成剑状,在徐思思身上一点,就见这姑娘当即就僵在原处,连动根手指头说说话都不行了。

    “你这是?”他疑惑道。

    是啊,你这是干什么,徐思思瞪大双眼,以眼神询问道。

    “既然地宫危险,我自己过去去便可,还请阁下帮我照看我的心上人一二,不要让她受伤。”

    “既如此,你跟我来吧。”少年叹了口气,出了密室。

    云雪深赶紧跟上。

    二人走了不过十来步,就到了头,一面墙横断了去路,那少年将墙壁上的一根蜡烛往边上一扭,机关开合见,头顶露出一个方圆二尺的大洞,一股热浪从洞口袭来。

    “从这上去,就是司二爷的地宫,这块暗板只能从我这边开启,我在这里最多等你半个时辰,”说着,他将一盏沙漏放在石壁上的凸起的架子上,说道:;“若半个时辰之后,这沙漏完了,你还没有来敲这块暗板,我将不会再打开,你自己多加小心。”

    云雪深点点头,提气跃上洞内,来到地宫内,暗板在他脚下关上,贴合严实,再也找不到一丝缝隙。

    他记下这个地方,这才环顾四周,脚下地宫内的一处偏角处,绕过几根高大的梁柱,一个四四方方长宽约十米的巨大火池出现在面前。

    整个地宫的空气热且燥,池子里面岩浆滚滚,热浪吹得云雪深衣袍翻飞,燃烧的火焰红中带黑,让他想起宗门内镇天海域内的死火,分明也是这个模样。

    这两个有什么关联么?

    “是你回来了?”一道声音从火池一角传过来,虚弱无力,带着可怜兮兮的啜泣:“你找到我二哥了吗?你快放了我好不好,我全身也疼,眼睛也疼,嗓子也疼,快要死掉了,呜呜,我真的不是故意打你的灵兽的,你罚了我这么久,也该解气了。”

    云雪深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周身一震,跑近几步,待看清楚那里躺着是什么人时,一股无法遏制的怒气冲上心头。

    看着被困在地上,周身绑着火绳,五官淌血的弟弟,他心疼的无法附加,几次想开口,却被喉咙冲上来的泪意哽住,咽了回去,竟一时无法出声。

    云家千般宠爱的小公子,竟在这里受着这般苦楚耻辱。

    **此时的样子不可不谓凄惨,被这火阵困住的这几天内,源源不断地岩浆从池中流出,经过他被捆绑地四肢,再慢慢顺着大阵流回火池,无时无刻不在带走着他的周身灵气并榨干他的生命力,几天不吃不喝,灵力干涸,他本来胖嘟嘟带着些婴儿肥的脸颊凹陷下去,嘴唇干枯裂开了口,血液沁出来没多久就因为周围的温度变成血痂,眼泪流干了,便淌出血泪来。

    云雪深上前,却被阵法挡住,数根细小的火绳从**身上探出,上下飞舞,挡住他伸过来的手,一时不查,便被抽了一鞭,灼痛感刺痛神经,在他手背上烙下一根细细的黑印。

    可想而知,**这几天该承受着多大的痛苦。

    他眼中蹦出一丝恨意,探出双手将这把火绳抓紧手中,掌心被烫得滋滋作响,接着一股寒气从掌间沁出,和火绳甫一接触,冒出大量水汽,寒气迅速凝结成冰,顺着火绳蔓延出去。

    只听“哐当”几声,如同玻璃破碎的脆响,冰晶落地,趁着将火池循环的岩浆阶段的瞬间,云雪深揪住**肩头,将他拉出阵法,抱着他后退十来步,靠着柱子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