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三十五章 大战
    “你是谁?你拉我做什么?”

    云雪深抱着他坐在一边,怀里的身子轻飘飘的,看着弟弟暗淡无光的脸,他颤抖着伸出手想擦去**眼角的血泪。

    “你是谁,不要碰我,不要碰我!”**一把推开他,两手胡乱挥舞着,哭喊道,只是身上没有力气,哭起来倒像猫叫,孱弱无比。

    “**,是我,我是大哥。”

    “大哥?”**一愣,不敢置信:“真的是大哥吗?”

    “是我,是我,好孩子,”他握着**的肩膀一遍遍肯定:“我来救你了。”

    “大哥真的来了,他没骗我,他没有骗我,他说了,我躺在这里,大哥和二哥就会来找我的。”**哭着,眼睛却怎么也挤不出眼泪,倒是一行鲜血淌出来,触目惊心,他紧紧抱住云雪深的胳膊,呜呜哭道:“可是你怎么才来,大哥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我好害怕,我好害怕。”

    “别怕,**别怕,”云雪深擦去他脸颊上的血:“大哥怎么会生你的气,大哥从来都不会生你的气。”

    这时,池子里面传来一声雷鸣,接着整个岩浆咕嘟咕嘟冒气泡来,声势浩大,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出来了。

    听闻,**身子抖得越发厉害,他往云雪深身后躲去,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大哥,那个怪物要出来了,它要吃了我的肉,它要吃了我的肉。”

    火池里的岩浆慢慢溢出来,一个火麒麟从里面跳了出来,看到闯进的陌生人,怒吼连连,如小山一般的身形极具压迫力。

    云雪深将**抱到远一些的地方放下来,安抚好弟弟之后,才转身看着这头凶兽,目光像两把利剑,面上像是抹了一层严霜,心头压集的怒火不言而喻。

    他现在来不及去思考这头和神女墓长得一样的火麒麟是怎么回事,只想着**这些天受到的苦楚,总要这头畜生付出代价来。

    火麒麟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又看了看这个战意高涨的人类,琥珀色的眼珠竖成一线,昂头一声咆哮,后腿一蹬,直扑而来。

    密室内,少年等在原地,看着时间随着沙漏一点一滴的流逝,慢慢见底,不由得叹口气:“看来是不会上来了,真是可惜了。”

    司老二的地宫又枉添了一条人命。

    想来这块石板,也不会有机会被敲响了。

    他又看了眼头顶,摇摇头,拿起沙漏准备离开。

    却见一阵急促得脚步声,那本被点了哑穴和定穴的姑娘踉踉跄跄奔了过来。

    “云大哥,云大哥呢?”徐思思仓惶道,素白的下巴,一丝血线顺着嘴角留下,为了冲开穴道,她不惜真气逆行,受了不小内伤,呼吸之间,五脏六腑都是疼的,可现在她也顾不了许多了。

    “你这又是何苦。”少年看着年纪不大,一双眼却像饱经沧桑,他劝道:“那人困住你就是不想你受伤,你现在却这样”

    不是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吗?

    “再说了,你现在来也晚了,他已经上去了,”少年眼神往头上看了看,“这么久没下来,多半也不会再下来了。”

    只怕已经没命了。

    看着对面的煞白的脸,这句话他没忍心说出口。

    徐思思眼泪崩了出来:“机关在哪里,从哪里可以上去?”

    “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他摇摇头,道:“司家老二的火麒麟,凶猛无比,谁过去都是个死,斯人已逝,你节哀,想来他也是希望你能好好的。”

    “云大哥怎么可能会死,不可能,我要去看看。”徐思思见他不肯开口,心生绝望,泪水簌簌流下。

    “回吧。”少年不再看她。

    “你不告诉我,我自己找!”徐思思恨声道,用手背抹干泪水,以免妨碍视线,在整个墙壁四处摸索起来。

    到底在哪里呢?

    她睁大眼睛四处观察着,云大哥不在身边,她要自己独立坚强起来,不能拖后腿,谁知道那边是个什么情况,就算云大哥真的死了

    一想到这,她胸肺中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不,云大哥不可能会死,他那么聪慧,那么心思缜密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死!

    墙壁上没有任何缝隙,徐思思将目光转向墙上的蜡烛,似有所感,慢慢探向其中的一根,握住,然后一转。

    头上的石板应声而开。

    “别去!”少年面色大变。

    徐思思看着头顶炙热的火光,头也不回,一跃而上。

    石板在身下合拢,将少年焦急的神色一并隔绝。

    整个地宫里面静悄悄的。

    方才提了口气跃上来,牵扯到了内伤,一口血涌上喉咙,徐思思发狠咽了下去,这才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走了出去才发现外面一片狼藉,整个地宫的梁柱都断了两根,碎石三三两两铺在地上,火麒麟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眼珠半合着,鲜红色的血液从从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流出,汇集在一起形成小河,浸湿了徐思思的鞋底。

    这是

    和火麒麟半睁开的竖瞳对上,徐思思如被电击,一股酥麻之意从头顶传递到尾骨。

    “火儿,再快点,再快点。”脑海中,有少女开心的欢笑。

    还是那个容貌倾城的少女,不过年纪要更小一些,她骑着火麒麟飞在空中,只不过那时的火麒麟是背生双翼的。

    听到主人的命令,火麒麟吼叫一声,奋力震动双翅,飞得更高更快了。

    原地留下一串银铃般悦耳的笑声。

    “咳咳~”另一边传来一阵咳嗽,将她从幻境中惊醒。

    徐思思悠然回头,火麒麟另一边,她心心念念的人支着一柄冰剑摇摇欲坠,不远处躺着一个少年,已经昏死过去,也不知道云雪深看见她没有,喷出一口血,手上一松,往地上跌去,冰剑随之化为虚无。

    “云大哥——”徐思思扑了过去,接住云雪深,入手处却是一片濡湿血红。

    “思思~”云雪深最后的视线沉淀在她的面上,然后不省人事。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有那么多的血可以留。

    那这个人还能活吗,她的内心一片惊惶。

    该怎么办?

    她要出去,要去找青玄,只有青玄才能救他。

    可是她要怎么出去才行?她的目光在偌大的地宫中搜寻着。

    这时,一阵机关响动声从地宫一处传来,徐思思悚然回头,这时候能到这里来的,除了这个地宫主人就不会有其他人了。

    绝不能和他碰上。

    她将一缕头发咬在齿间,抓住云雪深的胳膊,将他往方才的那个角落拉去。

    那个偏角和这里隔了好几道梁柱,中间还拐了一道弯,只要不是特意跑到那里,是不会有人发现他们的。

    她的身形对于云雪深的格子显得要娇小许多,拖着他还要避免沾到地上的血液以免留下痕迹,等将他安置好,那不紧不慢的脚步声越发近了。

    徐思思的目光在两处之间游离,最后还是飞速冲了出来,抱上昏死**,在石阶处的人影出现的最后一刻,就地一滚,藏进了偏角。

    忍了许久的内伤再也压不住,她喉头一甜,一口淤血喷了出来,被她用手死死捂住,温热的血液从手指间溢出来,滴落在**的嘴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