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三十六章 逃离
    徐思思徐思思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响动,进入地宫的那人的脚步声带着靴底落地的沉闷声,那步子先是疾行几步,然后发出如同踏入水坑的“啧啧”声,应该是踩到那滩血水里面了,她等了许久,都没有其他声响再出现。

    她大气都不敢出,将云雪深紧紧搂在怀里,内伤发作后,引来一阵眩晕,双眼渐渐模糊,她不得不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接着她听到“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落到地上。

    发生什么事了了?

    等了半响也没有什么动静,徐思思正准备猫身过去探探情况,突然又出现了一个脚步声,极轻极浅,若不是她全神贯注注意着那边的动静,可能还发觉不了。

    又进来了一个人。

    是谁进来了?

    那人走了几步也停顿了下,地宫主人似乎没有任何反应,接着他绕过火麒麟,像是在四处观察着,然后往偏处走来。

    徐思思三人正处于这个地方。

    她警惕起来。

    她将云雪深平放在地上,一手支撑起身体,一手探到腿弯处摸出匕首,手上带着血迹滑腻腻的,她将匕首柄握紧了。

    紧紧盯着声音的来处。

    脚步声越来越近,来人显然也是走一步看三步的,小心谨慎的很。

    梁柱尽头,那人的身影出现在徐思思视野中。

    待看清楚是谁时,徐思思吐出一口长气,放下匕首,跌回到地上。

    是云风。

    “思思!”云风瞪大眼睛:“你怎么在这里?”

    待看清楚她身后的人时,他更惊讶了,一阵风般奔过来。

    “大哥?”

    “**?”

    云雪深身上的血迹和**脸上的血痕触目惊心,云风惊骇欲绝:“他们这是怎么了?”

    徐思思还没回答,当即又呕出一口血来。

    “你怎么样?”云风扶住她胳膊,怒道:“是外面的人将你们打成这样的?”

    又见她摇摇头,擦去嘴角的血迹,说道:“出去后再说。”

    “我跟着司家二爷后面偷偷进来的,我知道怎么出去。”云风脱下外婆披在云雪深身上,掩盖住全身血迹,又将他背在背上,问道:“你带着**可以么?”

    “没事。”徐思思将**扶起,跟在他后面,走到地宫内。

    火麒麟的身边躺了一个人,她从他身边绕过去的时候,看清楚了他的脸。

    是他!

    徐思思一惊,差点没扶稳肩上的**。

    原来是他。

    竟然是他。

    原来他就是司家的司二爷。

    果然,当初就不应该救这个人的。

    “快跟上。”

    见她在原地发呆,云风回头低声叫到,他已经走到下来地宫的台阶那里了。

    徐思思收敛心神,赶紧跟上。

    两人一路上了台阶,进了一间长宽约一丈的暗室,暗室里面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墙壁上,只挂了一幅画。

    画里面是一个女子。

    绘制这幅画的主人显然是个丹青大家,将这女子的一颦一笑都捕捉的非常到位,栩栩如生。

    画中的女子不施粉黛,五官精致美艳,小巧的琼鼻,樱桃般的殷红朱唇。一双灵动的眸子,黑白分明,闪烁着灵动的色彩,让人望一眼,就再也难以忘怀。

    发间只用一根白玉簪子,简单的挽起耳边两侧的发丝,其余的秀发自然而然的披散下来,耳际上带着一颗小小的白色珍珠,身上穿着的一身金银锦绣白色的衣裙。

    那幅画的前面摆放了一张太师椅,正对着画中的女子,想来是经常有人坐在这里赏画的。

    这里是司家二爷的暗室,能进来的也只有他,这幅画的主人除了他不可能再是别人。

    只是不知道这画中的女子和他是什么关系。

    徐思思看了一眼,便不多想,云风打开了暗室的大门,她紧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暗室的门在身后由上至下慢慢合上,她鬼使神差般又回头看了一眼,暗门慢慢垂下,遮住了那画中女子的额头,眉眼,看上去竟有些眼熟。

    她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这想法让她浑身打了个冷战。

    这画中的人,不正是神女墓的那具女尸吗?

    徐思思遍体生寒。

    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

    再想细看时,暗门已经关上,那幅画也被隔绝在一堵墙之外。

    “快走!”云风催促。

    她跟在云风后面,浑浑噩噩出了这间院子,脑海里,画上的美人图,神女墓棺椁中的女子微翘的嘴角在她脑海中不停萦绕着。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啊”

    她像是生了魔障,这句话不停的在脑海中闪现。

    云风在前面带路,吃力地扒开院门,两人刚出去,迎面便撞上了两名侍卫队,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什么人?!”

    侍卫冲了上来,拦住二人。

    “你们深夜从二爷的院子出来,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侍卫大哥,我们是受二爷嘱托出去办点事。”云风面上挤出一个笑容,说道。

    两侍卫对视一眼:“胡说,这三更半夜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受了二爷的吩咐,我看你面容陌生的很,不是府里的人,你是哪里来的?还带着两个人遮遮掩掩的,一看就有问题,你们到底是谁。”

    他们上前一步,竟是要过来搜查的架势。

    云风心中暗暗着急。

    他如果是光杆司令一个倒不要紧,翻脸打出去也就算了,可身边三人,醒着一个,昏了两个,无一不是受了重伤的样子,不要万不得已,不能莽撞。

    万一打斗起来,引起其他人过来那就真的走不了了。

    “两位大哥行行好,我们真的是受二爷的吩咐出去办事,你们就不要耽误时间了,我们去去就来。”

    “少说废话!”其中一名侍卫拔出身上佩剑。

    云风捏紧拳头,看着越来越近的侍卫,蓄势待发,盘算着他瞬间出手打昏二人的可能性。

    这时,他身后插入一道声音:“你们可认识这个?”

    两名侍卫循声看去,一下变了脸色。

    云风回头望去,只见徐思思不知何时,手上拿了一块黑色令牌,不过小巴掌大,却让侍卫看了之后,态度立马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弯。

    “原来大人真的是替二爷出去公干的。”侍卫连忙将武器收起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大人早该将二爷令牌拿出来。”

    其中一人搓了搓手,陪笑道:“也免得我们二人冲撞了您啊。”

    这块令牌,可是二爷身份的象征,府内也仅此一枚,家主司鸿影只负责前院书院事宜,家中大小琐事都是家主胞弟二爷在打点。

    可以说,司二爷在后院的话语权甚至比家主更有用。

    徐思思只是突然想到了司夜白给自己的这块令牌,既然他是司府二爷,想来这块令牌也是有一定分量的。

    没想到瞎猫碰见死耗子,还让她蒙对了。

    “不怪你们,你们也是职责所在,”徐思思一半面容隐在阴影处,从正面看去显得格外淡漠,她应了声道:“二爷嘱咐我们出去办事尽量低调,最近你也知道”

    说着,她顿了顿,才说道:“府里并不太平。”

    “哦,对对对。”侍卫连连点头,府里丢了传家宝,这段时间,哪天不是闹得满城风雨的。

    “你们知道就好,我也就不多说了,”见他们一副了然的样子,徐思思也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我们出去公干的事,你们自己看到就可以了,不然二爷”

    “放心,大人放心,我们兄弟二人今晚什么都没看到,绝不会耽误二爷和大人的事情。”

    “如此甚好,”徐思思满意的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们忙自己的去吧。”

    两侍卫连声应是,目不斜视的夜巡去了。

    云风存了一肚子的疑问,终究还是忍住了没问出口。

    两人循着夜色来到放置马车的墙边,重新翻墙出去,云风将三人安置在车内,塞给青玄赶紧治人,然后拉着缰绳,一会马鞭,马车得得得消失在街角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