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三十八章 大人的担忧
    大清早,徐老爹,云风,青玄并徐眠月在废院的会客厅里面,一人占据八仙桌的一方,展开首届徐云两家的会盟。

    深入研讨调查他们四人的身份和徐思思昏迷的原因。

    徐眠月带着幕笠,将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连手上也戴上手套,全身上下不露一寸皮肤在外面。

    她早上醒来也了解了昨晚的事,终究是担心妹妹,因烧伤之后半边脸被毁容再没见过外人的她,今早戴了幕笠,遮掩好全身,还是坐在了这里。

    “你们是说房里躺着的两个人,一个是你兄长,一个是你幺弟?”

    云风点点头。

    “那你们既然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不去医馆呢?”

    “去什么医馆,有老人家我这么厉害的医师在,还担心不药到病除吗?”青玄躺在楠木卷草纹嵌玉圈椅内,没个正形,跷着胡子说道。

    这楠木卷草纹嵌玉圈椅是废院里面捡来的,因为是上好的木头打造的,风水日晒雨淋的,竟然还好好的,坐在里面格外舒适,很入了青玄的法眼。

    “那你倒是快点去治病疗伤啊,这都一晚上了,思思也没醒过来。”

    “急什么,我都忙活了大半个晚上了,”青玄翘起二郎腿,道:“这人年纪大了,熬不住,这才忙活了几个时辰,腿也麻了,腰也是酸的,整个骨头都快散架了。”

    “云风,还不快来给我按按腿。”

    云风听后,赶紧上前,去给他按腿。

    青玄昨夜也确实忙活了一晚上,虽然知道他身体康健不想他自己说的那样,但是眼前这大叔一副打破沙缸问到底,心防甚重的样子,青玄才出来插科打诨想先糊弄过去。

    毕竟他们一行人现在身份敏感,多加小心没有错。

    “就这里,这里。”

    “使点劲,按重一点。”

    “唉,不错不错。”

    看着这两人旁若无人的样子,徐老爹满面无语。

    这时,徐绮罗买了草药刚好进来,就被徐老爹一把拉到一旁,问道:“从哪里来的这么些怪人?”

    “思思是什么回事?”

    “没搞清楚他们是什么人你就放别人进屋。”

    “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你月姐在这里养伤,万一走漏了风声......”

    “爹,你就不能一件件地说吗?你一股脑地,叫我怎么回答。”

    “好好,一件件的,那......”

    “可是爹,你就算一件件地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啊,”徐绮罗愁容满面,眉毛都快撇成八字,说道:“思思突然就冒出来了,后面跟着他们,她话都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你说,我能怎么办。”

    “你——”徐老爹一口气哽在胸口,上也不是,下更不是。

    “徐大叔,”云风耳聪目明,其实早已将父女俩地低语听到了,说道:“这些事情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思思是为了我大哥受伤的,但是我们也不是坏人,不如你就等思思醒来之后直接问她好了。”

    徐老爹沉默半响,只能应下,这人都已经住进来了,他总不能将人赶出去,只能这样了。

    他想了想,拉过一直没出声的大女儿,来到门边,看着八仙桌边坐着的一老一小,嘱咐道:“月儿,我看这些人来路不明,可千万要盯紧他们,你二妹指不定就是他们害的......”

    “可是听绮罗说,那叫青玄的昨晚不是医治了思思么?”

    “人心隔肚皮啊,谁知道他们安的什么心思,现在曲阜城里面满城风雨的,我们家可别再出什么事,思思现在醒不来是指望不上了,绮罗那丫头又是个单蠢好骗的,只有你,心思细腻,观察入微。”

    “你在就跟着他们,贴身照顾着,姑娘家的他们防备心也低一些,你也好去探探他们的底细。”

    “爹——?”

    “好月儿,我也知道你的伤还没好,又是伤在这么要紧的地方,可是这件事大意不得,你也知道鸿蒙书院现在还在......”

    搜捕盗取番天印的人呢。

    更何况,去做点事分散些心思出去,也免得他这个大女儿沉浸在毁容的悲伤里面。

    多好的女儿啊,那般标致的好容貌,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过来,徐老爹又何尝不忧心呢。

    这几天,满城的药房医馆他都偷偷去跑遍了,就为了能寻找有没有治烧伤不留疤痕的神药,又担心被司家发现,也是操碎了心。

    后面这句话不用说出口,徐眠月也明白了。

    虽然心下为难,还是点头答应了。

    ..................

    司府,地宫。

    司夜白悠悠转醒,只是原本就雪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给他俊秀斯文的眉眼染上一层妖冶的美。

    火麒麟与他性命相共,受了这么重的伤,他将伤势转嫁一部分到了自己身上,这凶兽才这么快好了起来。

    火麒麟趴在一边,低声咆叫,喉咙里面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像是在诉说着什么。

    “你是说,伤你的人是擅驭冰,是他变出的冰剑伤了你?”

    擅驭冰霜,那是雪氏族人才有的能力,可雪氏早就已经被他灭族挫骨扬灰了。

    那这会是谁呢?

    当年他从那个地方逃出来,只逃出一丝魂魄,虚弱无比,浑身修为也只剩下一成不到,若不是借用了火麒麟的生命,只怕这一丝魂魄也会消散于天地之间了。

    最后通过夺舍,才给这丝魂魄找到了一个容身之地,只是即便是他的这片碎魂,也不是普通人能承载得起的,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重新选择一个容器,更换身份。

    只是可惜了火麒麟,本是世间上古的神兽,瑞兽,因他的化血术,背负了太多的怨气,倒入了魔,成了凶兽。

    所谓化血术,就是炼化一个人的纯阳灵魄,占为己用,然后自己彻彻底底成为那个人。

    这样的事情,每隔几十年,都要重新上演一边,至于人选,满个司家都是他豢养的,在里面任选一个就是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他成为了鸿蒙书院中的一人,在将后的岁月中,一步一步将其紧紧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然后将雪家的人,一步一步杀光殆尽。

    雪家绝后了,鸿蒙书院也易主改为司姓了,他倒要看看,那个已经入了土的雪羲皇,拿什么来和自己斗。

    阿姐那么爱他,一心想要嫁给他,为什么不看看自己呢,为什么不考虑考虑自己呢,连死都要陪着他一起死去。

    那他更要好好活着,活得比任何人都要长久,将雪氏的人一寸一寸化为灰烬。

    还有云氏,他们的好日子也不远了。

    躲在雲海仙门里面那么久,也该让他们出来透透气了。

    只是没想到,这短短的几天,先是阴阳番天印先后被盗,然后云氏的人主动现身,接着他设了阵法的神女墓,专门存放阿姐尸身的地方竟然被人闯进去了。

    棺椁内只余一堆枯骨。

    司夜白眼中闪过一丝阴鸷,他一直都知道,阿姐有一丝神念被封存在是尸身内,既然现在不见了,那说不定就是找到宿主或者是转世身了。

    那个徐思思.....

    他有的是时间去慢慢探查。

    至于被救走的云雨......

    司夜白嘴角弯起讥诮的弧度,眼神森然,他们若真的认为将人救回去,就万事大吉,那可真是大错特错了。

    他抬起右手,苍白的手掌上,一道符印若隐若现。

    他这御灵术可还是从云氏族人身上夺取的,早已修炼得出神入化之境,可御死物,更可御活人。

    御云雨一个心智单纯的小孩,更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