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三十九章 赔礼
    嘱咐所有事情,徐老爹就先行离开了,外面徐氏当铺离不得人,他在这里,店门关着更引人注意。

    给大女儿使了个眼色,徐老爹这才背着手踱步离开。

    青玄接下徐绮罗买下的药草,煮了一大缸药水,倒进浴桶,指挥云风将云雪深扒干净了,丢进去药浴。

    两兄弟昨晚回来的样子都很吓人,但是拿了脉之后,那个小的像是无碍,只是虚弱脱力的样子,多加休息待会吃点药也就会醒了。

    反倒是这个大的,内里筋骨伤得很重,只能先行药浴活血化瘀了,才喂药下去。

    坐在房里盯了将近一个时辰,浴桶里面浓黑的药汁慢慢变得清澈,青玄伸出一根指头到水里探了探,伸出舌头舔了下,满意的点点头。

    这药效已经开始起作用了,大的体质好身体棒,恢复的速度也会更快一些的。

    也该去看看另一个小的了。

    边想着,青玄起身,拖过床边的樟木嵌黄杨龙首衣架,挡在浴桶前,又在上面搭上几件衣服隔断视线,这才出了房门。

    刚一出门就碰上端着汤药的徐眠月。

    “汤药这么快就熬好了?”

    “嗯,我一直盯着呢,按照你的嘱咐来熬的。”徐眠月穿着一身淡紫色得翠烟衫,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身形绰约,遮得严实的幕笠下,声音轻轻柔柔。

    “拿给我吧,我端进去。”青玄笑道。

    “还是我端进去吧,”徐眠月不留痕迹一避,道:“爹嘱咐我的,要好好照顾你们。”

    “那好吧,”青玄也没多想,“那就辛苦你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这药要等一会再喝,我去去就来。”

    见她颔首,青玄也乐得轻松,提步向旁边房间走去。

    去看看云雨正好。

    没曾想刚走了几步,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惊叫,接着是瓷碗落地的破碎声。

    坏了坏了!

    小老头一拍大腿,匆匆往回赶,隔壁的徐绮罗和云风听闻也赶了过来。

    “月姐,月姐,出什么事了?”

    三人先后挤进门里,就见徐眠月呆立在黄杨木的衣架旁边,见他们一股脑地跑进来,狠狠一跺脚,捂着脸,头也不回跑了出去。

    “怎么了?月姐这是看到什么了?”徐绮罗心生好奇,也凑上前去。

    泡在浴桶里面地云雪深一下引入眼帘,裸露的胳膊,健壮的胸膛,紧闭的双眼毫不影响这张脸的英俊,打湿的头发贴在坚毅的脸颊上,活生生一副美男出浴图啊。

    徐绮罗瞪大眼睛,嘴巴张成O字型。

    云风也跟着冲上来,将她拉出房间:“还看,走啦!”路过青玄边上的时候,还不忘狠狠剜了他一眼:“看你做的好事?!”

    “我做什么好事了,没大没小!”青玄在后面叫道:“一个个的,知道尊敬老人是怎么写的不?”

    “死老头,看看你做的好事!”走的远了,长廊上传来徐绮罗响亮的叫声。

    “你吼他做什么?”这下云风不依了。

    “怎么不怪他,怎么不拦住月姐,”徐绮罗瞪着他说道:“这下可怎么是好,月姐是最注重男女之防的,她说过,以后一定要清清白白的嫁给一个敬她爱她的好人家,这下看到你大哥,这可,这可......”最后的话没说出口,她气得拿起一块石头狠狠砸进湖里。

    “这关我大哥什么事?我大哥怎么了?”云风吼道。

    “你凶我做什么?昨天是我救了你们,给你们房子住,让你们养伤,我就是抱怨一下,你这么不客气干什么!”

    小姑娘个子才到他的肩头,看着他时要仰着脑袋,发脾气的时候眼睛瞪得圆溜溜的,让他突然想起另一个人,也是被他急脾气的吼了顿,仰着一张秀雅绝伦的芙蓉面,如一汪清泉的大眼睛淡淡看着自己,虽然生气,但并不计前嫌,给他指点了方向,不然自己绝对救不了大哥他们。

    “对,对不起啊,”云风结结巴巴说道:“我脾气是急躁了一些,你不要生气。”

    徐绮罗看了他半响,撅嘴道:“算了,既然你道歉了,那我也就不生气了。”

    “那我要是没有道歉呢?”云风斟酌着问道。

    “哼!”徐绮罗冷哼一声,态度明显不用说,“那我就几天不和你说话。”

    见她的样子,云风心里暗暗着急,想了想,才说道:“那我要是忘记跟你道歉了,后面想该怎么补救?”

    “你怎么尽问些奇怪问题?什么要是没有道歉该怎么补救?”

    “哎呀,我就是问问啊,”云风眼神飘忽,从湖面上蹦跳的水蜘蛛,到树枝上蹦跳的小鸟,握了握拳头,才道:“我们还要在这住一阵子,说不定哪天又惹到你了,先问问情况。”

    “神神叨叨,”徐绮罗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敷衍道:“那就送点赔礼给我吧。”

    “送什么?”

    “吃的呀,玩的呀,花花草草啥的。”

    “这样就行了?”云风忙问。

    “随便啦,啰嗦,”徐绮罗不耐烦了,“我得去看看月姐,走了。”

    云风随意挥挥手,就抱着胳膊陷入了沉思。

    吃的?她也不缺什么吃的吧?

    那玩的呢?

    云风忙摇了摇头,她那样美丽沉静的姑娘应该也不喜欢到处跑跑跳跳的。

    那花花草草?

    云风面露难色,也不知道司姑娘会喜欢什么样的花儿?

    气质那么清雅高华的司二小姐,也许只有天山上的雪莲才能配得上她的惊鸿一瞥。

    想起自己那天冲动之下抓住了她的手腕,隔着中厚的衣衫都能感受到宛如凝脂的皓腕,也不知真的挨上去,会是什么样的滑腻......

    想到这,云风脸一下涨得通红,一道风吹来,他忍不住给自己甩了个耳刮子。

    下流,呸!

    ...........................

    司家,水镜苑,一轮皓月当空。

    梅香在院子的石桌上摆了一壶热茶,又在石凳上面垫了个厚缎软垫,铺得稳当了,才朝着房内喊:“小姐,今晚夜里无风,你要不要出来喝喝茶。”

    “来了。”话音刚落,着一身翠烟绿百花曳地裙的司凤钰出现在门边,神色清冷。

    “小姐,你怎么穿着这么少就出来了,”梅香怪道,忙冲进房里,拿着一条嫩黄色披风给她披上,又系紧了丝带,这才放下心来。

    “小姐身子刚好一些,可别受凉了。”

    “无事。”司凤钰淡淡一笑,坐到石桌边,拿着热茶浅浅抿了一口。

    桌子中间放着的正是昨晚摔碎的那盆乌蒙雄狮,虽然她一大早就叫人送来移栽的花盆,又加了沃土重新种上,但这原先青翠可人的绿叶还是殃了下来,她看在眼里,不禁有些忧愁。

    好不容易开出来的箭花,也有隐隐凋零的样子。

    “咦?”立在一旁的梅香突然叫道:“小姐,你看,门边什么时候多了一束花?”

    司凤钰回头,果然看到打扫干净的门槛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束粉百合。

    “我去看看。”梅香跑过去,伸出脑袋在外面看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人,只好捡起花束,拿过来,惊奇道:“小姐,这还有张纸,纸上还有字。”

    “写的是什么?”

    “我来,小姐,我念给你听。”说着,梅香将百合放在石桌上,拿着纸条大声念到:“素色孤芳隐,无意偃百娉,林稍清风起,幽幽抚人心。”

    “这是什么啊,”梅香搔了搔头,“写的是什么,我怎么看不懂。”她虽然跟着小姐能识文认字,但要是说精通文墨那还是有很大距离的。

    素色孤芳隐,无意偃百娉,林稍清风起,幽幽抚人心。

    司凤钰将这几句呢喃出口,又看向桌子上百合花,淡淡清香,清新宜人,吩咐道:“梅香——”

    “小姐我在。”

    “寻个花瓶,将这花插起来吧。”

    “好的,那这纸条呢?”

    “丢了吧。”

    “知道了。”梅香将纸条揉成一团丢到字纸篓里,去房里寻寻花瓶去了。

    司凤钰坐在原处,饮下已经凉了的茶,忍不住咳嗽两声,紧了紧披风,这才拿起那百合放在鼻端嗅了嗅。

    这一碰,忽然觉得手中有些异样,手中的花梗,竟然带着些许温热,纤指往上探,皎白的花瓣竟也带着余温。

    她平静的眸子里漾起一层波澜——这花难道是揣在怀里送过来的?

    难怪看着花叶有些褶皱。

    是何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