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四十章 操控
    云风心满意足翻出了司家,浑然不知他的行踪早已经被司夜白看得清清楚楚。

    “二爷,要去追吗?”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高墙之上,潜伏在四周的侍卫队冒出头来。

    司夜白挥挥手:“先不要打草惊蛇。”

    他一定还会再来的。

    “是。”前来禀告的侍卫分队长抱拳行礼后,带着潜伏的小分队散去了,留下司夜白一人在原地思索着。

    昨夜有人闯入司府带走了地宫里面的犯人,他询问过下人,闯入府中的人最后是在水镜苑附近消失的。

    和凤钰那个孩子有关么?

    这丝疑惑在他心中一闪而过,随即便被否定了。

    那孩子他从小看着长大,身娇体弱,知书达理,真正的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怎么可能和云氏的人扯上关系。

    只是心中凭生一股预感,今晚他早早的就吩咐了府内侍卫,巡防减弱,大部分都埋伏在府内四周。

    果不其然,这才入夜时分,就见一人翻过南边的院墙,一路躲躲闪闪来到了水镜苑。

    今夜司夜白亲自坐镇,看着那年轻人蹲在凤钰院外的门边,从怀里掏出一束花,夹着一张纸笺偷偷放在门槛上。

    夜色暗沉,倒没太看清楚他的面容,只能按下蠢蠢欲动的侍卫队,放任其离开。

    看他的样子,一定还会再来。

    “难道真的只是过来送花的?”司夜白自言自语道,“这人到底是谁?难道不是云氏的?”

    司家二小姐身份尊贵,花容月貌,虽然身体打小就弱,离不得汤药,但这并不影响外面求娶的人家络绎不绝,毕竟鸿蒙书院司家乃是齐鲁之地的一方庞然大物,在九州大地上都是排得上名号的,司家的姑爷,那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

    虽推拒了不少,但也不乏有些痴心妄想的,时常吟诗作赋,搞那附庸风雅的一套,以为会得了佳人的青睐。

    所以今晚这年轻人的一作动,倒将司夜白弄得糊涂了。

    “难道是最近精神太过紧张了,看走了眼?”

    “其实这人就是爱慕凤钰的那些小子中的一员?”

    且慢慢看,也不急这一时,司夜白弯唇一笑,握紧手掌。

    可别忘了,云家的小子可是我在他的手心里呢,他将手掌伸到眼前摊开,掌心里面的符印若隐若现。

    明早,就先试试这符咒的厉害。

    ..............................

    “你今儿个心情怎么这么好?”端了一箩筐草药过来的徐绮罗走过长廊,隔得老远都能看到坐在那傻笑的云风。

    “这是在笑什么呢?”见他乐得满面春风,徐绮罗也忍不住笑起来:“到底什么事这么开心?”

    “我昨晚做了一件好事。”

    “什么好事?”徐绮罗来了兴趣,将药筐放在脚边,坐在长廊上问道。

    “我昨晚去给人道谢去了,那人帮助我救了我大哥和云雨,我给她送了束花。”

    “真的啊?”

    “我还写了首诗,夸她好看的诗。”

    “你还会写诗?”徐绮罗惊叹道:“真了不起。”

    云风鄙视看了她一眼,心情愉快的他也懒得和一个小丫头计较了。

    “那当然,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是我们从小便要学习的,云雨那么爱贪玩,这些课程还不是一样都不能落下。”

    “这样啊......”徐绮罗手撑在身后,两只脚在前面荡来荡去,她看了看大厅旁的耳房,问道:“那他呢?”

    谁?云风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徐绮罗伸手指了指。

    “你说我大哥?”云风傲然道:“我和云雨都学得不错,我大哥还会差吗?从小就没有他不会做的事,也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族内大小事务都是我大哥在打点,宗门内的长老谁不夸赞我大哥,要知道我大哥一直是作为宗门下一任族长去培养的。”讲到这,云风表情一滞,突然也没了夸耀的心思。

    若不是他和云雨贸然闯出来,若不是父亲故去,若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那他们一家人都不会成为今天的这样子,大哥一定还是他们的好大哥,父亲也不会将大哥赶出雲海仙门。

    “你大哥原来是你们宗门下一任族长?”徐绮罗歪头问道:“你们家在哪里啊。听起来好多人的样子?”

    等了一会却不见他回答,只面色寡淡的沉默着,以为他并不喜欢自己问他家里的事,也就识趣的不再询问,想了想,只好移开话题:“你说你写了一首诗,写的是什么?”

    云风便将昨晚写在纸上的念了一遍。

    “你又没有送进去,那对方知道是你写的吗?”

    “怎么会不知道。”他前天晚上才凶了人家,隔一晚便送去赔礼,司姑娘那么聪慧的人,一定能猜到。

    也不知道司姑娘喜欢这花不,等明晚,他再去送一束过去。

    一想到再能见她一面,云风顿时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

    两人就这样坐了一会,就听见青玄从云雨房里冲出来,大呼小叫朝二人跑来。

    “云风——云风——”

    青玄扶着胸口喘得跟抽风机似的,本就红润的脸急得更红了:“云雨不见了!”

    “什么?”云风大惊失色。

    “方才给他灌了一碗药,一会的功夫就没看见人了,房里也找遍了。”

    “叫你好好看着人的,”云风指着他不知说什么好,“快找啊!”

    “绮罗快帮忙找。”

    “哦,好好。”

    三人在偌大的废院子里面散开,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搜索着,找遍各处,最后只剩下云雪深的房间还没找。

    三人刚进了房门,果然看到已经醒了的云雨站在浴桶前。

    “云雨,你醒了!”云风大喜过望。

    几步跨过去,拉住弟弟的胳膊,却被云雨甩开。

    “怎么了?”云风疑惑道,却见云雨的目光呆滞,毫无光彩的瞳孔盯着泡在药水中紧闭双眼的云雪深,接着稚嫩的脸上面露狠色,抬起右掌,向云雪深天灵盖上拍去。

    “云雨,你做什么?!”云风历喝一声,伸手挡了一记,云雨失了准头,一掌拍在浴桶壁上。

    四分五裂,水花四溅,房间内一片狼藉。

    云雪深咚的一声栽倒在地上。

    云雨面色凶狠像是看到生死仇敌,可若仔细去看就会发现他的瞳孔像蒙了一层阴翳,像是被什么操控了心神。

    “快摁住他!”

    云风将他双臂反剪在背后,云雨还是扭动不停,直到青玄捻着银针,快准稳的插入他头顶几处大穴。

    云雨便如按下了暂停键,软了下去。

    “云雨?!”云风一把搂住弟弟,急道:“青玄,他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青玄没好气道:“先送他回房,银针先不要拿下来了,绮罗快去重新煮一缸药水,要快!”

    “哦,好,我这就去。”

    两人分头行动,忙去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