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四十一章 情意生
    “绮罗,你们这是怎么了?”徐眠月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云风背着一人,徐绮罗跟在后面疾步走出门。

    “月姐,你怎么来啦?”

    “我听见这有声音,过来看看。”

    “绮罗,快去烧药水了。”还没等她说上几句话,云风催促道:“大哥的药浴不能断,有什么话待会再说。”

    “嗯好,月姐我们一会再说。”

    看着两人急匆匆的走了,徐眠月心下疑惑,上前两步走到门口,往里一看,不由得惊呼一声,匆忙转头。

    幕笠清凉的薄纱拂在脸上,连耳尖都红得滴血。

    “你跑什么?快来帮忙?”青玄刚扶起云雪深的上半身,眼角余光就瞟到门口正欲离开的人。

    徐眠月听闻,头也不敢回,说道:“我叫人来帮忙。”

    “叫谁帮忙啊,这么大个院子就这么几个人,”青玄抽住云雪深的胳膊,拉了几把都没拉起来,挣得老脸通红,昏死了的人身体格外重,不由得急了:“快来啊,他不能在地上躺太久,不然受了凉,伤上加伤啊!”

    见她还在外面踌躇着,只得喊道:“你爹不是叫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吗,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徐眠月犹豫了半响,见房中一老一少,到底还是不忍心,叹了口气,只好进房。

    眼神望着一边,凭着感觉走过去,扶住云雪深的一只胳膊搭在肩上,两人一使劲,将人拉起来,扶到床上,盖好被子,遮住了他大半个身子,徐眠月这才感觉没那么紧张了。

    饶是如此,从没碰过外男身子的她,腿都是软的,呼吸也是滚烫的,心里委屈得不得了,一甩袖子就要往外面冲去。

    不曾想青玄比她速度更快,一把叫住她:“我去看看他们的药水烧得怎么样了。”还有云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说完,老头头也不回,迈着和他年纪大不相符的步子跑了出去。

    “哎——”徐眠月伸出去拉人的手凝固在半空,最后只好放弃。

    回头瞥见躺在床上的人,目光刚扫过他俊朗的脸颊,就像被火烫了一样,赶紧移开。

    经这番一折腾,云雪深到底恢复了些许意识,强撑着睁开眼,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

    他一把抓住眼前的人,仰起脖子,挣扎着问道:“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徐眠月被吓了一大跳,拉着他的那只手宽厚温暖,让她无所适从,急道:“你放手!”

    却不料云雪深拉得更紧了,想到昏迷前的情景,更加心急:“这里是什么地方?其他人呢?他们怎么样了?”

    “你快放手!”徐眠月甩了几下都没甩脱,忍不住使劲一扯,没想到死抓着自己的人只是强弩之末,被她力道一带,咣当一声滚下床榻。

    “对不住,是我冒犯了。”这一摔,云雪深恢复了几分神智,撑着胳膊想爬起来,但浑身都是酸软的,手脚使不上劲,几次都美成功。

    徐眠月看不下去,过来扶住他,好在他的被褥都是裹在身上的,云雪深一只手还要提着被子,不至于让自己无处放眼睛。

    等好不容易站起来了,徐眠月被床边的的脚踏一绊,两人齐齐往床上摔去。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幕笠将两人的脸都罩在里面,两双惊愕的眼睛两两相望,对方的呼吸喷在脸上,徐眠月呆住了。

    云雪深则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面容,一时脑子有点懵。

    徐眠月甚至能在对方如深潭一样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脸,还有左脸上的那一块烧伤的疤,让她忍不住慌乱起来。

    “你们在做什么?!”

    这时,房门口传来一声厉喝,接着有人冲进来,一把拉开徐眠月,正是徐老爹。

    “你你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登徒子!”徐老爹一脸痛心疾首,白菜被猪拱了的表情,指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是——?”刚才这一摔,被人一压,云雪深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连喘了几口气,这才撑起胳膊,说出话来。

    “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我好心收留你们养伤,你竟然欺负我的女儿,”徐老爹骂道:“早知道就不该救你们。”

    骂了半天,就见云雪深煞白着脸,胸脯剧烈起伏呼吸着,也不见徐眠月有什么反应,立在一旁也不说话,不由得心里担心。

    这女儿别看性子文文静静的,可心里最是有自己的主意了,她又是最在意这些男女之防的,今天这事一个处理不好,可别再落下什么心结。

    “小月,走走走,别在这里看这些肮脏人,污了眼睛!”说着将女儿拉了出去。

    “女儿啊,他没有将你怎么样吧?”走到门外,徐老爹斟酌着开口。

    “爹,没出什么事。”幕笠下,传来徐眠月如蚊哼的声音,她的手指不自觉在衣带上面绕着,想着方才的那一幕,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仿佛并不像讨厌的感觉,还带着点她都觉得意外的羞涩。

    “怎么可能没事!”徐老爹急得就差撞墙了,说道:“我都看见他把你压到床上,他差点就亲上你了。”

    “爹——你瞎说什么呢!”徐眠月这下急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小月——”

    “小月——”

    徐老爹在原地团团转,“不行,这家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得弄清楚,思思,思思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得看看去。”

    他急匆匆来到另一间房内,刚好碰上端着一碗药过来的三女儿,怪道:“那几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看就不是个好人。”

    徐绮罗莫名其妙看了他一眼,道:“谁又惹你了,爹?”

    “你不知道你大姐——”

    “唉——”这叫他怎么说得出口,“算了,先去看看你二姐。”

    神神叨叨的,徐绮罗也懒得理他,推开房门,扶起还昏迷着的思思,将闻、温着的汤药一勺勺喂了下去。

    “这思思怎么还不醒。”徐老爹伸手去摸她额头,“还不醒,都要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徐绮罗拿了帕子替她擦了擦嘴。

    “快醒啊!”徐老爹抓住女儿肩膀狠命摇了摇。

    “爹你做什么?”徐绮罗去拉他,“思思还受着伤,你不能这么摇她。”

    “别摇啊,头晕啊——”怀里传来徐思思的抗议。

    “真醒啦——-”徐绮罗惊喜道,忙将她扶正,问道:“你感觉好些了吗?”

    “绮罗?爹?”徐思思捂住脑袋,走马观花地想起之前的事,一把抓住妹妹地手,问道:“和我一起回来的人呢?”

    “他们在隔壁房间呢!”

    “云大哥,那云大哥呢?他怎么样?”

    “你说的是受伤的那个吧,他还没醒过来呢!”

    “怎么会醒过来,他可是醒的太好了。”徐老爹插进来,阴阳怪气道。

    “醒过来了?”徐思思一把掀开被子,蹭的站起来,道:“不行,我要去找他,找他算账。”

    竟然敢不经过她的允许就丢下她一个人。

    “算账?算什么账?”徐老爹扶住她摇摇晃晃的身子,心里的怒火直往头上涌来。

    “他太可恶了,没有和我商量下就点了我穴道——”

    “点了你穴道,就怎么啦?”徐老爹声音都变了,简直不敢相信,那畜生竟然祸害了他一个女儿不够,还要祸害另外一个吗?

    “我......”

    “我......”徐思思扶住额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