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四十三章 故人
    除了被扎了银针不醒的云雨,其余三人被丢下来,被冷水一惊,当时就醒了,又逢银甲卫进院搜索,这才屏息藏进了水里。

    “大哥,大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云雪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道:“你去看看云雨。”

    井口不大,四人漂在水上挤在一起,青玄抱着云雨在水下奋力蹬着腿。

    “雪深啊,快想想办法啊,这井水冰冷刺骨,不能久待。”

    “可这四周都是青苔,地方又小,无处借力,可怎么办?”云风一手拉住青玄,另一只手不停在水面上拍打着。

    “我朝水底发力,你们稳住好身形,借助反冲力,我们一起出去。”云雪深道。

    “不行,大哥,你伤还没好,我来。”

    云雪深微微一笑,没有坚持。

    云风深吸一口气双掌真气运转,朝着身下重重一拍,如同一颗炸弹丢了进去,巨大的冲击力反射过来,将几人送出井口。

    也许是重伤初愈,发力过猛,几人歪七扭八摔在了园子各处。

    “哎哟,哎哟。”草丛里传来青玄的呼叫声。

    云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起来,看到他的白胡子在草丛里面乱颤,云雨趴在不远处,只不见了大哥的身影。

    “大哥,你在哪?”

    “我在这。”云风循声望去,在废院的屋顶看到云雪深冒出一个头,这才放下心来。

    “二哥......”这时,云雨也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眼睛,望着他喊道。

    “云雨?”

    “二哥我总算见到你了。”

    “云雨你认得我了?!”见他说话正常,云风真是又惊又喜。

    “二哥你说话真是奇怪,我怎么可能不会认得你。”

    “你今早还跟要跟我打架来着,叫你都没反应。”云风跑过去,帮他拍净身上的泥土,看着弟弟娇憨的神态,这才确定是那个熟悉的弟弟回来了。

    “大哥呢?”

    “大哥在上面。”

    “上面?大哥在屋顶上做什么,看起来好好玩,我也要去。”

    云风一把拉住他,喝道:“你才刚好,不要乱动,你还没有好好跟我交代你这几天到底出什么事了?”

    “听你二哥的,不要乱跑,让我给你检查检查身体。”青玄跑过来,拔出扎在他头上的银针,伸手去搭他的脉。

    “大哥你快下来吧。”云风仰着脖子喊道。

    “我就来。”云雪深穿好外袍,虽然不知道徐大叔为什么要害他们,不过有一事确是要感激的,徐老爹将他丢出来的时候没有忘记给自己裹了一件衣服,好在不用袒胸露背的。

    刚要下去,眼角余光扫到身下的瓦片有一丝亮光,他俯下身子,看到有一丝亮点从他手撑着的地方从里面反射出来,云雪深将那片碎瓦揭开,向里面看去,屋内昏暗不明,但透过瓦缝照进去的日光,隐隐约约能看到有两个人坐在屋内。

    云雪深一惊,正要起身,谁料这屋顶年久失修,早已破烂不堪,他这一动作,身下房梁断裂,整个人随着碎瓦呼啦啦掉进房里。

    屋顶破了一个大洞,大量的阳光从大洞里面照射下来,灰尘四散。

    他忍不住咳嗽两声,挥了挥手。

    “大哥,你没事吧?”头顶云风跃上屋顶,探出脑袋超下面看来。

    “我没事,”云雪深仰头说道:“我先探一探这里,你照顾好云雨和青玄。”

    “我知道了。”云风缩回脑袋。

    云雪深站了一会,等视线适应了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

    首先他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贴着墙放置的橱柜,上面摆放一张铜镜,上面覆满了灰尘和蜘蛛网,想来方才他在屋顶上看到的亮光就是这个铜镜反射出去的。

    云雪深上前将铜镜上的灰尘擦去,阳光落在上面,一束光束经由它反射落在别处,顺着看过去,又是另一面铜镜,依次将前后六面铜镜擦干净,光线在屋内来回折射,整个空间光线大亮。

    这里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周围没有窗户没有门,空间不大,长宽不过约二丈。

    他向里面走去,走了没有几步就定住了。

    房间的另一端摆放着两张扶手椅,挨得极近,上面端坐着两个人。

    不,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两个已经故去很久,是剩下一副骨架,从他们的风化破碎的衣服布料,依稀能辨别出是一男一女。

    “雪深不知两位前辈长眠于此,惊扰之处,还请两位见谅。”说着云雪深上前几步,对着扶手椅上面坐着的两个人,跪下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响头。

    抬头起身时,却看到面前坐着的两位前辈右手指骨和左手紧紧交握着,两只手中间,合力握着一把剑,剑尖抵在地上,剑身也被灰尘笼罩,暗淡无光。

    云雪深刚起身,就听见头上又传来云风的声音:“哥,你在干什么?”

    云风大半个身子都探了进来:“哥,你刚才为什么要下跪啊?”

    还没等他回答,云风就跳了进来,随即,云雨揪着青玄也跳进屋里。

    “大哥二哥,你们在玩什么?”云雨满脸好奇凑过来,见椅子上的两架枯骨,忍不住伸手去摸。

    “云雨不可!”云雪深拦住弟弟,道:“两位前辈长眠于此,我们进来就已经是叨扰了,不可再侵犯他们遗骨。”

    “哦——”云雨乖乖点头。

    “青玄,他的病是怎么回事?”他醒来的这段时间也听他们说了云雨的情况,但对于这种问题,他也只能问青玄了。

    “我刚才给他拿了脉了,脉象平稳,气血通畅,什么毛病都没有。”青玄边说着,仰着下巴从云雨手里揪回自己的胡子,说道:“倒是你,你身子还没好,又是上房的又是揭瓦的,不让人省心。”

    又上前替云雪深拿脉,好在伤势没有加重。

    “大哥怎么样了?”云风问道。

    “年纪轻,死不了。”青玄在柜子里面翻找出几张废弃的纸,掸去上面的灰尘,又从怀里摸出一支笔,在舌尖上润了润,写下一页纸的药材,递给云风,吩咐道:“按着上面的药材去抓,拿回来给你大哥煎药喝下。”

    “这简单,我直接去找绮罗。”

    “不能去,”青玄还没来得及点头,云雪深急忙拦到,“不知为何徐大叔对我们起了杀意,你这时候去找绮罗,只怕会让她为难。”

    “绮罗刚才还帮我们呢,她对我们没有坏心思。”

    “我知道,绮罗不会害我们,可你若去找她,被徐大叔知道了我们没有死,那不又是会惹出一堆麻烦事出来吗?”

    “你大哥说的有道理,就听他的,”青玄也回过神来:“你就去外面抓,速去速回。”

    云风点头。

    “我也要去。”云雨叫道。

    “好好呆在这里,哪也不许去,”云风呵斥道,让他出去指不定又会跑不见了。

    又见云雨闷闷不乐,只好安慰:“大哥身子还没好,青玄又没什么功夫,我要出门,现在功夫最厉害的就是你,你留在这里好好保护他们,二哥给你带糖葫芦回来。”

    “嗯好。”云雨狠狠点头。

    三人看着他忍不住好笑,云风摸摸弟弟脑袋,跳出洞口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