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四十六章 再入司家
    夜晚,司凤钰遣散了服侍的侍从们,就连梅香都被使唤了出门,偌大的水镜苑,只有她一人独坐在院内。

    白天被司父打碎了的花已经被收拾起来了,只是破镜难以重圆,这盆好好的白皮月界来到她的手上,短短的时间就成这样。

    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

    司凤钰用锦帕包好了白皮月界的根系,心情古井无波。

    也许这般美好的食物本就不该属于自己的,就像她永远也得不到父亲的关心爱护,更像她即将凋零死去的生命。

    这花儿,明早就让梅香拿去扔了吧,免得放在这里,徒惹伤悲。

    司凤钰抚了抚叶面上细密的绒毛,掌中的触感不如白日那般柔嫩,有些干枯了,微叹了口气,转眸间却见到院门处,一束花正从边上悄悄探进来。

    想起白日里司父对她的训诫,司凤钰皱了皱眉,身姿矫健,几步跨了过去,弯腰一把抓住拿着花儿的那只手,用力一扯,将人拉了出来。

    “出来!”

    来人只想偷偷放了花便走的,却没想被抓了个现行,吓得打了个激灵,手指一松,娇艳欲滴的花落在地上,溅起尘土。

    “是你?”看清楚来人,司凤钰惊疑道:“你没事?”

    跟着她二叔出去,竟然毫发无损的出现在她面前了。

    正是云风。

    “额......嗯......”云风搔了搔头,羞赧道:“是我,我来感谢姑娘的相助之情,让我得以救出我的大哥三弟。”

    “他们都没事?”

    “没事,他们都很好。”

    看着他,司凤钰露出惊喜的笑容,看来她二叔,这次可栽了个跟头。

    “这花是你送的?”司凤钰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是是。”云风慌忙将地上的花捡起来递了过去,被她水灵灵的眸子一巧,他话都说不大全。

    他掌心中的花认不出名字来,也不知是不是在路边随意采摘的,上面滚落着些许水珠,像是来之前特意滴落上去的,只是在地上滚了一圈,难免沾上了灰尘,黏在一块形成污渍,像是美人面上的一块疤,格外引人注意。

    显然云风也注意到了,拿着这花送也不是,收也不是。

    司凤钰并未嫌弃,伸手接过,反拿到鼻尖嗅了嗅,清香扑面,见此,云风大松了口气。

    “昨儿的也是你送的?”

    “嗯,”说着,见她眼角余光斜斜瞥过来,云风忙道:“意义不一样,昨天的是专门道歉的,那天是我莽撞,冲撞了姑娘了。”

    “那今天呢?”

    今天?今天......

    云风急中生智:“今天是送礼,不一样不一样。”

    “那既然你歉也道了,礼也送了,这情我也领了,今后就不必再来了。”司凤钰拿着花,在胸前摇了摇,转身回屋。

    “啊......”云风有点傻眼了,跟在她后面记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这花好像出问题了!”他灵光一闪,指着她左手捧着的那株白皮月界大喜道。

    “嗯?”司凤钰回身,淡若烟雾的柳叶眉轻轻蹙起。

    云风却不容她思考,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花,紧紧抱入怀中,“这花给我,我去给你栽好,我明日再给你送来。”

    “你......”

    “就这样定了,说好了。”云风生怕迟则生变,抱着花一溜烟除了院子,留下司凤钰一人站在原地神色莫名,半响后,才“噗呲”笑出声来,心中却对他明日的到来,生出一丝期待。

    人逢喜事精神爽,云风怀揣着那盆焉了的白皮月界,想着明日之约,足下轻快,也没太过注意为何一路走过来都没碰上侍卫队的影子,出了司家,没走几步,转过墙角,和匆匆跑来的一人迎面撞了个仰倒。

    “公子勿怪,勿怪,小人家中有急事,走路忘记看路了。”还没等云风开口,对面那人就已经点头哈腰诚恳道歉了。

    “算了吧,以后看着些,碰上其他人可不见得有无这么好说话。”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那小人就先走了。”

    云风摆摆手,也不在意,看了看怀里的植株,没撞坏,也就不去计较了,大步离开了司家。

    一段小插曲,云风本也没放在心上,只是走着走着,脑海中不自觉想到方才的事情,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

    他就是从司家最偏的那处院墙翻出来的,鸿蒙书院建面极广,几乎占据了曲阜城的整个东城区,背靠大山而建,那偏墙后面就是山,山上并无人家居住。

    那撞了自己的人是说家里有急事,急着回家才没注意撞上自己的,看他的方向却是往司家背面而去的。

    奇怪......

    云风本能的觉得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了。

    那人头上裹着缠头,穿一身麻布粗衣,可是一身挺拔气质却是这身装扮怎么都掩盖不了的。

    这人看着有些眼熟,到底在哪里见过呢?

    云风在原地转了个圈。

    这一转圈却不打紧,却看到了在街道两边屋檐下挂着的灯笼,透出来的烛光将地上映出一条印记,泛着微微的荧光,一直从他来的路上延伸出去。

    云风转了几个圈,他周身也就多了几个荧光圈。

    他在身上搜了搜,最终在腰身后面找到一个锦袋,袋子底部破了一个小洞,还有源源不断的粉末从里面漏出来。

    伸出手接在袋底,不一会,细腻的泛着微光的粉末就落满了大半个手掌。

    竟然是夜光石磨成的粉,这夜光石价值千金,是一种天然光源,寻常大户人家若得了一块,定会放在家中当作传家宝供奉起来。

    云风也不是不识货的人,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只是没想到司家为了追踪他的行踪,竟然下这么大的本钱,还真是家大业大啊。

    只是不知何时,他们对他起了疑心,难怪这两次进鸿蒙书院,所到之处几乎畅通无阻,原来在这憋着坏呢。

    念及此,云风也想起来撞他的那人到底是谁了,不就是那天盗取番天印时,银甲卫的队长邢峰吗?

    云风笑了笑,转头看了看一家屋舍中的猪圈。

    既然他们想摸清楚他的行踪,那就给他们吧。只是不知道那群银甲卫顺着夜光粉找到这个猪圈的时候,会不会被气死。

    想想那画面,真是不要太美妙。

    做好事宜之后,云风乐呵呵的回去了。

    与此同时,司家大门处,徐思思步入大门,举着夜字令牌,沉声道:“带我去见司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