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四十七章 救命之恩
    当司夜白听说下人来报说有一名姑娘拿着夜字令牌来寻他时,吩咐下人将来请到他院子偏厅伺候好,他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后,便赶去偏厅。

    宽大的袖袍上下翻飞,浑然不像主人之前的淡定,一如他现下有些焦急期待的心情。

    她竟然真的持令牌来找他了。

    她会不会和阿姐有什么关系。

    司夜白推开步入偏厅大门,徐思思在屋内兜兜转转焦急难安的身影映入眼帘。

    “你找我?”他一向清冷的声音带了些许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柔和。

    徐思思回头,看了看他,心中只觉得厌烦无比,此人对云氏一族,对云大哥深藏恶意,甚至将云雨囚禁起来那么伤害他,她不喜欢他。

    她从腰间掏出那锭金子,和令牌一起重重放在桌上,几步冲上前来,说道:“这是我救你时,你为了答谢我给我的谢礼,今天我将它还给你,只为了求你办件事。”

    “什么事?”司夜白站在远处,慢慢将手负在身后。

    “这样说来你是收回这些东西了,东西还给你,那你就还欠我救命之恩对不对?”

    司夜白看了看桌上的东西,没有说话。

    “救命恩人有事求你,你说什么都应该想办法答应对不对?”

    她的语速轻且快,眉宇间带着一抹焦躁之色,语气说不上恭敬,甚至对于他的身份来说,还是冒犯的。

    司夜白蹙了蹙修长的眉,来时喜悦的心情在听到她的话时就慢慢淡了下来,他又变回了平时那杀伐果决的司二爷。

    “你说说看。”他冷冷说道。

    “你先答应了我再说。”徐思思想到他对云氏一族那么执着的抓捕,怕万一说出来这人不答应怎么办。

    “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算了,”司夜白对外面叫道:“来人,送客!”

    “喂——”徐思思急了,没想到他这么不上道,心里对云雪深他们担心的不得了,又怕司夜白将云雪深也关到地宫里面受苦去了,想到云雨的惨状,她的心像是被放到了油锅里面一样,难受的不行。

    她一把抓住司夜白的胳膊,哀求道:“我也不想这么样胁迫你的,我只是怕你不答应我。”

    “你说出来我才知道是什么事。”司夜白也不回头,任由她拽着自己胳膊。

    这时,听命而来的小厮踏进门来,抬眼看到的就是一女子揪着自家二爷,两人甚至贴的极近,小厮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

    家里上下谁人不知,二爷不喜女色,连房内所有侍从都是男的,以前也有侍女不信邪的想爬上二爷的闯做府内的二夫人,差点被二爷丢了去喂火麒麟,还是家主求情才留下性命,从那时起,二爷周身十丈,只见公没有母。

    可现在,这时哪里来的女的,竟然拉着二爷不撒手呢?

    我滴个乖乖!

    小厮还想看清楚一些,却被司夜白一记眼神杀过来,脖子上面凉飕飕的,不敢乱瞄,又赶紧推下了。

    “我是说,”徐思思并未注意到门边的动静,她紧紧抓着他的衣服,斟酌着说道:“我是说,可不可以放了徐大哥他们。”

    “姓徐的?”

    “嗯。”徐思思连连点头。

    司夜白看着他却未说话,心思千回百转想了一圈,才道:“我明日再答复你。”

    “明天?”

    “对,明天。”说着,司夜白想外面走去,“送客!”

    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他将所有的事情查清楚了。

    “不,不能等到明天。”徐思思再次拉住他,慌道:“一天之内可以发生好多事情,我不要等到明天,他受了好重的伤,我真的好担心他,你......”

    徐思思急火攻心,血气翻涌上来,双膝一软,向地上跌去。

    司夜白眼疾手快捞住她,随即摸上她的手腕,指尖下的脉搏虚浮无力,跳动如锣。

    “你受伤了?”难怪看她脸色苍白无血色。

    “不,没有,是刚过来跑得急了。”徐思思一把推开他。

    “是姓云的伤了你?”司夜白也不拦她,试探着说道。

    却不料徐思思脸色大变,低下头道:“我不认识什么姓云的,那我明天再来。”

    司夜白眸色一转,指尖点上她的后背,随即,徐思思双眼一闭,向后倒在他的怀里,不省人事。

    将人打横抱起,入了寝室,将人平放在床上,脱去鞋袜,又盖好丝被。

    在外面跟了一路的小厮隔着屏风回话:“二爷,邢峰队长来了。”

    “叫进来。”

    稳健的脚步由远至今,未几,一身银甲的邢峰步入房内,对坐在屏风外的司夜白行了一礼。

    “二爷,那姓云的又来了。”

    “按照我说的去办了么?”

    “事情办妥当了,属下亲自去的,将装了夜光粉的袋子趁他不备,挂在了他身上,跟着夜光粉的痕迹,很快就能追踪到他们人藏在哪里。”

    “如此就好,跟着那夜光粉寻到云氏族人,先不要打草惊蛇,摸清楚位置后,再回来告知我。”云氏出了一个厉害人物,能将火麒麟打成那样,所有的银甲卫都不会是那人的对手。

    今日云风再入鸿蒙书院,他一早就布下大网等着收鱼了,所以早就吩咐邢峰亲自去办这事,只能明日收网了。

    “是,属下知道。”

    “那你先下去吧。”

    “属下告退。”

    邢峰行了一礼,正要走出房间,就听到身后的人叫道:“等等。”

    “二爷还有何吩咐?”

    “你有没有抓过姓徐的人?”

    邢峰仔细想了想,道:“回二爷,没有。”

    “你可想清楚了。”

    “确定没有。”

    “既然如此,那你就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听着邢峰的脚步声远去,司夜白走到床边,窝进太师椅中,看着熟睡过去的徐思思,满心疑惑。

    既然邢峰说没有抓到姓徐的人,那就是没有。

    那她为什么跑到这里来要人?

    司夜白双指交叉交握在腹前,她为什么认定了他一定会抓姓徐的。

    他一直要搜捕的只有姓云的,姓徐的和姓云的会有什么关联么?

    如果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那么她是怎么招惹上了云氏一族,云氏这回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怎么会对她下这么重的狠手呢?

    司夜白靠在椅子内,颀长的双腿交叠,双目在昏黄的灯下泛着沉思。

    不急,只要查出云氏的藏身之处,一切不就清楚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