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四十八章 套话
    次日大早,司家后厨得了一张药膳方子并三副药材,说是二爷吩咐的,让大师傅照着方子煮好药膳,并将汤药煎好了送去二爷院内,剩余二副药材留着下半日再熬。

    “二爷病了?”大师傅疑道。

    不应该啊,二爷身康体健的,气息匀称不像是会生病的样子。

    “不是二爷病了。”

    “二爷院里就他一人,不是二爷病了,谁还能有这么大的阵仗。”这药膳上面需要的一些药材可都是府内存放的,需要郭大管事拿了钥匙才能开柜取出,可金贵了,若不是给主子用的,二爷那院里谁能用这么好的药材。

    听大师傅这般说,前来授命的小厮向四周看了看,伸出四指勾了勾,示意他靠近些,悄声在他耳畔说道:“二爷院里来了位姑娘。”

    “姑娘?!”大师傅瞪大了眼睛,“谁的?”

    小厮一脸神秘指了指司夜白院落方向。

    “二爷的?”大师傅惊道,随即又捂住了嘴,四下看了看没人注意他俩,这才又问道:“你确定。”

    “我也不确定,”小厮得意道:“我和你关系好才说给你听的,看二爷对那姑娘的紧张劲,就算不是,只怕也不远了。”

    “天呐——”大师傅夸张的叹道:“铁树真的开花了?”

    “行了,二爷那不是我们能乱议论的,你赶紧去熬药吧,我也要去了。”憋了一晚上,憋得他抓心挠肺的,说完这些话,小厮满意的起身,出了后厨。

    顺着游廊往回走时,一个银甲卫迎面走来,拦住小厮,说道:“队长要见昨晚留下的那位姑娘,问几句话,你去把那姑娘带过来。”

    小厮一愣,见他有些面生,打量他银甲上有两道剑痕,正是银甲卫分队长的标志,也不疑心,答应一声便上前带路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一会,穿过游廊的拱门,小厮却一下停住了,前方,司夜白后面跟着邢峰,两人前后步入房内。

    小厮看了看前面,回头疑惑道:“邢峰队长在这里,干嘛还叫我们来带人啊?”

    身后的分队长轻咳一声,斥道:“拖拖拉拉,难怪队长已经等不及亲自前来了,算了,用不着你了,你下去吧,我自己去寻队长。”

    “好的。”小厮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步一回头的走了。

    留下来的那人轻步走到门边,却没有进去,而是摘掉了头罩,凝目,隔着窗纸向屋内看去。

    侧脸线条柔和,面如冠玉,虽然消瘦了些,还是俊雅的惊人,正是云雪深。

    昨夜,徐思思为了救他误入司府,今早他感觉身体刚好点,就迫不及待地回到废院中去寻徐思思,却不想枕被空凉,从徐绮罗哪里得知,她只怕瞒着家里人来司府寻自己了,他不顾徐眠月的阻拦,马不停蹄混进了司府,刚好听见后厨的那段谈话。

    房内,徐思思早就醒了,正要起床逃走时,恰好撞上进来的司夜白和邢峰二人,不用多说,被对方轻轻一点,她就僵坐在了床边动弹不得。

    混蛋,她就不该救这个人。

    “快解开我的穴道!”浑身不能动弹,徐思思只能斜着眼睛去看床边的司夜白。

    “只是怕你乱动,”司夜白彬彬有礼,语气温和:“徐姑娘身上带伤,还是在我这里把伤养好了再走也不迟。”

    徐思思气了个半死:“我不需要在你这里养伤,还有,你不要以为我这么好骗,你就是想拿我来要挟徐大哥。”

    司夜白见她一心误会,也不争执,“邢峰。”

    候在一旁的邢峰上前一步,道:“在。”

    “告诉这位徐姑娘,你们抓过姓徐的人了么?”

    邢峰干脆道:“没有。”

    “你们早就串通好了,全部都串通好了,这会来我跟前做什么戏,你根本就不想放了徐大哥。”

    “徐姑娘!”司夜白面色一沉,语气重了些。

    徐思思根本就不听他的,直言道:“你想杀徐大哥,那又何必救我呢?如果徐大哥死了的话,我会立马自尽去地府里面陪着他。”

    她的语气坚决不容反驳,带着一往无前的狠意,门外的云雪深听了,眸中闪过一丝暖意。

    她这番胡搅蛮缠,司夜白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你不要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徐思思怒道:“到时候,你逼死救命恩人,看司家,天下人该如何看待你这位司二爷。”

    虽然不知为何他非要和云氏过不去,但从接触以来,这位司二爷接人待物都是客气有礼的,徐思思也只能指望这一点,希望能以此来打动他,放了云大哥他们。

    “那你认为我们要抓姓徐的做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

    司夜白在原地踱步,想了想才问道:“既然如此,为何你一口咬定姓徐的就在我们手上呢?”

    “不是你抓的还有谁,你们搜过宅子之后,徐大哥他们就不见了,不是你们抓了他,难道他们会凭空消失不成?”

    听闻,司夜白看向邢峰。

    邢峰忙道:“一般的民宅属下并未惊扰,只是去搜过几间城内的空屋和废弃的宅院。”

    “不知徐姑娘所指的是哪一处宅院呐?”司夜白回过头来,面色如常,循循善诱。

    他淡淡的目光却让徐思思悚然一惊,混乱了一夜的大脑终于清醒过来,怪她太着急,只想着云雨的惨样,心中担忧云雪深也步入那样的困境,就一股脑的就撞了进来。

    她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司夜白这般耐心的和她周旋,只怕另有所图。

    她心中生起另一股猜想,万一,万一云大哥他们真的不在司府,司夜白并没有抓到他们呢?

    那自己是不是心急办错事了,这样会不会将云大哥他们推入更危险的境地呢?

    会想起和司夜白的谈话,他不正是步步为营,循循善诱,一步一步诱导她说出他想知道的东西的吗?

    如果云大哥真的不在他手上,那这个男人的心智未免也太过可怕。

    她不是他的对手,说多错多,她不能再说下去了。

    念此,徐思思紧紧抿住嘴巴,“你一点诚意也没有,我不会再和你多说一个字。”

    “那好,姑娘你好好休息,我过一会再来看你。”

    话说到这里,司夜白心中已经有了七成把握,那天和她在一起的人一定不姓徐,并且这位徐姑娘,一定嫩给他带来云氏的好消息。

    他等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