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五十章 跳崖
    这司二爷看起来不过而立之年,也不知道云氏中何时出来了这么一号人物,他替父亲打理宗门多年,竟然从未听说过有人出了雲海仙门。

    “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司二爷也是出自我们云氏一族吧。”

    场内众人面色各异,徐思思更是不敢相信,喃喃道:“真的?”

    “你胡说什么?!”司夜白反驳道。

    云雪深面带笑意,侃侃而谈:“既然司二爷出自云氏一族,那么我们也算颇有有渊源,这么刀剑相向岂不可惜,我们又何必自相残杀呢?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更好。”

    这话不知哪里激怒了司夜白,他面色陡沉,阴森森道:“如果夺妻之恨也算渊源,那么我更要连本带利一起算!”

    话音刚落,司夜白气息翻腾,毫无预兆扑了上去。

    邢峰见状,抽出配剑,也加入战场:“抓住她!”

    银甲卫得令,一起扑向徐思思。

    “思思!”云雪深应付着眼前攻势凶猛的两人,见她那边告急,想去结尾,却被司夜白联合邢峰拦下,不禁大急。

    拱门处,司凤钰眼波一转,疾步走出来,像是被吓到了,一个踉跄歪向门边,一边惊呼道:“二叔,这里是怎么了?”

    徐思思软鞭呼啸而去,卷上司凤钰,将她一把扯过来,“都住手!”

    “二叔!”司凤钰无暇的面上浮现吃痛的神色,楚楚可怜。

    场上有一阵静默,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只不过想要救的人换成了云雪深。

    “司大小姐?”徐老爹躲在墙根处,见此急得连拍大腿,“真是作死!”

    司夜白笑容泛冷,示意银甲卫退下,道:“我倒要看看你们能逃到哪里。”

    “快走!”

    云雪深退到她身边,掩护着两人一路退后,然后出了偏门,来到司家院墙外。

    “思思,可以放开她了。”云雪深拉开勒在司凤钰身上的鞭子。

    “现在还不行,我们还没走远。”徐思思抓紧软鞭不撒手。

    “放开她。”云雪深将两人拉开。

    司凤钰身形不稳,倒退几步,捂住刚被捆住的胳膊,秋水般的眸子水光粼粼,里面责怪的神色如泣如诉。

    “司姑娘受惊了,雪深再次谢过司姑娘再次出手相助之情。”云雪深向她行了一礼。

    “你说她救了我们?”徐思思指了指司凤钰,又指了指自己。

    司凤钰突然面色沉静下来,眼神高深莫测,看着面前的人,面上多了一丝探询之意。

    “走了。”云雪深招呼道:“司姑娘多保重,我们先行告辞。”

    然后拉着徐思思飞快跑开了。

    司凤钰看着他们离开,至始都未开口言语,直到墙边有马蹄声传来,她才换了一副后怕惊慌的神色,捂住心口,走了过去。

    正是司夜白带了一队人马,正要追出去。

    “郭管家留下照顾大小姐,其他人跟我来。”司夜白勒住缰绳,调转方向:“驾!”

    马蹄声跟在他身后奔腾而去。

    郭横北得令,从矮脚马上下来,刚要扶司凤钰坐上去,却瞥见一个熟悉的声影不知从哪里寻来一匹马跟上了银甲卫搜捕的队伍。

    “徐掌柜,你做什么去?”

    “我就好奇,我去看看,去看看。”徐老爹歪歪斜斜的坐在马背上赔笑道,怀里还抱着来不及送出去的礼盒。

    “鸿蒙书院的热闹可不是那么好看的,你快回来。”

    也不知是跑远了没听到,徐老爹头也没回扯着缰绳跟过去,远远的吊在队伍后面了。

    前面两人一口气也不敢歇,拼命向前跑去。

    “我们回家,躲起来他们就找不到了。”

    “不能回去,他们紧跟着,难保废院不会被人发现,那样云风他们就危险了。”

    “那我们能去哪里,他们就快追上来了,”徐思思喘气如牛,声嘶力竭喊道:“我们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他们四条腿。”

    “跟我来。”云雪深拉着她的手,不停的输送真气过去。

    两人被后面的的几十名追兵包操追赶,最后被逼至出东城外,来到一片荒山处,此处怪石嶙峋,坡上光秃秃的不见几片绿色。

    正午的太阳犹如一个大火球,大地到处都是滚烫的,一阵风吹来,地上卷起一层热浪,让人难以呼吸。

    “云大哥,我不行了。”徐思思弯腰,呼气如抽风机,额上被汗水浸湿,头发一缕缕的紧贴在头皮上。

    “前面没有路了。”云雪深上前一看,严肃道。

    “什么?!”徐思思跟上去,果然前面不到十米处,路断了,取而代之的是悬崖,高不知几米,下面是一个碧绿如玉的湖泊,一眼望不到边,从视觉上给人带来一丝凉爽。

    湖面上水汽蒸腾,只不过悬崖太高,这丝凉意到了半山腰就被热浪吹散了。

    “怎么办?”徐思思问道,看了看悬崖,又看了看云雪深,后面司夜白带着人已经追来了,马蹄声已经近了。

    十丈开外,已经能看见司夜白骑在马上奔来的身影了。

    “我已经说了,你们是跑不远的,”司夜白在十米外勒住缰绳,说道:“二位还是乖乖跟我回司府做客吧。”

    “害怕吗?”云雪深握紧她的手。

    “怕呀,”徐思思咽了口口水,“可是我更怕你落入他们手上。”

    “好姑娘,我不会让你受伤的。”他看了看悬崖下的大湖。

    “嗯。”徐思思明白了他的意思,狠狠点头,“我相信你。”

    “那就跳了。”说完,云雪深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纵身一跃。

    “别做傻事!”司夜白惊道。

    “不——”一道声音比他更要惊惶,伴随着重物摔到地上的破碎声。

    司夜白回头,和徐老爹悲痛的神色对了个正着。

    “不——”徐老爹悲痛欲绝,跳下马背,跪在摔碎了的礼盒前,哭喊道:“我的宝贝,价值千金的藏品,怎么这么不小心就摔碎了。”

    司夜白忍住怒气,他没想到那云氏年轻人竟这般宁为玉碎,可惜他布了这么久的局了,还有她——徐姑娘!

    他心中一阵绞痛,好不容易寻到了阿姐的一丝影子

    “去搜,一寸一寸的给我搜!”司夜白面色阴沉快要滴出水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是!”

    银甲卫四散离开,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压下纷杂的思绪,一挥马鞭往城内赶去。

    他要先回府,多调人手去悬崖下面搜寻,上天入地,也要将两人找出来。

    听着人走远了,跪在地上的徐老爹这才敢抬起头来,爬到悬崖边,哭道:“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