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思思踏雪而来 > 第五十一章 夜话
    整个曲阜城又开始热闹起来,城门口大批银甲卫骑着骏马奔腾而出,引得行人纷纷躲避,忙活了大半日,月上中天,依然没有寻到两人的踪迹,邢峰只好打发一人先回府报信,自己则带人举着火把继续搜寻。

    司夜白回到府内,司鸿影听信后带着司龙珏大厅前迎上他。

    “那两个孩子可找到了?”司鸿影问道。

    “银甲卫正在搜寻,还没有消息。”

    “这可如何是好,当时就该多加派人手以防万一的,眼下要将所有的侍卫派出去,争取尽快将人找到,可别出人命才好。”

    “大哥,我知道,”司夜白点头:“这件事是我办差了,我没有想到那青年人这般犟的性格,我也只是想问清楚,毕竟事关我院至宝番天印。”

    司鸿影见他如此,也不好去苛责了,叹了口气,心里只求那两人平安无事。

    “此等英雄豪杰,我竟无缘见他一面,”身旁,司龙珏一脸向往之色,道:“真真是担得上顶天立地四个字了。”

    “孽子!”司鸿影喝道:“猪油蒙了心瞎说什么?若不是为了追回番天印,好让你顺利继承鸿蒙院主之位,你二叔何至于此,一天天不务正业只知道溜猫逗狗,对正事多上上心吧!”

    “儿子早就说了,并不想继承院主之位。”

    “你说什么!?”司鸿影眉毛都差点立起来。

    “好了好了,”司夜白打圆场道:“龙珏年纪尚幼,大哥也不要着急了,你我春秋鼎盛,慢慢来就是。”

    司鸿影深吸一口气,见他脸上不以为然,就知道这孽子心里头又在想什么了,只觉得心累,摆摆手叫他快滚。

    司龙珏大喜,一溜烟得跑了,气得他一个仰倒差点原地暴走。

    ........................

    那边徐老爹等了半日,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只好先回去,给徐眠月两姐妹报了信,一家人坐在一起大哭一场,留下父亲和三妹两人在家,徐眠月却忍不住,带着毡帽奔出家门,自己去寻人了。

    徐思思被云雪深护在怀里,一起跳下了悬崖,沉入湖中,浪潮汹涌,两人浮浮沉沉不知飘了多少里,终于抓住横在水面上得一根树枝,拉着上了岸。

    “来,小心些。”云雪深全身湿透,扶着腿脚发软浑身发抖得徐思思上了岸,将她安置在河边的一颗大石头上面。

    “云大哥,好冷......”也不知这湖水连接着哪里,湖中央冰冷刺骨,在水里泡的久了,全身都僵了。

    得幸这颗大石头在阳光下曝晒了一天,汲取了大量热量,坐在上面驱散了些许寒意。

    “你在这里别动,我去寻一些干树枝过来,将身上衣服烤干。”

    徐思思抱着胳膊点点头。

    云雪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手脚麻利的捡了一捆干树枝,铺了一层干叶子,幸好放在怀中的火折子外面包了油皮,没有被水浸湿,放在干叶子中间吹了几口气,火星散开,树枝燃了起来。

    月色清冷,照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恍若仙境。

    湖边,两人围坐在火堆旁,火星劈里啪啦的,将身上的水汽很快烤散去。

    “云大哥,你坐过来一些,我已经烤干了,你身上还是湿的呢。”

    云雪深笑了笑,坐过去了一些。

    他看着她的眼神专注且温柔,那双如墨的眼眸里像包容着星辰大海,徐思思想到自己做下的傻事,内疚不已,终于忍不住问出来:“云大哥,为什么你不怪我?”

    “怪你什么?”他的声音像是一坛醇香的老酒,清冽醉人。

    “要不是我跑去找司夜白,也不会连累你跑来,他们也不会知道你是云家的人。”

    云雪深看着揪着自己袖子的小姑娘,大大的眼睛里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摸样,满心满眼里面盛下的也只有自己,这样的傻姑娘,他怎么忍心去苛责。

    “可我不是也知道他和云家有很深的渊源了吗?”

    “我保证!”徐思思坐直身子凑近了些,认真道:“我保证,我以后永远永远都不会这么糊涂了。”

    “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冲动了!”

    “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不会再拖累你了!”

    “嘘——”云雪深打断她的话,将她微凉的手握在手心,道:“你不需要保证什么,你也不需要改变什么,你很好,你已经很好了。”

    徐思思凝视他良久,心中情愫汹涌澎湃,恨不得为眼前这个一直以来包容自己呵护自己的男人为之生为之死:“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好不好?”

    “永远?永远有多远?”云雪深忍不住道:“万一我比你早死了呢?”

    徐思思呆了呆,扑入他怀中,道:“那我就陪你一起死!”

    “哪有你说的这么轻率的。”云雪深忍俊不禁。

    “我是认真的。”见他不信,徐思思强调。

    “好好好,你是认真的。”云雪深将她揽入怀里,两人享受着这难得的二人时光,耳边知了的叫声络绎不绝,在林间回响。

    “你听。”

    “什么?”徐思思扬起头,看着他俊逸的侧脸。

    “林间的叫声,自从我出了雲海仙门,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种虫鸣了。”

    “是吗?”她垂下头,将耳朵贴近了他的心窝,傻笑道:“以后我们可以天天来听。”

    “以后......?”头顶传来云雪深的话从胸腔处传来,震得她耳尖发痒:“以后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为什么?你不希望我陪着你吗?”

    “我想你好好活着,”云雪深轻声道:“如果连你都不在了,那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人记着我念着我了,到时候那不是很悲哀吗?”

    “一个人就像泡沫一样的没了,墓碑上该写什么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他曾经来过,也没有人纪念。”他神色黯然,就像他在幻境中见到的那对夫妻,废院中密室中悄无声息死去的两位前辈。

    “云大哥,你说话好奇怪,”徐思思盯着他:“你忘了你还有云风云雨啊?”

    “云风有他以后对云氏一族要担当的责任,至于云雨,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没有什么记性的。”

    “我啊,我宁愿你好好活着......”

    “可是......可是......”不管如何,她真的只想陪着云大哥。

    “算了,”云雪深露出遗憾之色,道:“我知道生比死要难得多,就算为了我,这要求也是比较难做到的,我就不勉强你了,我死后就让我化作黄土一胚,散在风中吧。”

    “算了......”

    “不难!”徐思思见他说得悲凉,腾的一下坐直了,连声道:“不难不难不难,我可以做到的。”

    “一点也不难,我可以做到的。”

    见他不信,徐思思忙竖起三根手指,道:“我发誓,真的!我向来说话算数的。”

    说完,就要发誓,却被云雪深握住手指拦下:“好了我知道,以后不论何时何地,你都要将自己的安全放在首位”

    “那你呢?”

    “你忘了你刚才发过誓的。”

    “啊?”徐思思恍然大悟:“我好像上你的当了。”

    急得一跺脚,悔道:“哎呀我好笨啊!”

    云雪深放心的笑了:“如果你的生死都愿意交给我,愿意跟随我,那么上我一个小小的当又有什么不可呢?”

    “也对哦。”徐思思羞赧着大胆的望向他。

    “嘘——”云雪深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将她复拥入怀里:“你听。”

    徐思思忍不住闭上眼。

    湖边交织着的水光和月光,映衬着林中的虫鸣鸟叫,一切都那么和谐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