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全网都是我和前男友的CP粉 > 第341章 真正的迟聿回来了
    当迟聿意识到这一切不是梦游,而是他的意识里还藏着的另一个意识时,已经来不及了。

    原本藏在身体里的另一个意识已经苏醒了。

    再睁开眼,不是别人,他还是他……

    ……

    翌日。

    天刚破晓。

    作为农家乐管事的掌柜,姚桃一早起来就忙活。

    她拿了一张毛巾搭在肩膀上,再把头发挽成一个丸子,先洗了把脸,刷牙,抹点护肤的再画个淡妆。

    收拾好了自己,她去厨房。

    一进厨房来,就看到一抹高挑隽瘦的背影矗立在灶台前。

    他穿了一身黑衣,因为要做事,袖口挽起半截露出一截冷白色手臂,微微凸起的淡青色脉络从手背蔓延至藏在袖口下的手臂里。

    那双手的手指骨节不大,一双手根根分明,漂亮简直得不像话。

    一头松软的头发打理过,目之所及的那张侧颜清隽极了,不像是这厨房里的能待的人,可他此时在厨房里做的事情却格外认真,细致。

    “迟聿?”

    喊出这声迟聿的人,是姚桃。

    她揉了揉眼睛,总感觉人还是那一个人,但怎么看都觉得像是两个不同的人,难道是她没睡醒?

    姚桃疑惑的走近,在他身后喊了声在做事的男人,不过他没回头,只清冷的应了声:“嗯。”

    声音没错,是一个人的。

    姚桃走到他身旁,像是不确定似的,凑近了去仔细去看他。

    同一时间,迟聿侧目。

    短暂的四目相对,迟聿问:“有事?”

    姚桃干笑:“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么勤快。”

    迟聿:“还好。”

    姚桃:“……”

    来录制节目的这几天里,只有林西江和付瑶,还有盛艺来厨房里做饭。除此之外迟聿并没有进过厨房,那个最年轻的小弟弟林时也只进来转悠过。

    之所以让姚桃觉得意外,是不进厨房的迟聿,一大早居然就在厨房里忙活了。

    看起来有模有样,一点也不像什么都不会啊。

    怎么看都是一个人没错,但却给姚桃一种两个人的错觉。

    “你不是不会做吃的吗?”姚桃问出心中疑惑。

    迟聿:“会一点点。”

    姚桃看他那麻利劲儿,不像是只会一点点。

    那之前是装的!

    “我看到你眼里的红血丝不少,昨晚是不是真的一宿没睡?”姚桃撸起袖子开始做自己的事,随口再问起迟聿的情况。

    他只嗯了声,就没下文了。

    姚桃接着问:“昨晚喝了几壶茶?”

    他回:“忘了。”

    “那看来喝的挺多。”记得她去休息那会儿,他都已经喝了好几壶茶。

    “昨晚点了蚊香之后,蚊子应该没那么凶残吧?”像唠家常一样的语气,姚桃接着问。

    迟聿依旧只是淡淡的嗯了声,再没有别的话语。

    姚桃想着到底是跟老板娘有关系的人,好心建议道:“你别忙了,厨房里有我在,你去休息一下补个眠,白天应该没事。”

    她说的白天没事,指的是梦游。

    两次梦游都发生在晚上。

    白天多半不会发生。

    就算发生了,白天在大家都醒着的情况下,可以看着点就好了。

    “不用。”他的声音一如刚才那般清冷冷的,将刚洗好的菜丢进沸腾的锅里。

    再用筷子拨弄了几下,捞起来沥水,最后放进碗底。

    他煮的是面。

    加了菜叶子打底,作料里放了许多香菜。

    总共有四碗面。

    他只端走一碗,走的时候说:“剩下的你们吃,我不想煮太多,麻烦。”

    姚桃:“……”

    这个时候姚桃发现,他面无表情的样子跟前两天面无表情的样子其实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在于眼神的不同,现在看他,姚桃发现连那双眸色极其的淡,不如之前那般看起来更平易近人。

    姚桃心里边各种琢磨,却也没有问出来那些疑惑,只应了声:“好,我叫先起来的先吃。”

    除了姚桃早起。

    摄影组的那一拨人每天都会早起。

    今天的录制任务没有前两天多,在收尾了,也是比较闲。

    所以,当摄影组的人,看到一大早就坐在那静静吃面的迟聿,反应跟姚桃差不多,挺诧异的。不过一想到他最近梦游的事儿,昨晚大概是没睡,也就不奇怪了。

    睡醒了的嘉宾们,陆陆续续下楼来。

    还在楼梯上的林时,隔着老远就闻到了加了香菜的热面香味,蹬蹬蹬下楼来看,就看到一个人坐在桌子上吃面的迟聿。

    林时不客气的一屁股挤过来,挤到迟聿身边,手搭在迟聿肩膀上:“聿哥,你不耿直啊,吃面都不叫我。”

    刚挑起一缕面的迟聿,随着林时手搭上来,筷子上的面重新回到面碗里。

    他眸色比刚才更冷了,唇紧抿,形如柳叶,过了两三秒,骤冷的声音自他口中传出:“手,拿开。”

    林时没当回事。

    只觉得有些冷飕飕的,而且这股冷意是从迟聿身上传来。

    林时没多想,手臂仍然搭在迟聿肩膀上,俨然一副感情深厚的好兄弟。

    “昨晚没听姚姐说今早吃面,太香了吧。”

    “诶,聿哥我记得前两天你不吃香菜来着,怎么面碗里放了这么多香菜?”

    “聿哥,里面还有面吗?”

    林时那嘴,叭叭叭的不停,满嘴话的时候没注意到迟聿脸上已经覆满了冰霜。

    下一秒——

    林时叭叭叭的嘴发出一声惨叫:“┗|`O′|┛嗷~~”

    惨叫过后,林时刷的站起身来,因为手臂上传来的疼痛直接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他托着自己被迟聿折了的那只手,一边嚎叫,一边说:“不至于吧,不至于吧,聿哥你出手咋这么狠,手都差点给我折断了!”

    此刻迟聿脸上的阴霾已经散去了一些。

    因为林时的聒噪声,以及刚才活动了一下筋骨,眼前的这碗面忽然就没食欲了。

    他放下筷子起身。

    林时见迟聿离桌要走,忙问:“聿哥你不吃了?”

    “聿哥,你不吃这算不算浪费?!”

    “喂,聿哥——”

    “你折了我的手,结果你还生气,这是什么道理?我都还没大怨你好吗!!”

    嘴叭叭叭的叭了好半晌。

    也不见迟聿理会自己。

    林时也总算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只是很错愕。

    见鬼了这是?

    迟聿就算平时比较高冷,但他跟迟聿说话的时候大多数也会搭理他,从录制节目相识到现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种情况一样,不仅不搭理他,还折他手,那不知轻重的力道差点就断了!!

    编导过来看了眼,询问了一下林时手的情况,刚才那一幕她可是亲眼看着的,“带了云南白药气雾剂,要不要喷点?”

    林时担心手肿,乖乖点头:“喷点吧,万一肿了就就完犊子了。”

    编导去拿了气雾剂过来,给林时喷了一下手腕那处。

    已经有点发红,不过以编导的经验来看,手腕应该不会肿,只是会稍微痛几分钟,迟聿折他手的时候力道有控制,要是真没轻重,估计现在得去医院了。

    ……

    村长一大早就来农家乐开了门。

    姚桃说昨晚让村长锁了外面的门是真的,开门之后,村长走进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迟聿,他手里拎着一个袋子,笑呵呵的跟迟聿打了声招呼:“年轻人,这么早就起来啦。”

    村长进来之后,先把农家乐的门关上。

    迟聿看到了被关在门外的小黄。

    小黄很想进来农家乐,但村长不让,腿伸了几下,把小黄的脑袋往后推:“他们怕你,我马上就出来,在外面等我。”

    小黄:(╥╯^╰╥)老宝贝你不爱我了吗!!

    门关上后,村长拎着手里的袋子朝这边走过来。

    迟聿颔首回应:“早,村长。”

    回应村长的问好声时,迟聿的神情不似刚才那样冷冰冰,或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气场,他的神情是温润的,还有对村长的礼貌和尊重。

    村长走过来后,对着迟聿上下打量,问:“你看起来精神了不少,昨晚睡得好吗?有没有梦游?”

    迟聿轻摇头:“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村长分析道:“我看你应该就是太累了,才会梦游,休息好了就没事。”

    迟聿:“嗯。”

    村长又问:“你昨天着凉了,今天严重不?”

    迟聿:“好很多了,没大碍。”

    “那就好。”过来的路上村长就想着迟聿前晚去果园吹风,昨天有点着凉的事情。他手里拎着的正是他自己晒的草药,专门清热解毒的。

    心想反正都带过来了,村长拎给迟聿看:“待会儿我叮嘱姚桃给你熬一些来喝,清热解毒的效果不比医院里的药差,而且对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要记得喝点。”

    迟聿目光落在村长手中的那个袋子上。

    他唇角缓缓上扬,道了声谢:“谢谢村长。”

    “真是的,客气什么。”村长摆摆手笑着道。

    进去之前,村长不忘叮嘱一声迟聿:“我把小黄关在外面了,只要你不出去,他见不到你不会疯。”

    迟聿应道:“好。”

    等村长以进去,迟聿迈步往大门的方向走过去。

    他打开了门,视线往下一看,小黄乖乖的趴在门前当一条守门狗。

    见到出来的迟聿,小黄吐着的舌头一下子收回去,刷的站起来仰头望着迟聿,眼里明显有着一种兴奋,就要扑上去时,迟聿把手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小黄竟然看懂了!!

    就离谱!

    待迟聿把门关上,小黄激动的围着迟聿转圈,各种贴着迟聿的裤脚蹭来蹭去,嘴里流出来的哈喇子都掉在了迟聿鞋面上,裤腿上。

    小黄对迟聿太亲近。

    奈何这段时间里,迟聿招架不住,所以见了小黄就到头走,节目组在村长家录制那会儿,村长都不得不把小黄关起来,以免狗子太疯了影响到节目录制。

    今儿再见到迟聿,小黄对迟聿的热情依旧在。

    迟聿一伸手,小黄就使劲摇尾巴,乖顺的往下伏,趴在地上后被迟聿摸了一会儿脑袋,似觉得还不够,干脆翻了个身,把自己的肚子翻给迟聿摸。

    狗子脸上那表情仿佛在说:来吧来吧~~~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

    “……”

    迟聿见状,唇角缓缓扬起一边,薄唇翕动了一下:“…呵,傻狗。”

    小黄欢快的躺在迟聿脚下,肚子全露给他,迟聿不伸手它就自己蹭上来。

    迟聿只摸了几下,便站起身往外走去。

    小黄翻了身立马跟上去。

    屁颠屁颠摇着尾巴跟着迟聿身后的样子,倒是没有了舔狗的黏糊劲儿,更像傻狗了!

    这份亲近的原因要追溯的话,还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

    走着走着迟聿脚下停下来。

    低头看身后冲他使劲摇尾巴的小黄,眉眼间的冷意褪去后又添了些淡淡的忧郁:“是不是……这里只有你记得我?”

    小黄:“旺~~”

    迟聿勾唇:“好,就当你记得。”

    但是下一秒,迟聿脸色忽然一变,看到眼前冲自己疯狂摇尾巴的狗子,迟聿岂止只是变了脸色,整张脸都差点扭曲了。

    他转身,拔腿就往回跑。

    小黄吐在外面的舌头一下子收回去。

    看到迟聿疯狂逃离的身影。

    小黄的表情仿佛在说:原来你自是短暂的爱了我一下~~~~

    迟聿跑回了农家乐。

    开门,关门。

    一气呵成。

    身后有人拍他肩膀,吓他一跳,转过身来一看,是林西江,还问:“你去哪了?”

    迟聿:“嗯?”

    一头雾水。

    他去哪了?

    他也不知道!

    林西江看着迟聿往里走的背影,心说这人真是一惊一乍的,难怪晚上会梦游。

    迟聿走进来的时候,林时原本坐在那嗦面,当林时看到迟聿,吓得赶紧连碗带屁股一起坐在桌尾巴边上去。

    迟聿脚下一顿:“躲什么?我有那么可怕?”

    他过来是给自己倒杯水喝。

    刚才跑猛了,嗓子有点干。

    林时猛点头:“嗯嗯。”

    点了头,又疯狂摇头,嘴角上的那半截面随着他甩头的动作跟着甩来甩去,林时说:“不不不,你不可怕……就是我手还有点疼。”

    迟聿握着杯子的手一顿,盯着林时的手,几秒后说了句:“单身太久了,手都跟着你受苦了。”

    林时:“……”

    迟聿还建议道:“手速还是要适当控制一下,对身体好,对手也好。”

    林时:“……”我还只是个纯洁滴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