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影帝从签到开始 > 第281章 压制戏霸之魂
    研读会一结束,硝烟味渐渐消失。

    陈客辛满意地离开,打算把《失孤》的剧本,送交老搭档张骥回炉再编,所幸闹出的分歧聚焦在剧情的中后段,前期的拍摄计划不受丝毫的影响。

    彭三原闹心归闹心,但不至于不识大体。

    她是半路出家当的导演,之前担当家庭婚姻剧的编剧,拍摄技法、视听语言、构图色彩等理论基础只是个二把刀。

    跟过组,但接触的全是电视剧,电影调度跟电视剧可大不一样。

    所以,陈客辛以及叶秦提供的意见,作为新人导演必须慎重考虑。

    至于面子,一个是港圈名导,一个是柏林影帝,相当于俩王者,两个王者肯当打野辅助,奶你一个刚刚30级排位的ADC,还想怎样?

    收拾心情,轻轻吐口气,准备走向即将开拍的场景地,就见一群工作人员偷偷地堵在化妆间,人头攒动,似在偷看。

    “李老师,你们在看什么?”

    问话的对象是李屏斌,湾湾著名的摄影指导,《花样年华》里几场经典的光影布局,全赖他手,与杜可风并称的光影诗人。

    李屏斌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嘴唇,笑眯眯道:“中青两代影帝的对戏可不多见,仔细看,他们从服化道开始,就已经‘比拼’上啦!”

    彭三原好奇地透过民房破碎的玻璃窗户,朝屋内望去,化妆间里——

    刘天王身穿深灰色夹克,黑色裤子,腰间绑挎包,一面接受化妆师的塑型妆发,两鬓染白,脸部画上饱经风霜的老人斑,一面让助理拿锉刀,把指甲锉得坑坑洼洼。

    而另一边,背对刘天王的叶秦,看着化妆镜里的自己,晒黑棕黄的皮肤,略显邋遢的蓬头,沾着机油的卫衣,破洞牛仔裤,完全异乎前世景柏然的白净面相。

    废话,修机车的老少爷们,哪个会是干干净净?

    旁边,站着一位特意从剧组找来的工作人员,叫郭云,闵建土生土长的本土人,正在用软软的闵建口音,朗读接下来曾帅对戏的台词。

    刘天王转过头道:“叶仔,你呆会儿打算说闵建话?”

    “是啊,华哥,我觉得曾帅幼年被拐,语言系统没有完全开发,生活在闵建,理所当然应该会闵建话,至少也是带闵建口音的普通话。”

    叶秦由外至内地重新塑造“曾帅”这个角色,地方方言可以让形象天然的接地气。

    刘天王说道:“彭导恐怕不会乐意,之前我也提议学习方言,但是她说必须用普通话,说是不需要用方言来增加影片质感,不希望把整个片子变成一个突出地域性的电影。”

    呵呵,所以她拍出的“曾帅”他喵地出戏,哪是一个走丢失散的孤儿,完全是一个隐居的富二代。

    况且方言可不只是增强影片质感,飙方言是能让电影里的人物更“真实”!

    《无名之辈》,穿插着川渝话,山城话,黔贵话,突兀膈应,但听着倍儿亲切倍儿喜感。

    关键方言的很多意思味道,不是普通话能够表达。

    就好像《老炮儿》里,百花居士演的张晓波,胡同里长大的小炮,出口没点京片子燕京味儿,燕京人可是嘴强王者,京片子怼人,丫的全篇不带脏字的!

    叶秦依然坚持自己的主见,只是转念一想:

    我是不是拿了影帝飘了,这算不算是戏霸行为?

    ……………………

    某修车铺,老板是刘天王的忠实粉丝,二话不说,主动借出。

    铺面不小,拢共有一百多平米,墙壁上挂着各种机修工具、零部件,空地摆放着广告赞助商提供的摩托车。

    “出来了,出来了,刘天王!”

    “叶秦,那个就是叶秦,长的也不怎么样嘛,怎么就那么多女人喜欢他?”

    “哎,哥们,行个方便,放我进去,我就想跟刘天王合个影要个签名,我是他粉丝!”

    店面四周,密密麻麻堆满围观的群众,男女老少听说刘天王、叶秦亮相演戏,不少经营店铺的老板,顾不上看店,凑热闹地挤入人群,只为目睹明星风采。

    当叶秦、刘天王从化妆间走到修车铺正见时,掌声喝彩声此起彼伏。

    “请大家保持安静!”

    “请大家安静,一会儿我们就要拍戏,麻烦配合下刘天王、叶秦的工作,谢谢!”

    剧务长手持喇叭,指挥场工连成如同城墙的一排,将陷入高潮兴奋的追星人群隔在剧组之外。

    “嚯!”

    陈客辛看到风尘仆仆农民扮相的刘天王,大感意外道:“我原以为华仔扮农民不行,这回令我刮目相看。”

    叶秦睨了眼刘天王,他用盐摩擦而粗糙的面孔上,随即露出微笑,显然千辛万苦塑造的形象得到认可,发自内心产生成就感。

    早年章国师曾说刘天王演不了“农民”,但直到《失孤》上映立刻改口,主动邀约《长城》。

    emm,这算是因福得祸嘛,得亏集火集中在章国师、大甜甜身上。

    “叶秦,呆会儿出演的戏份里,有几个镜头需要拍下你组装修理机车的画面,修车老板可以……”

    陈客辛说话间,走到正中央的小型起降台,指了指固定其上的机车。

    剧情里,雷泽宽发生车祸,路过的曾帅好心救下,带到修车铺内免费修车,由此结缘相识。

    “陈监,不用,机车我会修。”

    叶秦顶着彭三原、刘天王等人诧异的目光下,带上手套,打开修理箱,扳手、螺丝刀、手锤等出现在眼前,轻车熟路地运用工具,如同庖丁解牛一般,拆卸摩托车的零部件,流畅麻利的动作,旁人一看就知有货!

    刘天王咋舌不已:“叶仔,你喜欢机车?”

    “当然,华哥,机车是男人的浪漫!”

    叶秦打个哈哈,其实是签到飞车课程时,顺带学一手机车修理。

    陈客辛拍了拍手,赞赏有加:“一个肯破相,一个肯吃苦,我有预感,虽然是一个公益片,但但得到的成绩超乎想象!”

    彭三原兴奋不已,剧本修改的不满立刻抛之脑后,刘天王,金像金马影帝,叶秦,某花柏林影帝,卧龙凤雏在手,天下我有!

    “那等什么,赶紧试戏吧!”

    “这里是哪里?”刘天王用半咸不淡的普通话发问,语气透着虚弱,仿佛刚刚从惊险的车祸转醒。

    “武(mu)夷(i)山(sua)。”叶秦说的是闽南话,带着淡淡的地瓜腔。

    彭三原制止道:“咔,慢着,叶秦,不要说方言,都用普通话!”

    “我觉得曾帅这个角色必须使用方言。”

    叶秦语气坚定,强调道:“华哥的雷泽宽不用,是因为他这个父亲,行走在华夏大地15年,大江南北地寻孤,去那么多地方,不可能每到一个地方都用方言交流沟通,这摆明不现实,全国推行普通话,所以用普通话相当地贴切。”

    “但曾帅不同!曾帅是走失儿童,是一个黑户,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根本上不了,吃百家饭长大,在闵建长大不说方言可能吗?”

    “而且,使用闽南话,最深刻的意义的在于最后,在雷泽宽的帮助下,他寻找到至亲,他的父母是川渝人,可他不会川渝话。”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他没有乡音,一次人犯走丢,天隔南北,再一次见面,他说的闽南话,父母一句话都听不懂,鸡同鸭讲。”

    “你说的有道理,但不是普通话,使用方言会让影片的调子看上去很土,很乡土化。”

    彭三原无奈道:“我不希望影片呈现出的,是一种第六代的地下电影。”

    叶秦满头都是黑线,虽然打心底不喜欢第六代电影,从内容到技法,可他喵用“土”,用“乡土化”就离谱。

    贾科长早年拍的片,的确男女主都会用上晋西方言,那是贴近真实,而不是土气!

    《大决战》三部曲,一代的伟人们说着全国各地方言口音,难道也土?

    “秦子,我同意彭导的建议,要考虑到主流市场,虽然是公益电影,但必须考虑到普通话受众比方言受众多得多。”

    陈客辛这回站队彭三原,也并非无私心,《失孤》也有“我们的”工作室投资,没辙,不给投资额,陈客辛懒地当监制,恨不得马上搞个同题材挣钱。

    前世,华宜就找到陈客辛出任监制,但看完剧本果断拒绝,接着诡异地展开《亲爱的》拍摄,明明申报筹拍都比《失孤》晚,却偏偏赶在《失孤》之前,提早上映。

    emm,陈客辛不地道啊!

    叶秦砸吧着嘴,寻思不能为了角色,不给导演监制面子,很容易被打上“戏霸”的标签。

    星爷,李保天,就因为对戏太讲究苛刻,跟剧组主创主演摩擦不断,人缘很差。

    考虑到名声口碑,不得不退让道:“行,我退半步,可以不用方言,但曾帅说的普通话,必须是带闵建口音的。”

    不等彭三原再三争取,陈客辛直接同意:“可以!”

    叶秦朝陈客辛看了眼,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

    丫的,刘天王都是粤语口音的普通话,你还不兴我说闵建地瓜腔的普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