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六十五章 飞来横祸
    这次的战斗虽然痛快淋漓可是我也吃了不少亏手腕上多了几道淤青腿上也红了一片头也晕的厉害更让我生气的是屁股上居然挨了重重两下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这个辣手催花沙猪男……这个仇是算结下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天黑了。

    白天在花园里遇到杨离时我特地嘱咐了他不要喝下公主亲手调制的蔷薇露。他微微一愣立刻明白过来不过也没多问什么只是眼神更加黯淡。

    夜色越来越浓我听见哈伦均匀的呼吸从床上传来听他的声音应该睡着了吧我悄悄起了身飞快的溜出了门外。

    等我到欧莱叶寝宫的时候正好看见她一脸茫然的从房间里出来向那个地下室走去。她刚拐过长廊杨离就推开了门他的神情憔悴眼眸中布满了血丝。

    “她的心难道不是已经背叛了我吗?”他一见到我一脸神伤的问道。

    我看了看他道:“你跟我来。还有答应我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轻举妄动。”

    我带着/他熟门熟路的拐到了地下室靠近了那个房间。流迦看不见男人所以我不必为杨离担心而我自己依旧用小灯给我的东西昨天我拿下来已经看过那是一小片六芒星图案的银箔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六芒星图案也叫所罗门封印小灯他虽然什么也不会却拥有这个东西恐怕他的背景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吧?难道他和所罗门王有什么关系?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从门缝里望去拥有一头如雪般晶莹白的流迦已经出现在房间里杨离脸色一沉已经按捺不住就要冲进去我一把拉住他用眼神警告着他。

    欧莱叶站起身缓缓脱下衣服当她那赤裸的身体呈现在杨离的眼前时他神色更加激动额上青筋凸现双目赤红。

    “你还敢说她没有背叛我吗?”他低声道声音已经嘶哑。

    “看下去不然你会后悔。”我轻声道随时准备着给他一张定身符。

    昨晚的一幕又开始重演黄金溶化烧铸……我望了一眼杨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切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中。

    他那原本愤怒的眼神一点一点被震惊不解心痛所代替他握紧了双拳几次忍不住想要破门而入我紧紧摁住他不让他轻举妄动。

    是的很残忍无论是对她还是对他我知道。但是——这就是真相。

    和昨夜一样流迦还是一直没有回过头我也还是一直没有看到他的脸。不过这次我看清了他的手那是一双我所见过最美丽的手修长优雅的手指施展着残酷的魔法却犹如在弹奏着天上最美妙的乐曲在空气中划过一个个动人的音符。

    在一分一秒的煎熬中欧莱叶终于又从黄金美人重新变为了活生生的躯体。想起欧莱叶对我说过的话我的心就不由得颤抖起来……

    一滴灼热滑落到我的手背上我诧异的抬起头杨离他已经泪流满面。

    流迦刚刚消失杨离就冲了进去抱起欧莱叶哽咽着难以自禁。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对你的爱。”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和杨离说了一遍。

    “也许欧莱叶会恨我因为你得知了她美丽的真相也许会立刻离开她。”我盯着他道。

    他一脸木然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有泪水还在不停滑落。

    他的泪水让我看到了一丝赌赢的希望。

    我没有再继续说话这个时候他也许需要冷静一下。

    我望了一眼还在昏迷中的欧莱叶对不起欧莱叶即使你要恨我我也要这样做谎言总有被拆穿的一天至少至少你和他都不会死了。

    我忽然有点明白了能改变她的自卑的人这个世上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她最爱的人。

    空气仿佛凝固了房间里安静的可怕。我们谁也没有说话也不知过了多久杨离终于站起身子拿过了欧莱叶的衣服替她穿了起来。

    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冷静下来了。

    “杨离你——会怎么做?”我的心里有些不安。

    “等她醒来。”他的声音依旧嘶哑语气却比刚才平静了许多。

    “你——会离开这里吗?”我忍不住试探的问道。

    他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的心猛的就沉了下去男人真的就是这么肤浅吗?爱情真的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欧莱叶在这一刹那我忽然希望她不要醒过来。

    “嗯……”昏迷中的欧莱叶忽然低低呻吟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啊!”她看清眼前的一切后失声惊叫愕然的瞪着我们恐慌害怕震惊我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了所有能让她颤抖的情绪。

    “对不起我把一切都告诉他了。”我开口道。

    她的身子一震猛的瞪住了我飞快向我扑了过来一把掐住了我的手腕拼命捶打着我声嘶力竭的喊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再三请你不要告诉他了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为什么!我恨你我恨你!!”她那充满绝望的眼神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悲伤我一动不动的任她泄着如果这样她能好受点的话……

    “欧莱叶!”杨离也冲了过来捉住她的双手低声道:“别这样欧莱叶。”

    欧莱叶浑身抖颤声道:“你都知道了你都知道了……你一定讨厌我了你一定会离开我了我明白我明白的我不会怪你的都是我的错……”

    “我会离开这里。不过——”杨离一字一句道:“是带你一起离开。”

    “带我——一起离开?”欧莱叶难以置信的抬起头忽然苦笑了一下道:“我一定是听错了怎么可能。我是个如此可怕的女人为了你的爱为了美丽我和魔鬼作了交易你怎么可能还会……”

    “欧莱叶你怎么这么傻!”杨离的眼眶又开始红他一把将欧莱叶紧紧搂入了怀中。

    “我游历了无数国家见过的美女千千万万美丽的女子在我的眼里就象恒河的白沙一粒。唯一能打动我的心的人只有你——欧莱叶。”

    “可是你娶我难道不是因为我的容貌吗?”

    “欧莱叶……”杨离凝视着她低声吟道:“山水迢迢我不远万里来到巴格达找到了我爱的姑娘欧莱叶迎娶她做了我的新娘。她写的诗歌我都会背诵她纯净的笑容我每天都想见到她温柔的气息我每夜都眷恋她婉转的歌声再伶俐的鸟儿都要自形惭愧她绣给我的手帕再巧手的姑娘也无法比拟。我不在乎她是美还是丑我只要她善良高贵的心灵永远属于我。”

    充满阿拉伯风格的唱诗被杨离演绎的格外动人虽然只是简简单单几句我已经明白了他对欧莱叶的一片深情。情深至此就像他吟唱的那样是美是丑已经不再重要。

    “欧莱叶我的傻姑娘真主安拉不是也说过他不看你们的面孔和钱财只要看你们的内心。我的欧莱叶你让我着迷的不是你的容颜而是——这里。”他指了指欧莱叶的胸口。

    欧莱叶早已泣不成声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的眼角也有些湿润这个结果比我想象的还要好太多……

    这次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吗?似乎很顺利他们不会死了而且欧莱叶有杨离的爱什么内心自卑都会治愈吧。

    这次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吗?似乎很顺利呢……

    “欧莱叶再看到你这样为了我备受煎熬我得心都快停止跳动了。不管你美还是丑我都不会在乎!我只要你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在我身边我会马上带你去我的国家。”杨离抓紧了她的手。

    “我我不能跟你一起去我和魔鬼做了交易这个魔法将伴随我的终身死后我的灵魂将会属于他。”欧莱叶神色黯然的说道。

    “不行我绝对不能让你再受这样的折磨就算是魔鬼我也要让他终止。”杨离一脸的心痛。

    “真主安拉啊现在我是多么后悔我愚蠢的行为……”欧莱叶又是喜悦又是悲伤。

    如果魔法不解除欧莱叶就要一直受着这个折磨那么他们又有什么真正的快乐可言?可是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我该回去才对。可是……我的内心激烈的挣扎着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个闲事我到底要不要管?

    “你们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相信我一定会有办法解除魔法的。”

    在说出这句话几个小时后我已经重新躺在了哈伦房间的波斯地毯上从刚才到现在我一直没有睡着话说出口很轻松可是问题是怎么知道解除魔法的方法呢。

    听见哈伦出了房门我立刻喊出了小灯。

    “主人……”小灯一脸的倦意。

    “怎么?你精神很差?”我不免有些惊讶。

    “嗯人家正在做梦被你吵醒了。”他揉了揉惺忪睡眼。

    “什么!你不是神灵吗?还要睡觉吗?”

    “神灵怎么了”他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神灵也要休息呀。”

    什么嘛这也叫神?

    “对了我想问问怎么才能解除公主身上的魔法?取消和流迦的这个交易让公主恢复原来的容貌。”

    小灯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他飘到我身边道:“主人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你想……?”

    “别管我想不想你先告诉我。”我不耐烦的说道。

    “要解除流迦的魔法取消他的交易”小灯瞥了我一眼慢吞吞的说道:“恐怕只有他本人才能做到。”

    “什么你的意思是一定要他本人才可以?”我微微一惊这个好像比我的任务棘手多了。

    ================

    小灯重重点了点头。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司音再三警告我不要招惹那个魔王而且凭我的本事一定不是他的对手硬来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任何魔法都会有破绽啊难道非要流迦本人才可以解除?想到这里我暗暗做了个决定今晚再去一次反正流迦感觉不到我的存在我就接近他仔仔细细的看一遍魔法的全过程每个细节都不放过也许会现什么破绽也说不定。

    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试一试。

    随着夜幕的降临我的心情也似乎有点紧张起来。

    看夜色已深我正想起身忽然听见哈伦在床上似乎翻了个身。他似乎没有睡着呢我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喂?哈伦?”

    没有声音就在我以为他睡着的时候他忽然开口道:“什么?丑八怪?”

    “没什么猫头鹰!”我一听他说那几个字就来气。

    “那你为什么喊我的名字莫非你想趁我睡着的时候对我不轨?”他的声音中似乎带着一丝调侃。

    “鬼才想对你不轨你这个自大狂。”我甩过去一句。

    “如果你拥有和我姐姐一样的美貌也许我会考虑一下。”他似乎来了兴致。

    和他姐姐一样的美貌?我是很羡慕她的容貌可是要是让我为了容貌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倒宁可自己是个丑八怪了。

    “算了吧你还是去找你那些胸部像石榴臀部像西瓜的女人吧那些胸大屁股大的女人最适合你这样级肤浅的男人。”我不屑的回了一句。

    他愣了一下忽然哈哈笑了起来道:“我倒忘了就算你有了那样的容貌这个像小鸡似的身材还是不对我胃口啊。”

    “谁的身材像小鸡了!”我一跃而起这个男人又要惹毛我了……

    “怎么还想象上次一样打一架这次我可不会让你小心我打得你屁股开花。”他面带威胁的伸了伸手。

    我深深的呼吸了几下冷静冷静不么和这个沙猪男一般见识晚上还有正经事现在一定要忍耐要忍耐。

    我破天荒的没有还嘴只是翻了个身假装睡觉了。

    他对我的反应可能也感到有些无趣不多时我就听到了他睡着时均匀的呼吸声。是时候了我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直往地下室而去。

    同样的一幕正在上演欧莱叶已经化身为黄金美人我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进了房门流迦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我的存在小灯的这个所罗门封印还真是满管用的。

    我慢慢走到了流迦的旁边正在这时他忽然转头朝我这里望了一眼。

    只是这么一瞬间我已经看清了他的容貌……

    他不但不是个老头相反还是个相当年轻的男人细长秀美的眉毛柔滑洁白的肌肤鲜艳的嘴唇勾勒出一个诱人的弧度但最让我诧异的是却是他的眼睛他那红宝石似的眼瞳中泛着鲜血一般的红色光泽这种妖冶的红色与他雪一样白的长形成了鲜明而诡异的对比让人想起了雪地上如彼岸花般绽放的血色之花。

    充满妖气的……美丽男人……

    妖男我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个词。

    刚才的一瞥似乎只是无意他又继续施展着他的魔法我仔仔细细的看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小动作小细节可是他的一连串动作却是流水般一气呵成根本找不到半分破绽。

    果然我和流迦的等级不是一个档次的眼下看来只有冒着被司音骂一顿的危险去问问他了说不定他也会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里我只好先退出了房间刚刚关上门忽然一个黑影在我眼前一晃。

    “谁?”我沉声问道。

    “丑八怪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我更是大吃一惊低声道:“哈伦?你怎么会来的?”

    哈伦瞥了我一眼道:“早就觉得你鬼鬼祟祟的所以跟你来看看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到底在里面做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想推开房门。

    我立刻一把拉住他怒道:“你跟踪我?”

    他不以为然的说道:“别挡着我丑八怪!”

    “你现在不能进去。”我紧紧拉着他“你先听我说。”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也令我感到有些混乱我怎么也没料到他居然会跟着我来。

    他抬头看着我一脸的怀疑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某处。道:“丑八怪你的脸上怎么了?”他话音刚落就飞快的伸手触碰到了我的额头。

    住手两字还没说出口我只觉额上一凉心中暗叫不好糟了所罗门封印……被这个笨蛋给撕掉了……

    “笨蛋!快走!”我赶紧站起身来刚走了两步只听见身后的房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

    完了完了我的脑袋里只有这个念头在打转……

    是福不是祸是祸逃不住我一咬牙缓缓转过身去。

    一抬头只见流迦的满头白随风飞扬那白犹如长了眼睛一般不断伸长一下子缠住了我的手腕。

    我稳住心神默念咒文他的长滋溜一下从我的手腕上滑了下去哈伦已经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一把抓住我就想往门外走。

    “你快走他看不见男人的。”我甩掉了他的手。

    哈伦脸色一敛沉声道:“我不会丢下一个女人自己逃跑的。”

    我愣了一下从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让我难以相信。

    “哪里溜进来的小老鼠?居然还会反抗?”流迦启唇一笑血红色的眼眸中水波流转竟是说不出的妖艳邪丽。

    说我像老鼠自己两眼红红的才像个兔子精呢。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脱身。

    我刚挪动了一下步子他又是一笑一伸手他的手忽然从他的身体脱离直向我飞来我大惊之下赶紧掏出符咒想封住他的手臂只听啪的一声他的手臂居然被我定住了。

    “呵呵似乎很有趣呢。”他不以为然的笑着。

    “流迦你赶紧解除欧莱叶的魔法不然你就别想要你的手臂了。”我底气不足的威胁道。

    “哦那个玩意随便你处置。”他微微眯了眯眼睛不知念了几句什么那断臂处竟然赫然又飞快的长出了一条手臂。

    “你你?”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微微一笑又有几条手臂长了出来我瞪大了眼睛哇咧咧这不是哪咤吗!

    “管你有几条手你要不解除她的魔法我让你变成独臂老妖。”我的底气是越来越不足了今天看来不能硬拼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他忽然收回了多长出来的几条手臂恢复了正常模样饶有兴趣的看着我道:“居然敢威胁我流迦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小东西。”

    “我不是说说而已哦你可千万不要后悔”我一边说一边朝哈伦打了个眼色迅的掏出另一张符咒朝流迦扔去趁着他有些分神赶紧念起起雾的法门拉起了哈伦就准备雾遁。

    “小东西想溜?”我刚刚听见他说完这句话就觉得浑身被一阵红色的光给笼罩了糟糕了他不知施了什么魔法只想到了这里我就被一种强烈的眩晕感席卷了全身身子不听使唤的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再次清醒的时候我一睁眼就看见了还倒在一旁的哈伦我赶紧过去使劲摇醒了他。

    他也慢慢张开了眼睛一见是我似乎松了一口气道:“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奇怪好像什么都没生我也一点没有中了魔法的感觉可是可是为什么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呢……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正纳闷着我忽然想到了流迦还没等我转过头身子一轻就被人拎着领口提了起来我的脑中又是一阵晕好像感觉落差很大接着又落入了一个软绵绵热乎乎的东西上。

    “小东西你没事吧。”好大的声音直震的我耳膜嗡嗡作响我捂住了耳朵睁眼一看吓得差点跳了下来一双巨大的红色眼睛正牢牢盯着我是流迦的眼睛我心里一个激灵我好像有点明白哪里不对劲了强烈的恐惧感从内心深处涌起。

    连忙低头看我所在的地方触手处应该是白色的肌肤表面带着一些纹路再望上去是长长的手指。

    “怎么小东西我的手上还舒服吧。”他的声音令我往后退了两步脑中已是空白一片这是他的手我在他的手掌上我抓住他的手掌边缘往下一望顿时头晕目眩地面离我好远好远……

    我忽然很想大哭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生这么可怕的事情的……

    可是……还是生了……

    5555555555我的老天我竟然——被缩小了!!!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