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八十五章 天界的使者
    打开门果然和伊莱斯说的一样我立刻就直接进入了花田。

    各色的罂粟花在阴郁幽暗的天空下偏偏开的绚烂繁华如下魔咒般的妖艳迷人却又凄美的让人禁不住心驰神往。天上忽然下起了绵绵细雨我惊讶的伸出手去雨水掉在手上的感觉和人间一样原来冥界也会下雨……

    突然一个画面跃入了我的眼中身穿一袭紫色敞领长袍的安提正安静的被清澈的雨水滋润着晶莹的水珠从他胸膛的肌肤上滑落伴着胸口轻轻的起伏银青色的长卷飘逸悠长映的四周光影流转飞扬。

    那个有着一脸天真笑容的男孩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个成熟的男人。

    想不到冥界有这么多出色的人物冥王伊莱斯死神修睡神希泊还有梦神安提我的脑中忽然迸出了一个词——四大美男?

    “叫我来做什么?”我先开了口。

    他似乎微微吃了一惊“这么快?”“哼我可是穿过冥王大人的时空门过来的。”我一扬唇。“时空门你是说冥王大人他……+”他脸上更加惊讶。“对啊我去看曼珠莎华的时候遇见他的。”“曼珠莎华?”他漫不经心的脸上忽然敛去了笑容“你和冥王大人提起了曼珠莎华?”“是啊我觉得很漂亮啊。”

    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以后不要和他提起这种花了知道吗以前有新来的侍女问起这种花就被大人投入了热沙谷。”“为什么?”我诧异的问道。“因为……”他犹豫了一下似是有难言之隐“大人非常讨厌这种花。”“讨厌?既然讨厌又为什么种这么多?”我不解的问道心里倒也有些后怕也许今天正好冥王心情好吧。“总之你就不要管这么多了记住以后不要提起就好了。”他冲我笑了笑“昨天的梦怎么样?”

    我刚要回答不远处忽然响起了悠悠的琴声。丝丝缕缕欲断又连。如无定的轻云漂浮凄怆沉痛委婉动人。充满着哀伤的旋律仿佛能将人的心溶化成泪水……

    我失神的听了一会才道:“是谁?”

    安提望着前方“欧路非司又再为他的爱人弹琴了。”“欧路非司?”“他的爱人尤利诗因为意外失去了生命为了救他的爱人他只身来到冥界冥王和冥后为他的琴声所打动准许他带着爱人通过富田重返人间唯一的条件是在到达人间之前他绝对不能回头。”安提的语气中似乎也有一丝惋惜“但——他还是回头了尤利诗就永远的留在了冥界而他就一直在这里陪着她。”“这么可怜……”我叹了一口气“不知他在冥界待了多长时间。”

    安提眯了眯眼“那该是生在远古时代的希腊的事情了吧。”“什么?”我一惊这么说来欧路非司已经在冥界待了上万年……

    上万年该是多少个黑暗的日子他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我想去看看。”我对那个男人充满了好奇。

    见到眼前的那一幕时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位美丽的金女孩直直的站立在花田的一角她肩部以下的部分已经全部化为凝固的化石无法剥落。长长的金一直垂到了地面天使般的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而坐在她身边的正是那位弹琴人——欧路非司他微阖着双眼浓密的金随着他弹琴的节奏轻轻摇晃银色的琴弦在他指下轻轻颤动失去血色的双颊和嘴唇犹如石刻英挺中带着几分优雅。

    好相配的一对人啊……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到来欧路非司停止了弹奏一脸警觉的望向了我们待看清我们后又很快恢复了原先的淡然。他只是向我们稍稍点了点头也没有说话。

    “你们好我叫叶隐对不起打扰了你们我我听说了你们的故事所以……”我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寻找着适合的言辞。

    “你好我叫尤利诗那是我的爱人——欧路非司。”尤利诗微笑着回应着我“他不爱说话。”

    “哦你们继续弹琴吧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忽然闯入的入侵者破坏了这里的和谐。

    “没有关系我也好久没有和年龄相仿的女孩子说过了话了呢”她笑着“如果你愿意和我说会话我会很高兴的。”

    “嗯!”我重重点了点头便在她的身边坐下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开了。欧路非司温柔的眼神掠过尤利诗又弹奏起了他的七弦琴。

    我把所知道的现代的事情几乎全都告诉了她她又是惊讶又是感叹。就这样也不知说了多久直到安提催促我回去。

    “等等我还没说够呢。”“哦那我先回去了。”“好啊。”“不过那十壕你就自己……”“收到马上跟你回去!”

    分别前我和尤利诗已经成为了很好的朋友。我答应她等有空一定再去看她。

    虽然很高兴结识了一个新朋友但我还是没有忘记这次来冥界的目的。只是冥王的宫殿实在不是那么容易进去更别谈什么找东西了。

    “安提曼珠莎华只有红色的吗?”趁着安提造梦的时候我趁机问了他。“应该是吧。”“没别的颜色吗?只有一种颜色好单调啊。”“没听说过有别的颜色。”

    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不知道。连他都不知道这里真的有橘色的曼珠莎华吗?

    ===========================

    半夜醒过来的时候我怎么也睡不着了在床上折腾了一会还是起了身披上件衣服走出了宫殿在这个白天黑夜没什么差别的地方我自己都过糊涂了。

    我四下张望了一下蹑手蹑脚的溜了出去刚溜出殿门就看见冥王的宫殿前正站着一个人影。暗沉的光线笼罩住了那人的侧脸我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觉得他仿佛正凝视着那些曼珠莎华不知为什么我感到有种淡淡的悲伤与无奈在他的四周漂浮。我一闪神脚下忽然踩到了一粒石子格的一声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响亮那人猛的一惊“是谁?”虽然语调不复平时的慵懒但我还是立刻分辨出了那撬裣2吹纳簟?

    “是我。”既然被现了还是大方点走过去吧。

    “怎么你也失眠了吗?”就在那么一瞬间他的声音又恢复了慵懒的声调我抬起头只见他蔚蓝色的长随风飘扬爱琴海般深邃的眼眸内浅笑盈盈。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心里却涌起了一丝疑惑刚才那种悲伤的感觉是我的错觉吗?

    他笑了起来“今天这个样子可是和那天在血池地狱完全不同哦。”听他说了这句话我立刻绷紧了神经哇他不会趁机报一踹之仇吧。

    “不用这么紧张我希泊好歹也是堂堂睡神怎么会和你这个小丫头一般见识再说我弟弟他……”他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我顿时松了一气想趁着这个机会问他几句一时却又不知该问什么忽然想起了今天安提好像提到过冥后这个词当时也没太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倒还真有点奇怪来了这么久还没看见冥后呢。

    “对了为什么没有见到冥后呢?”我的话音刚落希泊的笑容猛的一滞好半天才说了句:“我们没有冥后。”

    “可是我听安提说之前明明有……”

    “冥后已经不在了。”他迅打断了我的话无意中瞥了一眼曼珠莎华“记住千万不能在冥王大人面前提起这几个字。”

    “曼珠莎华也是吗?”我留意到了他的目光。

    “不错。”他的脸上又极快的掠过一丝淡淡的伤感。

    我心中渐渐产生了一个疑团明明之前有冥后现在却不许说也不许提曼珠莎华我的心里一个激灵难道冥后和曼珠莎华两者是有联系的吗?如果是的话那又是怎样的联系呢?

    而希泊——似乎也有些奇怪。

    ==========================

    之后几天我也趁着安提去巡视的时候跟着他去看了几次尤利诗。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的心里也越来越焦急那颗药丸只有一个月的期限我必须在这之前拿到该拿的东西。可是实在又是毫无头绪也根本再没有合适的机会进入冥王的宫殿。

    “小隐你好像有心事呢。”尤利诗微微笑了笑。

    我摇了摇头继续替她梳着头她的金美得耀眼。“尤利诗一定很辛苦吧你和他在这永无止境的黑暗世界……”她愣了愣笑意又浮上了她的面颊“很辛苦不过他更辛苦。”她抬眼望向了不远处弹琴的欧路非司。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撒那特思他也——一定很辛苦吧?

    欧路非司朝我浅浅一笑他实在不是个善谈的人。

    “我也该走了”我站起身来“一会安提就来了。”

    “小隐谢谢你。”尤利诗的笑容犹如春天一样迷人我的心里微微一颤能支撑她一直微笑的恐怕只有欧路非司的爱了吧。

    我向他们道了别往前走了一段路忽然想起忘了把梳子拿回来那梳子是安提临时借我的不是一把普通的梳子它拥有让人精神愉快一夜好梦的魔力。想到这里我赶紧往回去就在离他们不远处我停下了脚步。

    欧路非司正在亲吻尤利诗的脸颊这样的情况我实在不适合去搅局我正想挪动脚步却听见尤利诗的声音“欧路非司我的爱人回答我在这没有阳光的世界里就这样终日守在我的身边失去了自由和理想你后悔吗?”

    欧路非司先是一愣随即又浅浅的笑了起来轻轻地掬起她金色的长柔声道:“头又该修剪了……”

    “回答我欧路非司我要听真实的回答。”尤利诗这次出乎意料的固执。

    “尤利诗……”他低低唤了一声“也许此生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将你带回有阳光的世界该抱歉的是我才对。至于我自己外面的世界对我已经不重要。只要你在身边无论在哪里都觉得心安。因为有你因为有爱因为可以为你弹琴因为你就是我握在掌心里的阳光。”

    因为——你就是我握在掌心里的阳光。

    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我也是浑身一震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泪流满面心里隐隐的痛了起来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只要有爱连阳光也可以舍弃……

    我用手抹着不听话的眼泪转过身就走没走几步就撞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我泪眼模糊的抬头一看是——安提。

    “你们女人真是容易感动。”他好笑的用手指帮我抹去泪水。“你也听见了吗?”“嗯。”“可是安提我好感动……他们真的好可怜如果可以我真想回到远古时代改变他们的宿命。”我抓着他的袖子一顿胡抹。“笨蛋连神都难以改变他们自己的宿命更何况是人类。”他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异样的神色。“谁说不能改变可以改变的可以改变的!”“好吧好吧。你快跟我回去吧过几天冥王大人会举办一个宴会倒时一定会很忙我要准备很多东西。”“冥王的宴会?”我的心里一动“是在冥王的宫殿里吗?”

    他点了点头。

    我心里一阵狂喜机会终于来了。

    “冥王的宴会一定很气派很有趣吧”我装出了一副非常向往的样子“可是我是永远也看不到了等回到人间以后再次回冥界时就是真正的孤魂野鬼了。说不定就会被扔到乱七八糟的地狱哦。”

    他盯着我忽然嘴角一扬眼中闪过一抹促狭的神色“说了这么多不就想我带你去吗?”

    我干笑了两声“呵呵安提大人果然是冰雪聪明。”

    他思索了一下“要我带你去也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条件?我一没钱二没势三没权四没色……”“暂时没想到等想到了再告诉你现在你只管答应就好了。”“好我答应。”死就死了能去冥王宫殿是王道。“到时你就跟着我去吧。”“嗯谢谢!”“不用谢我也是有条件的。”“……当我没说。”“呵呵……”

    =====================

    冥王这次宴请的客人是来自天界的使者听安提说从远古时代开始冥界和天界一直来往十分密切。

    举行宴会的那天冥界罕见的点起了许多蜡烛冥王宫殿更是灯火通明。在温暖的灯火照射下阴森森的冥界似乎也多了一丝暖意。

    我跟着安提走进了宫殿在他的身后站定。

    今天伊莱斯的宫殿果然与往常大不一样涡卷纹的深红蜡烛夹杂着金线的锦锻桌布金漆细边的白色瓷盘一切都是井井有条却又气派不凡。

    冥王这个抠门……有好东西都藏着非得等到有客人才拿出来。

    主位上坐着的正是一袭黑衣的冥王伊莱斯他的左第一位是死神修第二位是睡神希泊安提自然就坐在了第三个位置上我也顺势站在了他的身后修和希泊看见我都是微微一愣伊莱斯只是看了我一眼也没说什么。

    “卡桑大人欢迎你来到冥界。”伊莱斯举起了酒杯他那浅灰的眼眸比往常更为迷蒙若即若离的眼神让人沉醉优雅的举止高贵而不做作当他修长的手指握住酒杯与人碰杯的时候也许酒还没入嘴那人就先醉了。

    “伊莱斯大人多谢你的款待。”那人也举起了杯子听那人的声音年纪似乎也不是很大我抬头偷偷望了一眼。

    只见那人和伊莱斯年纪相仿按表面来看大概也只有三十左右吧长目薄唇挺鼻一头红色的长服贴的垂在脑后咋一看也是位颇有风度的男子只是在冥界四大美男的夹攻下他就只能当个陪衬了。

    可能是我注视的时间过长那人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也抬起了头就在一瞬间的对视中他的脸色一变手中的酒竟也洒出了几滴。

    众人一片惊讶伊莱斯若有所思的望了我一眼。

    “实在是失礼了我的手滑了。”那位卡桑大人连忙说道脸色的表情也很快恢复了常色。“没关系卡桑大人请尽情享用吧。”伊莱斯朝他扬了扬酒杯。

    ==================

    偶家小隐如果是冥后的话好像稍稍狗血了一点哦桃花的身份反正会比大家想到的都要复杂就是了这样才好玩嘛西西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