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12
    白梓关了手机屏幕,正要进房间,转身的瞬间,脚步一顿,想到了什么。

    他伸手又把手机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打开屏幕。

    怎么觉得有哪儿不太对劲?

    白梓去翻搜索记录,今天和昨天的都显示一片空白,可是他分明记得:他昨天有过搜索。

    眸中有疑惑微闪,他转头看向卧室。

    却想不透。

    这些事情,本就是偶然。

    而她看起来,却似是有所要图。

    白梓站在门外的过道上,看着外面的天,有些阴沉沉的,压着有乌云下来,不见什么光亮。

    虽然这时候还早,不是太阳应该出来的时间。

    但是他觉得,今天的太阳,应该不会出来了。

    白梓心头一颤,突然间头有隐隐的晃晕,他扶住墙,这才站稳了,只是似有一股血流翻滚,奔腾上涌。

    他一点儿都不喜欢这样的天气。

    每次只要一下雨,他就不愿意待在家里,所以他宁愿一个人蹲在外面。

    等着雨停下来。

    那时候他总想,只要雨停了,一切就会好了。

    .

    白楠过到的时候,已经下起了毛毛细雨。

    以前从他家到这儿,怎么也得两个半小时,但是这一次不长不短,刚好是最后一秒,他提着一大袋东西踏进了门。

    还没来得及说话,白梓已经从他手里把袋子给拿了过来。

    “让我一个大男人去买这些,真是造孽。”白楠过无奈的抬头,十分嫌弃那个袋子。

    恨不得不要再看见它。

    早上五点,他去到楼下便利店,人家都没有开门,没法子,还是后来在一所中学门口的小超市里买到的。

    随便捡了几包,扔过去付了钱,提起袋子就走得飞快。

    只是付款的时候有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一直朝他看,准确的说,是朝他手里的卫生巾看。

    那视线,活脱脱在对他公开处刑。

    白楠过第一次觉得,祖国的花朵,真是一点儿都不可爱了!

    白梓敲了敲厕所的门。

    很快门就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双白皙纤瘦的手,捏住袋子,力气都是温柔的。

    然后伸了手回去,关门的时候,从里面传来小声的一句“谢谢”。

    白梓往房间里走,还特意发出了脚步声。

    让舒心知道他已经走远了。

    舒心捂着小腹弯腰,这时候脸色已经有些苍白,眉头皱起,紧咬着牙,没有出声。

    听见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舒心才拿了一包卫生巾出来,小心翼翼的撕开。

    只发出了很小的声音。

    舒心有好一会儿才从里面出来了。

    因为不太好意思,她还在厕所里把自己弄脏的内裤和裤子都给洗了。

    只是出来的时候,看见床单上的一片红色,还是怔愣住了,想自己怎么就把这个给忘了。

    白梓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俯身过去,已经开始撤被单了。

    “姐姐,我马上去洗。”白梓把被单一卷,已经抱在怀里,往厕所去了。

    舒心的脸颊红了红。

    她想说不用,可是白梓已经抱着被单进了厕所。

    舒心想算了。

    他应该是用洗衣机的吧。

    白楠过从屋外进来,在门口探头,看见舒心,已经是两眼放光了。

    “又见面了。”他笑着朝她招手。

    舒心肚子还有点疼,不怎么想说话,只是一贯的教养和习惯,她还是朝着白楠过点了点头。

    “仙女,这几天有没有吃好睡好?”白楠过在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一边说一边摇着,一副大爷的样子。

    他随意问了一句,抬头却状似认真的等舒心的回答。

    话中另有深意。

    只是他这话刚问完,外面的雨就下的大了起来,从淅淅沥沥的,变成大水珠子的往下拍打,一瞬之间,已经成了倾盆大雨。

    白楠过听见声音,忽然受惊,抬头往外面看。

    窗户紧闭,雨水拍在上面,哗哗的流下来,流成一道一道的水痕。

    他看过去,目光凝重。

    “对了。”楠过忽然想到什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和一支笔来。

    执着的递过去:“签名。”

    其实他真的真的很想要张合影!

    但是他也知道,现在要合影不是时候,毕竟舒心才刚出了车祸,正在风口浪尖上。

    他关注新闻,多少也是知道的,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媒体,正在想着法儿的扒舒心的现况。

    可多亏了白梓这个地方......可以说是真的不通人世。

    应该还没谁有这个本事能找的过来。

    舒心正要接过来——

    指尖碰到纸张的时候,厕所里忽然传来什么声音,白楠过瞳仁一缩,猛然站起身。

    纸张飘飘然随之落下。

    他几乎是跑着进的厕所。

    方才他面上那一刹那的震惊和担忧,哪怕是飞快闪过的情绪,却也入了舒心的眼,她直觉意识到,一定是白梓出事了。

    舒心甚至顾不上肚子疼,也追着跑了上去。

    到门口,她脚步猛然停住,抬头间,那画面映入眼帘。

    呼吸在刹那停滞。

    少年穿着一件白色长袖,蹲在地上,埋头在双膝之间,缩着身子不断往角落里去,整个人越缩越紧,越缩越紧。

    恨不得自己能够完全消失。

    原本少年清澈似水的眸子里,染了一层几乎已经到极致的痛苦,通红一片,欲是滴血。

    他右手握着一把手术刀,手臂上肌肉暴起,已经是在很努力的,咬牙克制了。

    那握着刀的手,已经划开皮肤,滴了血下来。

    右手不受控制般的慢慢抬起。

    白楠过跑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阿梓。”他着急的唤了一句。

    白梓大喘了一口气,显然还有意识,只是人已经痛苦的不成样子,连话都说不出来。

    “药。”白楠过脑中灵光一闪,马上就问:“对,我去拿药。”

    虽然医生说过,以白梓的情况,能够尽量去回避那些,尽量去克制最好,若非必要,药还是要少吃。

    可是没办法,真的没办法。

    不能不吃。

    不吃他会把自己给弄死的。

    白楠过站起身来,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就往二层跑。

    一些普通的治疗药物,一层倒是有,但是那些真正效力大的,白楠过知道,都在二层。

    尽管白梓说过不让人进。

    那代表着他心底的一片灰暗,不愿为旁人所触及的黑暗,是最后要守住的底线。

    可是白楠过还是上去了。

    白梓就算要因此而弄死他那也是之后的事了。

    现在还是要保住他的命,不能让他有事。

    .

    舒心看着缩进角落的白梓。

    那个小男孩,也是这样,在每一个下雨天,蹲在那屋檐下面。

    只是现在的他,现在这可怕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里不停地发抖,好像所有的意识都已经被吞噬。

    再也清醒不过来。

    心上的那根针突然扎的很紧。

    她抬腿,下意识的朝他走过去。

    她见过他拿刀划自己手的样子,见过鲜血溢出的那一瞬间,所以她知道,他现在一定拼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在克制自己。

    她在他身边蹲下。

    “白梓。”

    舒心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她知道不能让白梓继续这样下去。

    她轻柔的唤了一声,然后伸手去拉他的手。

    尽管已经在滴血。

    她轻轻覆在他的手背上,想试图拉住他拿刀的手。

    白梓的动作顿了一下。

    原本剧烈闪动的目光也忽然滞住,一动不动的看着舒心。

    但只有那一秒。

    他眸中厉光再起,忽然侧身,一只脚支着角落,往旁边一抵,就压住了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