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13
    白梓最近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就像今天,他一进厕所,正准备把被子洗了,才放进洗衣机——

    突然下了这么大的雨,哗啦啦的不停拍打,窗户上传来的响声,一下一下猛然激烈,像是击在他的心上。

    隐约还能传来树枝风雨飘摇的响声。

    突然间头就晕了。

    脑袋很疼,疼的快要裂开了,闪过的全都是过往的那些画面。

    在下雨天里,她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带着凌厉可怕的眼神,然后就开始砸东西,开始不断的找茬,争吵。

    嘈杂的声音透过无数个年头传来。在他的耳边打转。

    停不下来,怎么都停不下来。

    那时候他恨不得自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消失了,就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了。

    而就在他意识快要崩溃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伴着淡淡的香味,在他的周身弥漫。

    这样的味道,让他浑身奔走的血液渐渐缓和下来,但是一颗心却开始剧烈的跳动。

    在那一刻他想,如果可以永远把这味道锁在他的身边。

    他的生命里,是不是就多了一缕阳光。

    眼前是一片赤红,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白梓一手按着她,压在她身上,那只握着手术刀的手,差一点点就能划到她的脖子。

    舒心深吸了一口气,睁着眼睛,看着面前压着她的人,一动不敢动。

    他的眼神虽然凌厉,可是其中闪烁的渴求,像是在尽力的要抓住什么。

    而少年灼热的呼吸就在她的脸颊边。

    舒心垂眼,余光瞄过那把手术刀,片刻之后,伸手抬起,放在了他的背上。

    “白梓,没事的。”

    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尽管声音略显颤抖,可还是尽量的弯起一个笑容,一点一点的,在他耳边引导。

    “你把刀给我,给我好不好?”

    他虽然没有划在自己的手臂上,但是手掌握着刀刃,力气越来越大,鲜血滴下来,已经落在了地板上。

    她的手慢慢的往刀上移,能够明显的看到,她的指尖在轻轻的发颤,但她还是轻轻的碰上了刀。

    舒心稍微的偏头,想去看清楚刀的位置,额边一缕黑发,拦住了她大半的视线。

    稍微一动,唇上却突然碰到一片冰冷。

    是紧抿着的唇角,微凉着有清透的水意。

    白梓原本紧握着刀的手突然松了一下——

    清香的柔软。

    熟悉而诱人的香味。

    就在这时候,舒心把他手里的刀拿了过来。

    白楠过找到药,就冲了进来。

    他刚才从楼梯上下来,一脚踩空,差点直接滚了下来。

    天晓得他究竟有多着急。

    二层太黑了,黑的简直伸手不见五指,他什么都看不见。

    而且连灯都没有。

    他的手机还落在了楼下,一点儿能照明的都找不到。

    偏偏心里头像有一把火,急得要烧起来了,也只能一点点的摸索,最后在抽屉里摸到几个瓶瓶罐罐。

    他也顾不了那么多,就全部都拿了下来。

    到了有光的地方,他才能仔细的去辨别这些药物。

    因为白梓有长年累月的在吃药,而每次去看医生的时候,也都是他陪着一起的,所以白楠过能够分出来这些。

    他倒出两粒白色的药丸。

    下意识就递给舒心。

    “喂给他。”

    舒心手一松,手术刀落在地上,一滴鲜血溅起,染在了她的衣角上。

    她把药丸捏在指尖,稍稍把头往旁边一侧,指尖触摸着碰到他的唇瓣,在一片微凉中,把药喂进了他的嘴里。

    “咽下去就好了。”她在他耳边,像是哄着小孩子一样。

    白梓喉咙上下一动。

    药丸顺着喉咙下去了。

    这药是特效药,就是为了处理突发状况,几乎不到一分钟,就能起作用。

    白梓浑身的力气软下来,眼睛慢慢的闭上,接着没一会儿,就晕了过去。

    .

    白楠过轻车熟路的背了白梓到床上。

    他看着瘦弱,力气倒是不小,背起白梓来轻轻松松,像是完全没用什么力气。

    白楠过看着人躺在了床上,下意识伸手按在他的脖颈处,接着又用手背,去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

    这才松了一口气。

    白楠过抹了一把汗。

    这时候他忽然想到还有人,回过头去,看见舒心脸色苍白,捂着胸口,微微喘气。

    她生理期本来就肚子疼,虚弱冒冷汗,刚刚那一瞬间,她看着淡定,却是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所以才会在缓和过来之后,整个人变得越加的虚弱。

    只是......白梓没事就好。

    “他应该没事了吧?”

    “没事了。”

    这药会对身体造成副作用,虽然让他安静了下来,但在之后造成的后果,会更加严重。

    但是好歹能够抑制住这一时。

    “他也不是经常会这样,只是看了这么多年的医生,辗转来回,都没什么用。”

    白楠过站在床边,看着白梓,突然就出声,语气平淡,显得无力而无可奈何的,叙述着这些事情。

    “吓到你了吧。”

    白楠过在找药进来的那一瞬间,分明察觉到,那时候的白梓,是平和而安定的,那是在他发病的时候,从未有过的模样。

    他一直就觉得,或许舒心对白梓,是真的能有什么用。

    毕竟白梓他是第一次,能够正常而平和的和一个人相处。

    共处一室。

    白楠过看舒心皱起的眉头,怕她会误会什么,就解释说:“其实他只是——”

    “我知道。”舒心点头,说:“创伤后应激障碍。”

    白楠过睁大了眼睛。

    “你怎么知道?”依他的了解,白梓是不会把这些主动说给人听的,有关于他的病情,他连他都是瞒着。

    要不是他特意去了解的话。

    舒心看着躺在床上的白梓,少年漂亮精致的脸,却偏偏经过了太多的折磨。

    “我们小时候,应该见过。”

    她虽然已经能够大致的确定,但还是用了“应该”。

    白楠过眸子转了转,猛然间想起什么,说话的声音拔高不少:“你还送了他一根棒棒糖?”

    舒心稍顿片刻。

    “你知道?”

    白楠过跟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样。

    他上前一步,亮着眼睛看着人,惊呼一声。

    “真的是仙女从天而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