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16
    舒心做了些小点心。

    她在厨房待了两个小时,十分磨得住性子,就着仅有的一点儿鸡蛋和面粉,捣鼓出了许多花样。

    小巧玲珑。

    精致可口。

    舒心刚好做完,热乎乎冒着气的时候,白梓从外面回来了。

    他有每天早上都去跑步的习惯。

    大概是因为长期的失眠和吃药,对他的身体状况造成了一定的损害,所以他一直都坚持锻炼。

    舒心把点心放在桌子上,然后拿了块毛巾,要去给白梓擦汗。

    白梓警惕的后退一步。

    他抬眼,看着还被拿在她手里的毛巾,也没要,直接就另外拿了一块过来。

    舒心只好又把毛巾放回原处。

    这样浑身带满了刺的少年,还真是......有些棘手呢。

    “我给你做了小点心,你尝尝,很甜的。”

    舒心把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

    白梓没有看,反而自顾去冰箱里找吃的。

    “明天我让白楠过送你回去。”他冷冷出声。

    舒心看着他的背影,没有说话。

    白梓回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她的视线,目光平静无波,静静的看着他。

    “其实我真的只是希望你好,你不用对我那么防范的。”

    舒心说着,眉间微微皱起,似是腹部突然抽痛了一下,抬手轻轻揉了揉,咬着牙想忍下来,只偏偏这股剧痛来的猛烈。

    完全无法抵抗。

    舒心这身体就是这样,第一天痛经过后,之后虽然会缓和一些,但是偶尔一抽一抽的,就跟肚子突然裂开了一样。

    她后退了一步,扶着后面的冰箱,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白,弯着腰,已经不大能直的起身子。

    舒心朝着白梓伸出手。

    她牙关禁闭,差一点连嘴唇也咬住,只靠抵着后边才能勉强站住,朝他伸手,是想让他扶一下。

    白梓冷眼看着她。

    因为强忍着疼痛,她的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细汗,身子慢慢的隆起,蜷成了个小猫,原本的白皙的皮肤,已经成了病态的冷白。

    白梓喉咙上下一动。

    他抬腿过去,俯身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他虽然看着瘦弱,但力气是极大的,抱起舒心,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

    他让她在床上躺着。

    放下人之后,他也没再说什么,直起身子来,刚要转身离开,舒心却轻轻勾住了他的手指。

    先前碰到了他的手腕,他大发雷霆,所以舒心知道,不能轻易碰那地方,就只敢轻轻的,勾住他的手指。

    “那点心你就当早餐吧,趁热吃才好。”

    忍着疼的声音,也是虚无着的。

    白梓手一扬,就挣脱开了她的手。

    然后也没说话,直接走了出去。

    舒心方才勾他手的时候,分明感觉到那冰凉的指尖有轻轻一颤,只是接着他马上就挣脱开,像避之不及。

    舒心也没有机会察觉到更多的什么。

    只是肚子实在疼的厉害,也没有精力再去多想,舒心闭了闭眼睛,尽量平静着心情,想着得自己缓缓。

    然后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

    白梓走出房间,右手垂在身旁,陡然握紧。

    方才她碰他手的时候。

    心里无来由的跳了一下。

    像是有东西在心底搅动,翻滚奔涌,特别是在看到她那副痛苦的模样。

    他甚至害怕,她下一秒会哭出来。

    他想想,他竟是见不得她的眼泪。

    白梓伸手进口袋里,摸索了翻,找到什么东西,顿了顿,拿了出来。

    两手捏着,放到眼前。

    是一枚戒指。

    闪闪发亮的戒指。

    这个东西,它代表着爱情,忠贞,和信任。

    但是白梓只记得的是,那双带着戒指的手,拿着手术刀,毫不犹豫的扎进了那血肉当中。

    戒指上沾了一滴血。

    他讨厌这东西。

    而当时看见舒心手上戴着,他就浑身都不舒服,不舒服到想直接弄死面前的人,所以才十分厌恶的取了下来。

    不取下来,他害怕自己会对她做出什么事。

    白梓把戒指又放进口袋,静静的待了一会儿,抬眼,才想起来桌子上摆的点心。

    他随手拿起一个,咬了一口。

    已经有点凉了,但还是带了些温热,入口甜度适中,不算太腻,倒正是他喜欢的口感。

    但白梓只吃了这么一小口。

    接着放到一边,没再动了。

    .

    半个小时后。

    白梓一直拿着手机在玩,最近好像玩什么游戏都没有意思。

    其实一直就没什么意思。

    他就连玩游戏,都是在强迫自己。

    就像白楠过告诉他的那样,人家热血少年,满腔精力,在网吧对着电脑玩游戏,能从今天早上玩到第二天早上。

    都是一点儿不带累的。

    所以白梓也开始玩游戏。

    但那玩意儿对他真没什么吸引力,大多的时候,都是在打发时间而已。

    而且就他这个情况,别说玩一整个晚上,玩好几个晚上都不成问题。

    反正他睡不着。

    白梓这一局直接跳进了海里,游上来之后,就进了旁边房间。

    正好看见个□□。

    于是他直接自雷了。

    就在这时候,他听见房间里传来说话的声音。

    白梓眉头一皱,站起身来,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在房间外面站着,下意识屏住呼吸。

    舒心的声音有点小,气息虚弱的飘着,可是每一个字音传出来,却十分清晰。

    “要说治好,也不用那么着急,就是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让他不那么痛苦。”

    “还是少用点药吧,是要三分毒,虽然有用,但对身体不好。”

    “他才十八岁,他还有以后和未来,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好起来的。”

    舒心同电话那边的人一搭一搭的说着。

    挂了电话之后,她觉得肚子没那么痛了,心却是一抽一抽的,想起刚才白楠过在电话里,转达了医生的话。

    “他的病积耗太久,心病早已立成了一道屏障,无论是对心理还是生理,都造成了致命性而无法挽回的伤害。”

    “两条路,最有效的:吃药,最有用的:他自己走出来。”

    最后一条显然才是根治的法子。

    医生说,他的病要根治,只他自己一个人是不行的,而且这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正因为这么多年白梓身边只有他自己,和一个称不上有用的白楠过,才让他的病拖了这么多年,越来越严重。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身边人的支持和关怀。

    舒心鼻子一酸,眼泪就不可抑制的流了出来。

    抽泣声在空荡的房间响起的那一瞬间,舒心就连忙止住,尽量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直到把所有的眼泪憋回去。

    她抬眼,却是正好看见了门口白梓的一片衣角。

    舒心也没有多想些其它什么,只是深吸一口气,问他:“点心你吃了吗?”

    她肚子不痛了,可就记挂着这点呢。

    好歹也做了两个小时。

    白梓上前走了一步,人走进房间,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没有。”

    他的声音依旧冷冽,接着想了想,又加了两个字。

    “难吃。”

    十分嫌弃的样子。

    舒心听他这么说,忽然想起,上次给他做饭的时候,他还说好好吃来着。

    不知道是装的真好还是变得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