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7
    “不过我觉得很好啊!”

    楠过突然一拍手,想到什么,自顾说道:“我一拨一拨的给你找人过来,可你还是不能太好的融入人群,你说你自己压根都不愿意和别人说话,那我做这些还有什么用。”

    他的事情,白楠过最清楚。

    在发生了那件事后,白梓一度陷入崩溃的边缘,从远离人群,自我封闭,自我伤害,到变得更加喜怒无常,暴虐冷漠——

    他这几年里,一直都在积极配合治疗,也很努力的,想让自己变得和每一个正常的少年一样。

    那样的少年,都是阳光而温暖的。

    所以每每面对着阳光,每每站在陌生人面前,他都努力的让自己去笑,去说话,努力的让自己融入他们。

    像他们一样,上网,玩游戏,和人交流,做原本应该做的事情。

    他把真实的自己藏起来,然后伪装成了一个完全不是白梓的白梓。

    可是他的状况并没有好转。

    从一整夜一整夜的睡不着觉,睁着眼睛到天亮,到现在已经是安眠药都免疫的地步;一进入夜晚,过往的那些画面就会像幻灯片一样在他的脑袋里不断来回——

    控制不住的时候,这些会将他的整个意识都吞噬。

    只有当感受着身上的痛意,看着鲜血冒出皮肤,那种血红充斥着他的整个眸子的时候,他才能稍微的好受一些。

    可是睡不着,依旧睡不着。

    他快被逼疯了。

    “我想在这睡一晚,你是怎么都不让,磨破嘴皮子都没用......可这一次却留她留了那么久。”

    因为没办法对任何人做到完全的信任,白梓紧紧关闭自己的心扉,也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哪怕是一直以来唯一帮助他的楠过。

    楠过说着,陡然反应过来,了然道:“果然,都是看脸的。”

    男人啊,见色起意,就连这个不正常的白梓也不例外。

    “没有。”白梓伸手在瓷碗上,探了下温度,温热正适中,冷声道:“只不过不想让她死在我家门口,举手之劳。”

    楠过适时的翻了个白眼。

    屁话!

    他偏头看见厨房里,那一袋他上回拿过来的红枣,全都已经剃掉了核,整整齐齐的放在篮筐里。

    而白梓手上端着的那碗粥里,也有一条条切的大小一致的红枣。

    白梓转身,正好看见楠过的眼神,抬眼看向前面的过道,虽然黑漆漆的一片,但是门口那里,却有一抹阳光。

    “她给我的感觉,很像一个人。”

    白梓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向冷冽而阴戾的声音中,竟是有一抹不易为人所察觉的柔意。

    “那个......送你棒棒糖的?”楠过试探的问。

    白梓听到这话,当时眸子似乎带了些光亮,只是霎时闪过,马上就暗了下来。

    他没有说话。

    楠过知道,不说话,就是承认。

    他无奈的摆了摆手。

    有关这件事,他之前已经调侃过白梓了,所以虽然心里五味陈杂,也没想再吐槽他一次。

    说起来都十多年前的事了,人家小姐姐送他一根棒棒糖,他就一直留着到现在,哪怕是从玉蓬搬家到这里来,什么都没带,也不忘带着那根棒棒糖。

    十年了,先别说过期变质吧,那再怎么样,融化,发霉,发臭......都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可他就把那么个玩意当宝贝了。

    医生说,这大概也算是他心里的一个牵挂。

    是好事。

    如果他的心里,连这一点唯一的光亮和温暖都没有了,那么,就会在日渐消逝的时间中,走向真正的崩溃。

    甚至有可能,陷进去之后,再也出不来,最后等待着他的结果,是死亡。

    那两个字让楠过听了都手脚冰凉。

    “不过再商量个事呗。”

    白楠过突然就笑的一脸谄媚,凑到白梓跟前,一双大眼睛硬是给挤成了一条缝。

    “就一张签名,真的,那是我女神,信不信,我都能给你说出她的生辰八字的。”

    .

    天渐渐黑了下来。

    夏天的太阳,停留的时间总要长上一些,7点之后,阁楼外面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白楠过提起外套,一手转着车钥匙,招呼大家该回去了。

    几人多少觉得有些奇怪。

    以往出来玩,这个时间,场子的活动都是刚刚开始才对,他们下午两三点到这,怎么这么早就要走了呢。

    就算再待两个小时那也不成问题。

    “这阁楼蛮大的,还有两层,要是天晚了之后真回不去,我们几个挤一挤,也是可以的嘛。”

    “我不介意!”

    赵兵这小子是最不愿意回去的。

    一下午都坐在舒心旁边,真是把他乐得心里都开了花,巴不得和她多待些时间。

    现在回去的话,以后可就指不定还能不能见到了。

    这么好看的像明星一样的脸。

    他这话音刚落,旁边另一个男生也赶紧跟着附和。

    白梓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却在那一刻凝住了。

    他神情淡漠,抬眼,警告的看了白楠过一眼。

    这一眼还未下去,白楠过已经打了下赵兵的头。

    “可是我介意。”

    他笑着斥道:“这在人家家里,你个脑憨还真是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

    “该回去了,住什么住。”

    还提要去二层住,这要是真去住了,半夜就会有刀来划脖子了。

    这条小命还是要保护好的。

    自从玩了狼人杀之后,俞薇薇的脸色一直不好,她站在一群人的最后面,目光藏在那么多人的后面,才敢这样的看着白梓。

    显然有话想说,但欲言又止。

    大小姐还是拉不下这个脸。

    况且刚刚气都给气饱了。

    没人给她道歉,她也不想主动开口搭理什么。

    她冷着脸,最先上了车,郑媛在后面跟着她也过去了,许晓嘉倒是没什么想法,十分懂礼貌的弯腰鞠躬,说了句“谢谢”。

    看着所有人都上了车,白楠过朝白梓打了个响指,转头对舒心说:“对了,都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楠过。”

    舒心一愣,疑惑道:“难过?”

    白楠过点头,一字一句的强调道:“白楠过。”

    舒心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人性格有趣,名字也有趣,白难过这样的名字,也算是让她长了见识了。

    “阿梓,下回见了。”

    .

    舒心一头黑发扎起至脑后,松松的挽住,发尾打着卷儿垂下,黑色的头发映衬着雪白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格外禁忌的诱惑。

    本来白梓这儿是没有皮筋的,舒心扎不了头发,就一直是散着在背后。

    天气热,她后边脖颈闷出了一层细汗。

    玩游戏的时候,许晓嘉看她在挽头发,就顺手给了她一个皮筋。

    “我帮你吧。”白梓在打扫卫生,舒心过去拿扫帚,自然而然的就要开始动手。

    “不用不用。”白梓急忙阻止,急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舒心的目光在他的手指处顿了一下,颇为犹豫,眨了眨眼睛,还是问:“你手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吧?”

    她还记挂着他被刀切到手的事。

    上午他突然发了脾气,舒心也看不透怎么回事,只知道这虽然是小伤,但是破伤风的话,还是不能小看。

    可是又不敢再去碰他了,怕他突然又生气。

    白梓把手指收了收,摇头,笑意和暖:“上过药了。”

    其实他没上药,也压根管都没管,会这样说,只许是不想让她再担心了。

    上午她差点碰到他手上的伤疤,他那瞬间心里激灵一颤,狠狠压抑了许久的燥意,就猛然爆发了。

    他第一次感到害怕。

    害怕被一个人看见他这般外表下隐藏的肮脏和不堪。

    “明天你的伤,就可以拆线了。”

    白梓握紧了手,把指腹的伤完全藏住,和暖柔意,一边清扫垃圾,一边在说。

    “正好后天我要去买点东西,到时候我送你出去。”

    说到要送她走,白梓心上像是有根弦弹了一下。

    虽然他有点贪念这样熟悉的温柔和关怀。

    可是这些也算不得什么。

    他还是只能适应一个人的生活。

    而且他最近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他不知道自己在黑夜里,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好,谢谢。”舒心没多问,只是笑着点头。

    之间几人吃了烧烤,留了许多的烧烤签子,白梓后退一步,天色暗没看清楚,差一点就要被头端的尖利刺到。

    “小心。”舒心伸手去拦了一下他,护着他往前了些:“你小心一点,不要被扎到了。”

    舒心顺手给他清了头发上落下的一片树叶。

    她的指尖都好像是温柔的,轻轻碰在他的头顶,垫脚贴近了些,扫了树叶下来。

    凉风穿树林而过。

    少年的呼吸在那一刹那,稍许静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