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 > Chapter 17
    俞薇薇正好是在逛商场的时候,遇见了郑媛。

    她这几天心情一直都不太好,从白梓那里回来之后,一直都憋着一口气。

    闷闷不乐。

    她不开心的时候,唯一排解的方法,就是购物了。

    只有花钱,才能让心里觉得疏解一些。

    所以这几天,她几乎是天天在各大商场逛。

    不该买的,该买的,提回去一大堆。

    几天以来她都没有和郑媛联系,毕竟大小姐脾气嘛,看不惯一个人,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身边喜欢围着她的人多的是,不缺郑媛这一个。

    当然也不多她这一个。

    “薇薇,真巧啊!”郑媛远远的看见人,兴奋的抬手打招呼,提着包,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俞薇薇当时正在试一双鞋,她抬头看了一眼,面色清冷,直接偏头对旁边的导购说:“这双有点大了,帮我拿小一码。”

    郑媛热脸贴了冷屁股,倒也没什么,笑容慢慢的收回来,只在嘴角留下个小小的弧度。

    她看了一眼俞薇薇试穿的那双鞋。

    是一双粉色水晶带亮片的高跟鞋。

    郑媛记得,这双鞋她在杂志上看到过。

    国际大品牌的新款,专门为年轻一代,十八岁左右女性设计。

    郑媛当时在杂志上第一眼看到,就喜欢上了,只是太贵了,她连个零头都付不起。

    “这个小一码的卖完了。”

    “小姐您穿这个码其实正好。”

    导购朝旁边的广告牌指示了下,笑着说:“您看我们代言人脚上穿的这双,就大了半码,比码数正好,穿着要好看。”

    这双鞋就是这样的设计,码数正好会显得箍脚,反而影响美观。

    导购这样说,两人的目光就下意识往广告牌那边看。

    这代言人的脚修长匀称,曲线流畅美好,穿着这双鞋,衬的皮肤莹白,当真好看的不得了。

    郑媛看得正羡慕。

    顺着这往上看,却发现这人长得有点眼熟,因为花了浓妆,又有后期修图,郑媛一时没想起来。

    “这个明星长得可真好看。”郑媛叹了一句。

    俞薇薇的脸却是又冷了些,她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腿,同那广告牌上的比较。

    接着又想,都是修了图的照片,有什么好比的,说不定这双脚实际上,又黑又胖呢。

    只是她顿了顿,又把鞋拿过来,穿在了脚上。

    郑媛还是看着那双鞋,羡慕的不得了,看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什么,睁眼睛指着照片,恍然大悟。

    “这、这不是白梓家里的那个女的吗?”

    俞薇薇一听,几乎马上就抬头去看。

    那天那个女人,脸色有些苍白,素面朝天,除开少了点妆容的修饰,五官和这个人,是一模一样的。

    “我好像有照片......”郑媛念叨着,打开手机相册,想起她上次为了发朋友圈,拍了好多照片来着。

    其中有一张拍到了舒心的侧脸。

    俞薇薇一把拿过了她的手机。

    这样对比了一下,果真是一个人。

    郑媛看旁边的签名,写着“舒心”两个字,就想起了前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

    说是一个叫做“舒心”的女明星出了车祸,生死未卜,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别人谈论了。

    可是她为什么会在那儿?

    “发个微博,把照片也发上去。”郑媛就是个普通学生,忽然说看见明星,也觉得新奇。

    当然想和大家分享。

    这就跟吃饭前要先拍照发朋友圈是一样的。

    她说着就打开微博。

    ——“好像看到那个车祸失踪的女明星了,有没有谁来鉴别一下是不是。”

    底下还有定位,定位在了岳市。

    俞薇薇眯着眼睛,看着广告牌上的人,想了会儿,也拿出手机来。

    明星什么的她一向不大关注,只是搜了些图片,越看越觉得,这就是一个人。

    除非是双胞胎,不然不可能那么相似。

    “天呐。”郑媛刚发出去,就看着微博消息“唰唰”往外弹,惊讶的直咽口水。

    没几分钟就是几百条评论转发。

    “这身高身形,绝对是我家姐姐没错了!”

    “向菩萨折了十年寿命幸好舒心没事真是太好了。”

    “哦买噶的!这是在我家附近啊!”

    .

    晚上突然就停了电。

    舒心缩在床的一角,看着今天晚上连月光都没有,灯一暗下来,整个房间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她有些害怕。

    因为太黑了,心有不安。

    太阳穴一直“突突”的在跳。

    “白梓。”舒心听见脚步声,咽了咽口水,轻声的唤。

    “有蜡烛吗?”

    “没有。”白梓在黑夜里仿若习以为常,他一双清透的眸子,哪怕这么黑,也能看清。

    准确无误的就走到了床边。

    有没有灯,对他来说不重要。

    他早就习惯了黑暗。

    习惯了漫无边际的孤独。

    他光脚踩着地板的声音,在黑夜里,听得格外清晰。

    白梓在床的一边躺下。

    他闭上眼睛。

    外面风刮的有点大,听在耳朵里一些声音,难免渗人。

    舒心虽然不信这些,可咽了咽口水,有些发抖,身体不自觉的,就慢慢蜷了起来。

    原本是还有些睡意的,可现在这么一吓,人是完全清醒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在房间里安静到一个极点的时候,外面的风突然刮大,有什么东西,“哐当”一声,掉了下来。

    “啊——”舒心心头的一根弦被突然崩断,吓得就往白梓这边挪。

    床本来便不大,她这一挪,就碰到了白梓。

    下意识握在了他的手臂上。

    他的左手手臂上,几乎全是伤疤,哪怕是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斑驳纵横。

    只是舒心当时太紧张了,并没有察觉到。

    白梓的身体明显紧绷起来。

    那是任何人都不能触及的一条线。

    线上垂着刀,谁要是碰了,刀就会掉下来。

    划在人身上,血淋淋的。

    白梓身体所有的血液都开始奔走起来,四处乱涌,根本就无法控制。

    十分熟悉的感觉。

    但是白梓知道,他现在不是发病,就是生气和愤怒。

    抑制不住的恼火。

    他一把抓住她正握着他手臂的那只手,身子轻轻一斜,轻而易举的翻过去,压在她身上。

    这次没有拿刀,却是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声音低沉:“你想做什么?”

    “我——”

    舒心突然间没反应过来。

    可能是原本就害怕,又受了惊吓,舒心的意识一时间没太转过来,他问,她就顺着话答了。

    “我、我怕黑。”

    原本一直是温柔的声音,此时因为恐惧和白梓突如其来的压迫,带了些令人怜惜的委屈。

    这声音霎时间消去了他所有的怒气。

    “我警告你,不准再碰我。”

    他一字一句的说,咬着牙,声音是挤出来的。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没什么怒火了。

    但他的性格已经这样了。

    易怒易燥。

    没控制好自己的话,自己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来。

    外面又有一阵风刮过,吹的“哐哐”直响,舒心身子一缩,埋头,就往白梓的怀里缩了。

    少年第一次有异样的感觉,膨胀充血,难以忍受的难受,血液使了劲儿的往一处流,好像硬生生的要把人给憋死了。

    他有些陌生这样的感觉。

    只是隐隐烦躁的,又想把她的脖子给拧断了。

    他紧紧咬牙,强迫自己放开了她。

    然后自己往边上移。

    旁人若是经历这么一遭,是断然不敢再靠近他了。

    他的指腹压在人脖子上,真的是使了力的。

    只是三分钟后。

    舒心又往他身边移。

    这次没碰手,反而是抱住了他的腰。

    “我真的害怕。”